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唐慈
A+ A-

深夜总是漫漫无常,寒风刀子一样的肆意拍打着屋外的一切,康泰在迷迷糊糊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康泰缓缓的有了些力气,睁开眼的时候外面已经是白昼了,不过此刻屋子里却多了一个人影。

  熟悉的穿着,满头的金发,还有脚踝上红色的绳子,看来瑶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事情。

  不过看着阿来和瑶瑶的样子,两人并未发现自己已经醒来了。

  “他的身份你也不知道?”瑶瑶有点吃惊的询问道。

  熟悉的声音回答道:“不知道,难道真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去掉那刀毒么?”

  “没有办法,中了刀毒的人是不可能活下来的,今晚已经是他的最后一夜了。”说完后瑶瑶便不再出声了。

  阿来走了过来,摸了摸康泰的头发,一脸失落:“我知道你醒了,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

  一旁的瑶瑶貌似已经放弃了,劝阻阿来说:“没什么方法了,放弃吧。”

  “闭嘴!”阿来冲着瑶瑶怒骂道,发出来了康泰从未见过的咆哮声。

  阿来这一发作,声势风头不可,瑶瑶立马就收起了声。

  康泰全身已经没有一丝的感觉了,只是觉着自己口干舌燥,眼神露着苦楚,气息很不连贯的说到:“阿来,别伤心,你不要告诉孙婆婆就好了。”

  这一句话耗费了康泰太多的气力。

此刻自己浑身无力,头晕加上恶心,人像到了鬼门关似的。耳边是隆隆的掺杂声,身体悬浮在半空中,睁不开眼。恍惚间,这片天空暗了下来。

  康泰就像摇曳恍在世界的另一端,他的整个身体浸泡在黑暗里,努力想醒过来,但是无能为力。

  “哼!”一声陌生的嗓音,康泰想做点什么,却不禁嘴角溢出些鲜血,汗珠顺着面颊滴落。头上浸出滴滴晶莹的汗珠在渐渐的冒起了热气。

  “噗!”片刻之后昏迷的康泰突然喷了一口黑血。

突然,康泰便觉得一双利爪双凶朝自己飞来。顷刻间,全身已在暗影笼罩之下,一股暗紫色的光气迎头射到,兀自觉得周身冷战,神志欲昏。

  隐隐约约,瑶瑶的出现了:“唐慈,你不要仗着白先生的庇护就可以为所欲为。”

  原来刚刚陌生的声音,就是唐慈,可是她又是怎么找到这的呢?

  来不及细想,唐慈就冷笑道:“哼,我早就觉得你和这小子关系不一般,白夜的卷轴和黑盒子,不是你拿走了还会有谁?”唐慈一口咬定瑶瑶,就像抓住了一颗稻草模样般。

  “唐慈,你要敢伤康泰一根毫毛,我定会叫你不得好死。”终阿来一旁恶狠狠的说道,手上一股寒气聚集。

  此时的康泰这才觉得自己的脖颈上有一处飕飕的凉意,不知道是衣服破了还是流血了。

  “哈哈哈,不得好死?我才要叫你们不得好死。”唐慈的声音刚落。康泰便觉着自己飞了出去,就像一支脱了铉的弓箭。

紧接着,远处传来的打斗声,狂吼声与闻声赶来的人声,渐渐混合在一起,随后是一片混乱的喝骂打斗声,淡淡的血腥气味,仿佛看不见的流水,又在康泰的身体周围流淌着。

  原本睁不开双眼的康泰,突然看见了自己的意识海,一片蓝色的空间里,周围都是黑色的火焰。

那火焰疯狂的焚烧,烈焰在半空中如妖魔狂舞,迎接着这火焰深处的恐怖到来。最炽热的地方,几乎是纯白的焰心,忽然,在剧烈的闪动之中,似某种生物,缓缓喘息,睁开了眼睛。

  康泰定眼细看后,便觉得十分诡异。

  因为那个火焰中心的生物,仿佛就和自己同呼吸共命运一般。

  暗暗吃惊的康泰忽觉得的自己的周身炽热四起,但是不消片刻,却又恢复了常温。

  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意识海,况且意识海里还住着一个自己,康泰打了个冷颤,急忙退出意识海。

  这时顺便传来一阵急急忙忙的脚步声,时而轻快,时而沉重,周围又是传来一股腐尸的味道,当即,浮现在康泰眼前的是一个披头散发,没有瞳仁,脸色苍白,面目狰狞的人。

  但是看着她的装束,除了那个黑衣人唐慈,是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鬼。

  “判官审判,闲人绕道,若有冤情便诉来,无怨无情投胎去。”

  当下康泰便觉得自己体内力气源源不断,恨不得找个人痛痛快快的打一架。

  此时挂在腰间的招幡葫芦如奔雷一般直奔唐慈,不等眨眼,招幡葫芦上便浮现鬼畜来。

四面长约十丈,宽约丈许的妖幡,幡色阴黑,上绘无数白骨骷髅和一些符箓恶鬼之形,上下均有烟云围绕。

  原本浑身尸气的唐慈突然就吐了一口鲜血,仿佛被什么东西伤到了命脉一般。

  看到唐慈伤了性命,康泰手中便结印要祭出判官令牌。

  不料这时,阿来急忙喊到:“住手,康泰!”

  收起手后,康泰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有点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我要审判她。”

  阿来似乎察觉到了康泰有些许的变化,但也没有过多的询问,只是担心的说到:“你没事吧。”

  康泰回答道:“没事。放心吧。”

  顿了顿后,康泰始终压不住好奇的问道:“你要留她做什么呢?”

 ,阿来缓缓的解释了起来。

  原来,康泰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昏迷期间,无计可施的阿来最终还是把瑶瑶喊了过来,不过由于俩人的疏忽,导致唐慈什么时候跟踪上来的也不知道。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更有意思了,原来康泰的猜错不错,唐慈原本就是一只厉鬼,不过借着临死前的最后一口愣是在鬼门关糊弄了一圈,然后又趁着数年前冥界的大暴动,从鬼门逃了出来。

  逃出鬼门后,唐慈便借着自己原来的身体在人间生活,直到唐慈遇见了白夜。

  原来唐慈是在一家小酒馆被白夜捡到的,白夜多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一眼就瞧出来了唐慈是个活死人,便诚意邀请唐慈在自己的手底下做事。

  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白夜带着自己投资的一个画家,也就是高一宗赴宴。

  可谁想到,唐慈竟然一见钟情于高一宗,看着唐慈成天的心思全部都在高一宗的身上,白夜便组局让二人认识了,一来二往下,两人便产生了好感。

  本来答应白夜好好工作的唐慈自从陷入了爱河里,对待工作的态度也大大不比从前了。

  白夜的生意没了唐慈的帮助,受到了很大的阻碍,毕竟,他做的不是什么正当生意,有很多事情都需要唐慈在背后出手解决。

  就在高一宗提出要举办画展的时候,白夜便丝毫不犹豫的提出了,自己要做高一宗的投资人。

  有了白夜这位大土豪的支持,高一宗举办画展的信心更加的坚决。

  高一宗还答应唐慈,等这次画展结束后,他就要举办一场婚礼,为了弥补唐慈从未穿过婚纱的遗憾。

  但在这时,白夜也对着唐慈提出来了一个要求,也就是要唐慈将高一宗最宝贵的那副油画偷出来。

  在白夜的秘密调查下,高一宗的那副油画,足够在一线城市买下一家四合院。

  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