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杀生
A+ A-

虽说正午的太阳一点也不毒辣,却还是能感觉到紫外线炽热的照射。

 片刻过后,康泰终于从空气中嗅到了熟悉的腐尸味,不用多想,这便是唐慈独特的尸味了,康泰寻着尸味一路赶到市区。

  等到尸味越来越浓,康泰这才停下来,抬头一看,这个地方不就是先前高一宗举办画展的地方么?

  再一想,高一宗出事的地方可能就是在这里了,随即迈起步子走进了大厅。

  进了画展,康泰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只见原本布置有序的画展此刻一片狼藉,不说每幅时值一笔金库的画被撕毁,单就地面上的颜料和画笔已经就够让人出奇的了。

  康泰来不及多想,直奔画展后台,因为画展后台一股尸味貌似异常浓烈,完全不像是唐慈身上才能发出来的。

  前脚刚到后台,后脚康泰便觉得异常的恶心,急忙祭出了招幡葫芦,招幡葫芦瞬间就将尸味散开。

  康泰定眼细看了起来,只见后台角落有摊血泊,旁边躺着一位身穿西服的人,不过他的身子被一个黑色人影包在怀里,这人无疑是唐慈了。

  唐慈貌似是察觉到了康泰的到来,便将头转了过来。

  看到唐慈的脸,康泰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只见唐慈早就腐烂的脸面上簌簌不断的淌着两行眼泪,嘴角竟有一抹不已察觉的黑血,给人一种异常诡异的画面。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恶人。”说着唐慈便冲了过来,后台的道具随着她的身影也迅速的变换着位置。

  唐慈纵过身影,就像一条出了洞的长蛇,对准了康泰的腹部,手法诡异,身影忽闪而过。

  不等康泰手里结出法印,招幡葫芦反倒是有生命一般,率先做出了回应,偌大的葫芦顷刻变大,葫芦身上的法文清晰可见,葫芦周身立马探出密密麻麻的红色箭头。

  如火的箭,刹那穿透肌骨,自前心穿出,带出了如火的血液,那血液曼陀罗花般摇曳出细长的枝叶,在半空中溅出惊艳的画面。

  箭头不出一秒,便起壳而出,纷纷朝向唐慈冲来的方向。不等康泰上前,唐慈便已经被轧成了一只马蜂窝,嘴角吐着血沫,头部望着天空,仿佛是在为自己的命运而痛心。

  康泰在招幡葫芦的保护下,靠近了唐慈,这才发现,唐慈已经死了过去,并且身上已经没有一丁点魂魄的身影了。

  看来招幡葫芦一旦出手,那直接是针对魂魄,面对上次的鬼和尚也是如此。

  康泰心有余悸,但还是走到了高一宗的面前,手上接了法印,轻声喝到:“判官审判,闲人绕道,若有冤情便诉来,无怨无情投胎去。鬼门开”

  一道悬挂鬼头的两颗门栓当即就掉了下来,此时从高一宗的身上缓缓漂浮出一只蓝色的魂魄,朝着打开的鬼门缓缓的飘去,仿佛那道鬼门有一股不可抵挡的吸力一般。

  送走了高一宗投胎,康泰这才将唐慈的尸体背上了身。

  不过此刻,康泰心里对白夜的仇恨又多了一点,如果不是他,这一切原本是可以挽回的。

  唐慈的恶化是由白夜而引起来的,不过幸运的是牺牲不大,不然冥界肯定会有其他判官来的,冥界是不允许人间有人大批量的死。

  再加上冥界等级森严,如果人间有大批量的死人,那么来人间的判官起码得是高判官级别的。

  不过除非人间有战乱,否则在冥界的人员是不会轻易到人间的。在1942年,人间处在战火年代,再加上饥荒不断,冥界的人员才大批量到了人间,但是每次人间战火不断,冥界的局面也是要历经一场大变革的。

  想到这,康泰心里多少有点迷茫了,自己就是在那个年代出生的,而且一出生就没了爹娘,这其中的缘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转眼看了看身后已经消失了的鬼门,康泰心里暗自下了决心,迟早有一天,自己会找出这一切的真相。

  等回到‘皇朝’酒吧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傍晚了,湿漉漉的空气已经不似正午那般干燥了,反倒到处弥漫着一股春后的芳香。

  不过让人惊奇的是,此刻酒吧里竟然空无一人,康泰背着唐慈的尸体,皱着眉头走进了白夜的办公室。

  ‘咚咚咚’

  开门的是瑶瑶,瑶瑶由于受了伤,脸色显得苍白了很多,整个人也打不起来精神。

  白夜此刻还继续坐在木质凳子上,手里的佛珠未曾停止转动,看到康泰背后的尸体,白夜这才开口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也是信守承诺之人,既然唐慈已经死了,那咱两谈个交易如何?”

  ”阿来在哪?”康泰头也不抬的问到,语气里透出了死亡的气息,湿漉漉的空气就像有了呼吸一般,房间里的温度立马降了下来。

  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劲,白夜便急忙改了口吻,笑眯眯的说到:“阿来我已经安置回家了,不过你放心,他的伤口没有受到影响,我也请医生看过了,只要好好调养,很快就会恢复的。”

  听完白夜的话,康泰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不过随即一想,白夜的寿命暂时还没到,再加上判官只管鬼怪,康泰心里多少觉得有点不如意。

  这才想起刚刚白夜问的话,便问道:“你说的是什么交易?”

  看着康泰回答了自己,白夜很会心的一笑:“你也知道,唐慈的尸体放在我这也是个麻烦,不如你替我处理了吧。”

  白夜就像已经打好了算盘了一般,继续说到:“你帮我处理掉尸体,我付给你一笔钱,如何?”

  这是房间外突然挂起了一场大风,漫天的空气变得沉重了起来,原本就阴暗的天色迅速阴沉了下来。

  “好,可以。”康泰在回答之前已经精打细算了一番,自己和阿来在孙婆婆家已经住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孙婆婆也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更何况孙婆婆的身体本就不好,如果可以额外挣到钱,那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当即康泰便祭出了招幡葫芦,手里迅速结出法印:“燃。”

  话语结束,只见唐慈的身体便燃烧了起来,黑色的火焰就像一张鳄鱼张大的嘴巴,将唐慈的尸体一口吞进了火焰,然后就见唐慈身上发出了一股浓厚的尸味,而那黑色火焰看见尸味,就像看见食物一般,更加的张狂了起来,不消一会,唐慈的尸体和尸味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啪啪啪’

白夜看着眼前一瞬间消失的尸体和火焰,不由的拍手叫好。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