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我的枕边有个人
A+ A-

“果然是神来之笔,你出手竟如此不简单,要知道唐慈可不是一般的鬼怪啊。”白夜不由的感叹到。

  随即像想起什么来一样,转头吩咐瑶瑶道:“瑶瑶,给康泰办张卡,你到财务那去吩咐打钱。”

  瑶瑶听后有点诧异的望着白夜,不过身体还是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等到瑶瑶出去了,白夜又恢复了生意人的气息:“康泰,既然你有这等本事,那我便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他刚巧也碰到了这类事情,你看如何?”

  这类事情?莫不是又是和唐慈一样是个活死人?康泰心里暗自想到。

  白夜察觉到了康泰的不解,便不急不躁的解释说到:“我那个朋友和我一样,也是做生意的,不过近一年来,他却老感觉自己的枕边有个人,你要说具体有人没人,这也不好说,所以你才要你过去看看?”

  康泰有点迟疑,像这种事情本就是自己的分类之事,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未听说判官审判鬼怪需要人委托,于是便回答到:”这个事情我和阿来商量一下给你答复吧。”

  转动着佛珠的白夜对于康泰的回答显得一点都不惊奇,便拱手道:“也好,也好,那日后我就让瑶瑶联系你们吧,最近我这里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留你。”

  原本康泰就心系在阿来身上,没想到白夜竟然很惬意的下了逐客令,也好,自己回去先看看阿来的伤势如何了。

  出了‘皇朝’酒吧,天空更加的沉厚了下来,不经意间,毛毛雨便下了起来,康泰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等回到住处后,孙婆婆一脸关怀的上前来:“康泰啊,你跑去哪里了,一天也看不见你的身影,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留了白粥和饭菜。”

  看着一脸慈爱的孙婆婆,康泰不由觉得心头一热,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吃完饭后,看着躺在床上的阿来,阿来嬉皮笑脸的讨趣道:“怎么,今天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康泰便把唐慈的死和白夜的话讲给了阿来听,原本以为阿来会说自己鲁莽不懂事什么的。

  谁知阿来眼里却闪着精光,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眨着眼说到:“这是好事啊,人间本来就有异人专门替人消灾免祸,虽然白夜没有把话说透,但是对方既然是个生意人,那肯定就是非富即贵。”

  心头一动的康泰听着阿来没有作答,只是听见阿来继续说到:“你想,咱两到孙婆婆家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每次吃饭什么的都是浪费她的钱,你就忍心么,家里为什么现在只有白粥,你细想一下也就知道了。”

  沉默了一会后,阿来长长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奈的劝说道:”康泰,咱们是凭本事吃饭的,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坐在床头的康泰突然嘴角一呲,露出了大白牙,用机具特色的京腔笑到:“嘿嘿,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当天夜里,便下了一场倾盆大雨,雨声大的吓人,无数的水滴顺着路面淌到水沟里,青色的石砖就像刷了一层墨绿,更加的具有生命力。

  等到第二天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瑶瑶敲开了门,吓得孙婆婆一直询问康泰:“这姑娘看着可不是什么好人呐,你们是不是学坏了。”

  进了房间后,瑶瑶便把一张黑色的银行卡塞到了康泰的手中,低下声音嘱咐到:”卡里面有六万块钱,够你们花销一段时间了。”

  康泰刚想问点什么,瑶瑶便率先开口道:“白先生让我问问你,昨天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察觉到康泰有点迟疑,瑶瑶便紧接的说到:”事成之后,肯定有更大的报酬。”

  “但是为什么要找我呢?”康泰终于说出来自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事情。

  不料瑶瑶却露出了邪魅的一笑:”你猜。”说完就去找阿来了。

  这时康泰突然想起,昨天瑶瑶俯在白夜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也可能是瑶瑶说了什么,才让白夜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

过了一会后,瑶瑶从阿来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康泰,说道:“走吧,今天先去看看,反正你也闲着没事。”

  不知道为什么,康泰的此刻既然一点反抗的意识也没有了,跟着瑶瑶便走了出去。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康泰在瑶瑶的带领下,走进了一家别墅里,别墅的主人是个五十多岁的人,此刻就坐在康泰的面前。

  看着康泰是个年纪不大的人,老人有点迟疑的问瑶瑶:”他能行么?“

  ”可以的陈叔,我们白先生什么时候给你介绍过不靠谱的人呢?”瑶瑶和以前的老头一言一和的说到,不过观察瑶瑶的举止,她应该是进场出没在这种场所,很善于和人打交道。

 面前的老头这才开始讲述起来了自己的遭遇。

  老头姓陈,熟悉的人都喊他陈叔,是一个在生意场上摸爬打滚了好几十年的老江湖了,虽说是老江湖,但凭着人品好这一条硬性条件,在生意场上混的有风有水。

  但在一年前,陈叔便感觉到了不对劲,事情要从一场车祸说起,那天陈叔刚从国外回来,一下机就上了自己家的车,以前的司机都是由陈叔最信任的管家,但是碰巧那天管家有事不在。

  在车里熟睡的陈叔是被一声狗吠声吓醒的,新来的司机既然在小道上把一条狗撞飞了,司机看是撞了一条狗,便也没怎么理会,继续开着车子前进。

  陈叔当即让司机停车看看狗怎么样了,司机下车看了看后就又上了车:“没什么,就一条狗,擦破了皮毛。”

  事情蹊跷的地方也在这,当晚陈叔就做梦梦到了那条狗,那条狗可怜巴巴的一直朝着自己汪汪汪叫个不停。

  起先陈叔也没怎么在意,但是接下来陈叔既然时不时的听见狗叫声,陈叔一直以为是自己过于操劳出现了幻听,但是在医院检查后,医生却说陈叔一切指标都是正常的。

 接着几天下来,陈叔便一直做着噩梦,不过梦里却没有那条狗了,反倒是多了个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