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秘密
A+ A-

这两个女人目的仿佛一致,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人呢?”唐慈问道。

  “不知道,去了洗手间就不见了。”

  躲在虚空中的康泰心里有点惊叹不已,难不成她们找的就是自己不成。

  瑶瑶这时抬起胳膊抹了一下后背,定眼细瞧,手里多了一把金刀:“小心点,可能他就在这里,昨天监控中,康泰就是凭空消失的。”

  唐慈渐渐露出了整个身子,走到了抽屉前:“那个小孩身上明明是活人的味道,而且也不是一个修行者,怎么会虚空遁术呢?”

  ‘哐’

  拉开抽屉的唐慈脸色突变,急忙叫到:“不好,东西被拿走了。”

  说着两个人起身急忙跑了出去。

  虚空中,康泰看了看自己的手里的东西,又想起了阿来的叮嘱,随即穿过虚空,朝家里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窗外深沉夜色,听时间在沙漏里静静流过。

  迷迷糊糊中,康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觉着自己站在山顶上面,而山脚下面跪拜着一片又一片的人群,这时一个女子缓缓从身后走来。

  康泰努力的想要看清那个女子的模样,但是却是一片徒劳。再看看周围,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冥界。

渐渐的,那梦境就归成了一片黑暗。康泰从梦中惊醒过来,却见夜色深沉如墨,枕边全是哈喇子。康泰脑中一片空白,似还未曾完全从那梦境摆脱出来。

  迷迷糊糊间,他的后背突然又隐隐作痛了起来。

  来不及细想,就听见门外有人进来了。

  康泰仔细的回忆着自己睡觉前的事情,孙婆婆已经睡着了,再加上现在已经是夜间十一点了,这个人,那么这个人除了阿来,也就别无他人了。

  果然,不见其人先闻其声,阿来粗狂的嗓门略显疲惫:“康泰?”

  阿来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急忙套上衣服便下了床。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呢?”康泰看着眼前的阿来,就像两人好久没见过一样。

  长长喘了一口气的阿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端起茶杯‘咕噜咕噜’的一顿狂饮。

  等阿来觉着自己缓过来力气后,这才冒出来一句:“东西呢,拿出来先看看。”

  听到阿来的询问,康泰急忙从怀里掏出那副卷轴和油布包裹的物件。

  接过东西,阿来将卷轴先打开,不过看到卷轴上面的内容,阿来有点摸不头脑的自言自语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一张白纸?”

  看着阿来突然变色的面部表情,康泰便将小脑袋凑了上去,果然,好不容易才拿到的卷轴上面既然什么东西也没有,就是一张白色画布罢了。

  紧接着阿来又拆开了油布,映入眼帘的既是一只黑色的盒子。

  那锦盒约手掌大小,织金绣银十分精致,边角上烫着一个小小的“唐”字,很明显,这是具有年代的盒子,是大户人家在贵重家私上烙下的印记。

  阿来打开瞥了一眼,只见里面是朵通体洁白的异花,盒盖刚开便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奇香。

  ‘啊嚏’

  康泰被这股迷人的香味刺痛了嗅觉,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就在这时,康泰腰间的招幡葫芦不知因为什么缘故自己悬浮在了白花上空。

只见招幡葫芦上面宛如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往上看去洞口越缩越小,隐隐可以看见一小块天空。往下看去却放佛无尽深渊,但是深渊之中有翻滚的岩浆,腾起无数的火焰。火焰呈现妖异的黑色。

  看着这股黑色的火焰,康泰就像想起什么事情一样,有点诧异道:“咦~这不是六道轮回里的鬼火么,怎么出现在这了。”

  “鬼火?还是六道轮回里的?就是号称永不熄灭的火焰么?”阿来听到康泰的话语,有点激动的问道。

  六道轮回中的鬼火,可以焚烧一切灵魂。

  也就是说这火足以在几息之间把他们都烧成飞灰!火焰腾起,幻化出半透明的,缠绕着火焰的长龙,无数大大小小的火龙腾空而起,缠绕着招幡葫芦,而那招幡葫芦上仿佛还有什么东西散发着幽蓝的光芒。

  鬼火此刻就像有生命一样的仿佛要将招幡葫芦吞噬掉,不由间鬼火愈发的黑暗。

  ‘啊!’

