第2章 高昱嫁妆
A+ A-

见到儿子是这个反应,太妃娘娘自觉有戏,便凑过去问道:“怎么?这姑娘你见过?”

韩城翊点点头,接过那幅画像,如获至宝般细细揣摩,不肯撒手。太妃娘娘笑着说道:“既是熟人,那我也便不必大老远的跑到将军府去打探了,婚事就这么定了吧,我这就去准备!”

当天下午的时候,太妃娘娘就差人送了一堆东西送到了将军府中高昱的小院子里,小语清点着那些东西惊叹道:“二小姐,你快看啊!定国王府差人送来了好多东西呢!这些东西我见都没见过!你说说这得多少钱呀!”

高昱坐在一旁看着说,开口说道:“就算是定国王府对这门亲事有什么不满,看着皇帝的颜面,也终归是要送东西过来的。倘或没有什么不满,定国王府多半也是能猜的出来我同大姐的差距,说起来他们送这些东西,也不过是为了不辱没定国王府的面子,以至于定国王府不会显得太过苛刻与寒酸。”

高昱起身抚摸着定国王府送来的那些东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小语,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捡几样收着,其他的东西全部收起来吧,他日嫁到定国王府,再将这些东西带过去,反正这些东西放在这儿我也用不上。”

正在她们说话的这个当头,定国王府送来的最后一批物品已经到了,小语带着送礼的人去了小院子里面的库房。

领头的那个人走到高昱面前,恭恭敬敬行礼:“奴才参见王妃娘娘。”

高昱赶紧将那人扶起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毕竟宫廷中的礼仪她是不大懂的,犹豫了半天只说了一句:“这位公公不必多礼。”

来人说道:“奴才是过来传太妃娘娘的意思的,太妃娘娘明日就差人过来,为王妃娘娘量体裁衣,早日将嫁衣赶制出来。太妃娘娘说,将军府如今已是太子府的座上宾,婚礼一事,定当处处以太子妃为先,太妃娘娘让王妃娘娘不必担心,一切事宜太妃娘娘会亲手操办,王妃娘娘只需待嫁即可。话已送到,奴才告辞。”

那人说完之后就走了,小语将手头上的事情忙活完之后,在高昱的身后疑惑的说道:“他这一堆这娘娘那娘娘的,小语着实听不懂,但是小语大约也明白,是不是老爷和夫人他们,不愿意为二小姐操办婚事?”

高昱没有回答小语,只是说:“你这几日把自己的东西也收拾收拾,到时候跟我一起去定国王府吧,把你留在将军府,我实在放不下心。”

不久皇帝就将婚事定了下来,让太子韩城俊和定王韩城翊在同一日成亲。

婚期一定,定王太妃娘娘日日都将高昱请到外面一同置办婚礼事宜。

原本高昱觉得太妃娘娘大抵是难以相处的,此前还各种询问有经验的人该如何伺候这个婆婆,但是几番相处之中,愈加发觉太妃娘娘平易近人,还将万事都考虑的周全,心疼她这“一介孤女”。

这日入夜的时候,将军高政拿着一个锦盒敲开了高昱的房门,高昱赶紧将父亲请进去,沏好茶询问道:“父亲这时候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高政叹了口气问道:“适才经过你的院子,发现你还没睡,便过来看看。”

高政说着,将锦盒放在桌子上:“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嫁妆。”

高昱将盒子拿在手里,指尖轻轻抚摸着,说道:“多谢父亲帮女儿留着了。”

在将军府中,有什么好东西自然都是李氏和高阳先行挑选,剩下的留在府中打赏下人,如再有多余的,才会送到高昱这里。当年高昱的母亲离开以后,给高昱留下的东西差不多都被高阳给抢走了,高昱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还留了一份,霎时间眼圈一红。

高政继续说:“你大姐是嫁给太子,成为太子妃的,孰轻孰重你该知晓,你总不能抢了你大姐的风头,所以,嫁妆一事,就以你大姐为先,你大姐挑剩下的,就都给你了。”

高昱默默地听着,并没有说话,高政继续说:”说到底,以后能扶持这个家的,就是你大姐了,你嫁给定王之后,就好好照顾定王,倘若他日定王身死,有定国王府的家业在,你的日子过得也不会太差。若是能为定王生下个一儿半女,你的后半辈子,爹也不用替你操心。”

高昱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高政坐了一会儿就准备出去了,临走前还说:“你和你大姐出嫁了之后,这个家就剩下松儿一个孩子了,你这做姐姐的,终归是要为松儿考虑考虑的。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知道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高政说完就离开了。

小语端着夜宵走了过来满脸不高兴地说道:“老爷他也太偏心了吧。”

高昱呵斥道:“祸从口出。”

小语一脸郁闷地走到桌子边,拿起盘子里的糕点就开吃,边吃边戳着那个锦盒问道:“二小姐,这个盒子好漂亮啊!这里面是什么啊!”

高昱摇摇头说:“我只知道当初母亲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很多东西,具体都留下了些什么,我也未曾询问过,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到我的手上。刚刚父亲将这个锦盒送过来,说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嫁妆。”

小语将那个盒子翻来覆去瞧了半天,疑惑的问道:“可是这个盒子锁住了,这要怎么开呀?小姐你有钥匙吗?”

高昱说道:“先不着急将它打开,等嫁到定国王府再说吧。”

很快婚期就到了,太子府与定国王府两家同时举办婚礼。这时让朝中重臣,陷入了两难之境。

在老定王在世和韩城翊还掌握着军中重拳的时候,每日来定国王府拜访的人络绎不绝,定国王府的威望要远远高于皇帝。

但自从韩城翊出事之后,朝廷重臣的风向变了,他们开始一个劲儿的倒向太子党,定国王府就从此被他们抛在脑后。

成亲的这个时间点选的也是很好,皇帝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朝中重臣,在这种情况下,你除了选择太子便别无他法。同时也能让定国王府认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

所以,成亲当天,定国王府无一人来访。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