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突如其来的危险
A+ A-

康泰这一觉甜美非凡,第二天清晨时,一睁开眼,精神振奋,低头时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不用多想,肯定是阿来干的。

  清晨灰霭渐渐散去,朝阳从天际闪现端倪,窗棂外透出一丝清亮的日光。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响起。

  “康泰,起来吃饭了。”孙婆婆在门外喊道。

  康泰和阿来吃完饭后,孙婆婆就出去打太极拳去了,走的时候还专门嘱咐道:“我听隔壁王大婶说,今天市区有画展,你们要是没事干就去看看。”

  画展?市区?

  康泰和阿来听到这话,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就在康泰和阿来朝市区走的时候,一辆红色的桥车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阿来撸起袖子拿出杀人的模样就冲了上去,但是等桥车的主人摇下车窗,阿来就傻眼了。

 桥车的主人既然是瑶瑶。

  看着阿来瞪口呆,不知言语,康泰便猜想阿来是被瑶瑶的气势所震慑,一方面是因为再次见到瑶瑶而不解。

  不过阿来很快就恢复了神色,嬉皮笑脸的表情立马浮现在脸上:“大美女,你怎么在这?是哪股风把你吹过来了?”

  可是瑶瑶并没有回答阿来的问题。

  而是转过头朝向康泰:“康泰,干嘛去呐你们。”

  不等康泰回答,瑶瑶便又喊到:“算了,赶紧上车吧,带你们去看个画展。”

  画展?

  康泰二话不说立马就上了车,留下阿来一个人在风中飘逸着头发。

  “喂,别耍酷了,赶紧上车吧。”瑶瑶很无语的骂到。

  在车上,康泰听着瑶瑶对这次画展的解释。

  原来这次画展的投资方就是那个胖子,白夜。

  而画展的主人翁,却是昨晚白夜提到过的名字,高子宗。

  按阿来的说法,这两个人应该是敌人才对,怎么会混淆到一起呢?

  考虑到瑶瑶是白夜的人,康泰也就没多问,否则瑶瑶会多疑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康泰恍恍惚惚的出了神,在冥界中,都是楼阁亭台,不曾有过这种现代化的气息。

  但在一瞬间,康泰瞥见了瑶瑶的一头黄色发丝。康泰记得清楚,那抹发丝的背后有一把冰冷的铁剑。

  想到这,康泰的背部既然又隐隐痛了起来。

  到了画展厅,康泰正要研究画展里面的画和冥界的画有什么区别时,却发现招幡葫芦闪起了红色,心里不由的做起了防备。

  趁着瑶瑶走开,康泰急忙将情况告诉了阿来,阿来弯下身子做出了系鞋带的样子,在康泰的耳边小声嘱咐道:“就算看见了昨晚的那个人,你也不要纠缠,只需要记得她的模样就行了。”

  康泰听着阿来的安排,使劲的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瑶瑶便走了过来,很自然的挽起了阿来的胳膊,眼声有点妩媚的问道:“怎么,这会有时间么,陪我去见个人呗。”

  阿来哈哈一笑,将手搭在了瑶瑶的腰间,抖动着胡须喜色道:“必须有时间啊,说吧,去见谁?”

  “咯咯,等会你就知道了,着什么急?”

  康泰看着瑶瑶的笑容心里一绷,难不成这是个陷阱。

  不过阿来一向很有防备心的,此刻为何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康泰,你也来啊”瑶瑶的脸上笑容依旧。

  “哎~他去干嘛呢,你带我就好了么,你说是不是呢。”说着阿来便亲了一下瑶瑶。

  瑶瑶明显不吃阿来这一套,笑着脸继续说到:“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再说了,带康泰见见世面有什么不好的,你是不是在害怕什么呢?”

