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危机四伏
A+ A-

一双大大的丹凤眼,身材高挑。此刻,那双眼睛迷离扑朔,韵味十足。

  康泰显然没去理会这种没有任何杀伤力的韵味,只觉得意识海一片混沌,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诡异之感。

  ”怎么?康泰,你喜欢这种御姐口味么?”阿来开玩笑的说到。

  “阿来,这个女人就是那个黑影,刚刚她还要袭击你来着,昨晚的那个黑影也是她。”康泰眼睛都不眨一下,语气里全部是肯定。

  此时康泰腰间的招幡葫芦又闪烁了起来,阿来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转身就要离开。

突然,一道黑色的目光擦着康泰快速奔来。这道目光来得极其突然,紧紧擦着他的身侧奔了过去,刹那间就消失在了人群里。

  一滴冷汗立马从康泰的额头滴了下来,康泰不由发杵了起来,紧接着脚步便停了下来。

  只听见麦克风里传出来:“预祝高先生的画展圆满成功。”

四周人顿时哗然,掀起阵阵嗡鸣,议论声之大,仿佛人们对这次画展抱着极大的信心。

  就在阿来簇拥着康泰朝展厅门口走去的时候,康泰闻到一股酒香的味道便飘了过来。

  抬头再看了看,只见刚刚还在台上的高一宗站在一起的女人此刻却就在自己的眼前。

  女人手里拿着一杯白色鸡尾酒,嘴角上扬很有礼节的将鸡尾酒递到阿来的手里,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你好,请问对这次画展怎么看呢?”

  话语间没有丝毫的感情,只是冷不丁的望了康泰一眼,康泰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画展?哦哦,就是这些画么,嘿嘿嘿,我就是凑热闹的,我也不懂这些。”阿来此刻的表情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没有了以往的精明。

  女人仿佛对这个答案很满意的样子,指了指阿来的鸡尾酒,继续露出浅浅的笑容:“是么?那可以尝一下酒哦,这是我自己调制的。”

  看着阿来有点不情愿的样子,康泰终于憋不住了:“我尝一下吧,可以么?”

  听到这话,阿来和女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了自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样。

  “哦?但是小朋友不能喝酒的呀。”女人继续笑着说到。

  康泰不理会面前的女人,傻里傻气的笑了一句:“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一百······”

  “怎么?你还想说你一百岁么?我都没一百岁,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阿来说着就狠狠的拍了一下康泰的后脑勺。

  女人‘咯咯’一笑,好像已经看穿了阿来的把戏。

  就在这时,身着西服的高先生走了过来,国字脸上写满了正气,很有大家风范的对着那个女人问道:“小慈,这是你朋友么?”

  “恩,是的呢。”女人说这话的时候仿佛康泰和阿来就真的是她的朋友一般。

  随即被叫做小慈的女人介绍到:“这是我丈夫,这次画展的作者,高一宗。”

  丈夫?高一宗?

  康泰猛然间想起了昨晚在酒吧包房里胖子白夜对着那个黑影提到过,而现在,那个黑影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晚上一起进餐吧。”高一宗真诚的邀请道。

  “我已经邀请过了,他们会来的,放心吧。”女人就像一颗仙人球一动不动的笑道。

  接着女人挽住高一宗的胳膊,开口道:“走吧,咱们去到那边看看。”

  弥留之际,女人回过头冲着阿来和康泰露出了邪魅的一笑,月牙儿似的美目七分媚惑,十分勾魂。

  康泰此刻却异常清醒,因为他看见女人身上的腐尸愈加浓烈了起来,就像一只蜕皮的蝉蛹一般。

  在人间和冥界,除了鬼魂可以脱胎换骨,重新得到力量,人是万万达不得蜕皮的境界。

  再加上女人身上的尸味,好像仲夏暴雨后被日头熏烤出的草腥气,康泰更加确定了这个女人不似表面这么简单。

  想到这,康泰又想起昨晚白夜和她的对话,貌似她的身份已经成了白夜的把柄,迫使她在干着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阿来。”康泰抬起头看了看就要将鸡尾酒喝下去的阿来。

  “怎么?有什么事回家了再说,我心里有数。”阿来终于恢复过来了语气。

  约摸过了两个小时,时间定格在五点的时候,瑶瑶走了过来,不过现在她已经换了件衣服,黄色的头发依旧那么的引人瞩目。

  瑶瑶上来就冲着阿来嬉笑道:“怎么?有喜欢的画么?要不要买一副回家?”

