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守株待兔1
A+ A-

陈叔越讲越激动,原本镇定的手指不禁抖动了起来:“康泰,你是不知道,那个人在我的梦里一直追着我。我半夜醒来,就老感觉自己的枕边躺着个人。”

  听着陈叔的诉说,康泰便问道:“那你最近有没有梦到你的妻子呢?”

  陈叔长长叹了一口气,仿佛被康泰提及了心头的痛苦:“以往还会梦到,但是现在不会了,她和我的儿子在澳洲定居了,不愿意回来住,时间一长,我也不怎么想念了,也就是过年的时候见上一面。”

  “按照你这么说,你梦里出现的那个人是你熟悉的样子不,或者说,你记得梦中的人长什么样子么?”康泰喝了一口水问道。

  陈叔摸着胡须细细回忆了一番,最后摇着头说到:“不行,完全没有印象,但是在梦里我却记得异常清楚,他脸上有几颗麻子,我都能数得过来。但是等我从梦里醒来,却什么也记不得了。”

  ”那你只是觉得你枕边有个人是吧,那你有没有看过心里医生呢,还是请过其他人来处理过这件事呢?”康泰引诱着陈叔一点一点的说出来。

  “枕边是有个人,不满你说,只要能想到的解决办法,该试的都试过了,但是一点好转都没有。”陈叔有点痛苦的说到。

  ”那你现在还能听见狗叫的声音么?”康泰追问道。

  陈叔显得有点焦躁了起来:“没有,我现在就觉得我的床上有个人,你到底会不会处理这件事情,要是江湖骗子,你赶紧就出去。”

  看到陈叔的情绪突然发生了360°的大转弯,康泰反倒有点不知所措了。

  瑶瑶在一旁解围到:“陈叔,你放心,事情肯定会解决,那我们能不能上你的房间看看呢?”

  沉默了片刻后的陈叔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不过也没有过多解释,只是点了点头:”走吧。”

  在陈叔的带领下,康泰和瑶瑶上了别墅的二楼,康泰特地留意了一下,整个房间没有丝毫的诡异,而且看不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进了陈叔的房间,康泰突然嗅到一股怪怪的气息,说不出来是什么,但是在冥界和人间自己尚且还未有闻到过。

  整个房间里给人一种迟暮之年的气息,可能是陈叔上了年纪的原因。

  一旁等待着的陈叔终于忍不住还是问出了话:“怎么样,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

  ”没有,一切都很正常。”说话间康泰突然看见了一盏香炉,便问道:“陈叔,你既然还有点香炉的习惯?”

  陈叔看了一眼康泰,然后有看了看床头上的香炉:”早年间我睡眠不好,便点了香炉有助于睡眠,怎么,你发现了什么么?”

  康泰没有回答,只是摸过一旁的打火机,然后点了根香炉,不出片刻,青色的袅袅烟色便散了开来,康泰眉头一皱,像是发现了什么。

  “陈叔,你的房间没有什么漏风的地方吧。”康泰问道。

  不料刚刚平静下来的陈叔这时却下了逐客令:“还说你们不是江湖骗子,让你来找原因来了,你却问房子有没有漏风,你们走,赶紧走。”

  出了别墅后,瑶瑶有点丧气,便不解的问道:”你提房子干什么?”

  康泰反倒一笑:“你没发现么,如果房子没有漏风,那么香烟怎么会散开呢,应该是竖直升起来的,这么简单的现象陈叔竟然没有留意到么?”

  ”哦?是么?那咱们怎么办?”瑶瑶回头看了眼别墅。

  康泰反倒有点镇定的回答到:“别担心,他迟早会来找咱们的。”

  顿了顿后,便提议到:“去吃点饭吧,一天都没有吃饭了,你也不知道给我点吃点么?”

  说着两人便上了车。

  点了两盘菜和米饭,两人正打算要吃,不料这时瑶瑶的手机却响了起来,瑶瑶看了一眼康泰:”还真被你说中了,是陈叔的电话,不过是不是有点快啊。”

  康泰拿起筷子扒了口米饭:“别管,就说咱们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如果情况紧急,咱们吃完饭就过去,如果不着急,明天再过去。”

  瑶瑶接通电话后按照康泰的吩咐回答道,挂了电话后便对康泰说到:”有点着急,好像是香炉的位置变化了。”

  “呵,是么。来,吃饭。”康泰全然不理会刚刚赶自己出门的陈叔,只是埋头吃着饭。

  等到饭饱水足后,康泰这才决定出发,手指摸了摸腰间的招幡葫芦,嘴角很奇妙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回到别墅,陈叔的态度又是大反转,温柔可亲的面容写着满满的真诚。

  康泰和瑶瑶屁股还没坐下,陈叔便端着两杯茶水一脸的歉意,语气里表露着一丝的着急:“刚刚实在是对不住,你们大人有打量,还得麻烦你们再看看。”

  喝了一口的瑶瑶这时缓缓的抬起头,有点责怪的看着陈叔:”陈叔,我们理解你,但是好歹我们也是白先生的人,你不看佛面看僧面,也应该多少给白先生几分薄面不是。”

  “是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们也别往心里去,这一年来,到我这骗钱的人太多了,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防备的。”陈叔赔笑的说到,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康泰。

  看着康泰的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陈叔继续说到:”就在你们走了不大一会后,我去了趟洗手间的功夫,再次回到我的房间后,那盏香炉的位置既然发生了变化,说来你们也不信,我这人有个习惯,习惯了在香炉垫下面放一块湿巾,怕有香炉灰洒出来,放个湿巾也刚好可以有个吸附作用。”

  顿了顿后,康泰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变化,陈叔的语气也变得焦躁了起来:“但是我看到香炉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床头柜的右上脚去了,我可是清清楚楚记得香炉在中央的,更何况那么香炉垫下面的湿巾露了出来,起先我因为是自己记错了,但是我看了眼监控,香炉竟是一眨眼的功夫都不到就自己变了位置。”

  喘了一口气后,陈叔又说道:”这时我才就想起来你们来了。赶紧就打电话给了你们,还希望你们不要记恨啊。”

  听完陈叔的讲话,康泰抬起头,然后转着房间走了一圈,发现一切正常,并没有奇怪的地方,然后又朝着二楼走去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