  “哈,我有什么好害怕的。”阿来扬起自己无比自信颜值,仿佛整个世界就他一个男人。

  说着瑶瑶便带路朝展厅侧门走去。

  此刻阿来缓步走进,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目光中闪烁着不易发觉的、谨慎小心的防备。

  康泰心里一笑,果然,阿来也发现了睨端。

  在一间房屋门口,瑶瑶停下了脚步,对着门口的两个黑衣人手下说到:“开门。”

  房子里面是普通的装饰,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椅子上面的人背对着康泰阿来。

  瑶瑶一改先前的口气,恭敬般的说到:“白先生,人到了。”

  话说完,也不见那人转过身子,只是扬扬手示意瑶瑶可以出去了。

  就在瑶瑶转身离开的时候,阿来一把手已经拉住了瑶瑶,然后完全不顾房间的压抑感,嬉笑的搂过瑶瑶的脖子:“走啊,真不够意思,一起走嘛。”

  瑶瑶抬起头斜眼瞄了下阿来,冷冰冰的口吻对阿来说到:“要是想玩,那就晚上,现在是谈事情的时候。”

  说着便甩开了阿来的胳膊,头也不回的出门去了。

  康泰抬头看看阿来,又看看椅子上的背影,猜想着谁会第一个开口说话。

  “请你们过来就是聊会天,没撒事。”终于,椅子上的人第一个开口说话了。

  阿来走近桌子,看了眼桌子上的陈设,回击道:“话是这么个话,但是给客人不准备椅子是不是有点失礼呢?”

  ”呵呵,是么?”背对着康泰和阿来的那个人缓缓转了过来,说道。

康泰大惊不已,这不就是昨晚那个胖子白夜么?

  “听瑶瑶说你对油画有几分理解,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所以请你过来一辩真假。”白夜抖动着肥厚的嘴唇说到,仿佛阿来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阿来‘嘿嘿嘿’一笑,有点歉意的说道:“你看看,这是多大的误会,这不是我泡妹子的常用手段么?”

  可是白夜仿佛完全不理会阿来的样子。

  从一旁的抽屉里掏出来一块用油布包裹的东西,然后又拿出来一副卷轴。

  伸手一指,示意阿来猜测一下哪个更加贵重一点。

  阿来也不怕事,上前随手一指那件油布包裹的物件:“这个。”

  “哈哈哈,我觉得也是这个贵重点。”白夜露出笑容,肥硕的肚子跟着脸部的笑容一起抖动了起来。

  就在顷刻间,康泰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一阵阴风,仿佛像是传说中九幽地府吹过的阴风。

  冰寒刺骨,只是这冷的却不是肌肤,而是一种似乎寒入心脉的错觉。在这变得诡异的惨惨阴风中,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悄无声息地落在了阿来身后。

  但是这一场景阿来仿佛却没有察觉,而自己腰间的招幡葫芦却蠢蠢欲动了起来,仿佛看见了什么好吃的一般。

  黑影缓缓抬起右手,乍一看手里握着一把金刀,刀尖朝着阿来的脖颈落下。

  康泰顺时唤出招幡葫芦,招幡葫芦全身紫气缠绕,云烟如惊涛骇浪般的涌向黑影。

  那道黑影仿佛感受到了招幡葫芦的灼力,立马起身朝奔向窗外。

  就这一瞬间,康泰却将黑影的面容看的一清二楚。

  白皙的面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病态美,斜飞的凤目慵懒不羁,挺直的鼻梁,微白的薄唇,无一不美秀美得眩目。

  迟迟不见动静的白夜手掌一合,圆润的喉咙里说道:“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能得到你的答案我就知足了,好了,你们先去看画展吧,晚上一起吃饭。”

  阿来这会却也不说话,出了房门后看了一圈周围,等到周围没人了,才对康泰责备道:“不是说让你不要出手的么?”

  “但是我看见了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了。”康泰有点不服气的带着无所谓的口气。

  阿来长长叹了一口气:“你这么做的后果,就是暴漏了你的身份,你知道你现在有多危险么?”

  看着阿来有点担心的表情,康泰心里不免的自责起来,但是却被一声麦克风的刺耳打断了。

  嗡~

  “现在,有请本次画展的主人翁高一宗先生讲话。”

  随着声音望去,一个身着西装,满脸精气神的男人接过了话筒。

  而男人的旁边,却是刚刚熟悉的脸庞。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