  看着瑶瑶善变的态度,康泰想着为什么阿来和瑶瑶不是夫妻呢,他们两都有着善变的心情和口气。

  “买什么买,把你卖了也买不了这里的一副画。”阿来很有自知自明的说到。

  “哎,刚刚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啊?”阿来有意无意的问道。

  瑶瑶就像司空见惯这一类问题一样:“唐慈,是高先生的老婆,两个人风风雨雨已经二十余年了。”

突然!

巨大的琉璃屏风后,乐官们奏起仙乐,万朵金花下雨般坠落,空荡荡的礼桌上忽然出现无数美酒佳肴。

  有最肥美的蟹黄蟹肉剔出来夹在蒸卷里,再切成小块整整齐齐码起来的金银夹花平截;还有蜜糖煎面浇之酥酪,香甜无比银白如雪,厨子谓之以甜雪;再有贵妃红、玉露团、水晶饺等等咸甜小食

  麦克风里传来主持人激昂的声音:“宴会开始,祝大家用餐愉快。”

  阿来走过去拿了些点心水果,递给康泰一些点心,笑着说到:“记得之前你老是啃着一块面包,怎么这两天没见你啃面包了。”

  “还不是因为那会没钱了么,你以为我喜欢啃面包么?再说了,要是师父在的话,他肯定不会让我只吃一种口味的面包。”康泰咀嚼着点心很不满的对阿来说到。

  一旁的瑶瑶有点诧异的询问康泰道:“师父?什么师父?”

  “就是一小老头,在农村都是把教书先生喊师父的嘛。”阿来抢在了康泰之前回答到,仿佛他就是看着康泰长大的。

  但是阿来肯定想不到,康泰此刻正在拿着黑无常和小老头做着对比,等发现两者毫无对比后,这才明白过来,阿来是骗瑶瑶的。

  看着眼前的展厅和宴会融为一体。一个熟悉的身形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肥硕的脸上几乎看见眼睛,除了白夜,谁还有这种体格呢?

  白夜走了出来,瑶瑶急忙起身上前去了。

  康泰刚要起身跟上去,却被阿来拽到凳子上,嘱咐般的说到:“你去刚刚那个房子,把卷轴和油布物件拿出来。”

  不理康泰是否同意,阿来继续说到:“拿到东西立即回家,晚上等我回来了再说。”

  然后指了指洗手间:“你从洗手间那边过去,记得用虚空遁术。”

  说着阿来便拾起身子便朝着白夜的方向走去了。

  细想着阿来的话,康泰撒了泡尿,有点疑问的暗自问道,阿来怎么知道我会虚空遁术呢?

  不过细想也没用,赶紧拿东西最重要了。

  “判官审判,闲人绕道,隐!”

  康泰的身子瞬间便不见了。

  穿过虚空,康泰走到了白夜的房间中。

  不一会儿,康泰便在抽屉里找见了那副卷轴和油布包裹的物件。

此时却传来一阵很有节奏的脚步声,仿佛从这个房间的地下深处传来,慢慢地走出。

  紧接着门外也传来脚步声,但是听着声音应该是个女子。

“唦唦”,一串细碎的响动引人注意,起先动静并不大,仿佛地面下沙土流动的声响。逐渐那声音扩大了,如水、如浪,一直奔涌到她耳畔。

  躲在虚空里的康泰停下来了就要离开的脚步,他想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白夜的房间里。

  ‘吱’

  一个金黄头发的女人便警惕十足的走了进来。

  同时,地面下涌出了一股尸味,然后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康泰心里大惊道:瑶瑶?唐慈?

  她们怎么来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