  一旁正出奇的阿来突然大喊道。

  康泰这时才反应过来,阿来本就是鬼魂,因为和招幡葫芦签了契约,灼过魂魄,但是这股鬼火仿佛嗅出了阿来的身份,间接的将火焰延伸到了阿来的方向。

  此刻招幡葫芦明显也不甘示弱,细细间,招幡葫芦上上发出轰鸣的声音,葫芦身上散发出紫色的烟气,不一会儿,紫色将黑色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了起来。

  仓促间,黑色盒子里的那朵白花突然化成了白色的烟尘状,朝着招幡葫芦的方向汇聚而去,仿佛也要和那股紫色的烟气拼个你死我活。

  就在千钧一发之间。

  ‘啊嚏’

  康泰又打了个喷嚏,白色的烟尘既然顺着康泰的呼吸全部进了他的体内。

  ’滋滋滋’

  招幡葫芦貌似没了白色烟尘的困扰更加的得心应手。

  没过一会,黑色的鬼火既然消失在了招幡葫芦瓶内,招幡葫芦就像耗尽身心般的失去了重力,垂直掉落了下来。

  康泰伸手一接,招幡葫芦不偏不斜的掉在了康泰的手里。

  而这时,康泰眼神里透出了不可思议,手心不知为何出现了两团黑色火焰,而且,这火焰和刚刚的鬼火如出一辙。

  康泰就像一个探寻者,捏了一个法印,嘴角轻轻试探般念叨:“判官审判,闲人绕道。点!”

  只见面前的黑色盒子瞬间就燃烧了起来,顺带着油布一并点燃,不过那副卷轴却丝毫未受到影响。

  “康泰,这是怎么回事?”阿来更加迷惑道。

  康泰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满是激动的对着阿来说到:“我好像有了能够控制鬼火的能力了。”

  “什么?是真的么?哈哈哈”阿来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比自己有了这股能力更加开心。

  两人合上卷轴,心里一片喜气洋洋,这么一来,身为判官的康泰又多了一道砝码,日后在冥界,见着了以往嘲笑过自己的判官们,也可以扬眉吐气了。

  本来脸上喜气洋洋的康泰不知为何渐渐变的狰狞了起来,阿来急忙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康泰这才把自己身后时时作痛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完后,阿来的脸上也渐渐沉了下来,忧心忡忡的说到:“如果我没猜错,你的背后是中了瑶瑶的刀毒。”

  “刀毒?是什么?我也没见她使用刀伤过我啊。”康泰忍着疼痛问道。

  “瑶瑶无意间给我提起过,昨晚她冲进房间的时候,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于是便在破门的瞬间凭着多年实战的经验,朝着窗外劈了一刀。”

  阿来继续说到:“瑶瑶随身携带的那把金刀是在一家古墓里找出来了,凡是被刀气伤到过的人,不出七天天,全身便腐烂而死。”

  听着阿来的叙述,康泰有点慌了神,急忙追问道:“没有什么办法么?”

  回答康泰的是无声的沉默。

  “你先趴在床上吧,我看看你的伤势。”阿来有点力不从心的说道,就像刚一脚踏在了天堂的门口,瞬间又跌落在了地狱中。

  康泰觉得全身上下都阵阵疼痛,尤其是肩膀更是抬起时剧痛难忍,皮肤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焦灼的感觉,那种丝丝咧咧的疼痛,让康泰想起了冥界那些惨受折磨的人,后怕的哆嗦了起来。

  皱着眉头的阿来望了一眼康泰,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过了半晌,才缓缓说道:“只能喊瑶瑶过来看一下了。”

  ”什么?但是她······”

  不是康泰不相信阿来,只是瑶瑶只是一个在半路上才认识的人,况且自己拿了白夜的两个贵重物件,这不是明摆着要让瑶瑶知道自己的身份么?

  抬起头康泰又望了一眼阿来,阿来也是近乎绝望,只是安慰般的说到:“赌一把,就算黑无常日后毁我魂魄,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受折磨而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