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复仇者
A+ A-

康泰停下脚步,隐约间味闻到了一股血腥,而且夹杂着腐尸的味道。

  ’咚’

  音乐又一次响了起来。

  人流又开始窜动了起来。

  一个眼角留有血斑的人影忽闪而过,康泰脚下加速了起来,双手拍打着挡住自己去路的人,人群中传来一阵惊慌:“什么东西,谁在打我。”

  直至一间包房门口,康泰终于追上那个身影,那身影警惕十足的看了看周围,随即整个身子犹如空气一般,穿过包房的门口,康泰大惊,人间世界里,怎么会有人使用穿墙术呢?

  但是此刻也不见阿来的身影,自己只能见机行事了。

  康泰摸了摸腰间的招幡葫芦,看着消失的人影吞了一口唾沫,能够穿墙而过,身上又有腐尸味,除了鬼怪,还有什么东西呢?

  沉思片刻后,康泰决定上前看个究竟,于是竖起食指和中指,其余三指抱拳在掌中心,嘴角念道:“判官审判,闲人绕道,隐!”

 话音刚落,康泰的身子便消失不见了,就像从未出现过的一样。

  等康泰再三确定自己彻底隐去身形后,这才迈开了双腿。

  每走一步,虚空中便出现一道裂缝,仿佛那道裂缝就是专门为他而出现的。

  走到包房门口的时候,康泰深深吸了口气。师父教自己的第一个法术,就是虚空遁术,虚空遁术是每个判官的必会技能,缺点是耗费体力。

  康泰擦了擦额头溢出来的汗滴。朝着虚空中的裂缝继续走,恍惚间听到一个尖锐细柔的声音:“白夜,你不要得寸进尺,油画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再插手了。”

  “哦?是么?难不成你是想让高一宗知道你的秘密么?”这时从阳台那边传来了一道油腻有凌厉的声音。

“这是最后一次,明晚之前我把油画拿给你。”那个细柔女人妥协了般的说到。 

  ‘铃铃铃’传呼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从阳台外走进来一个穿着睡衣的胖子,全身的肥肉随着他的脚步在不停的抖动。

  那胖子拿起传呼机:“怎么了?”

  传呼机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白先生,你的房间有人进去了,好像是个异人,突然凭空消失。”

  听到这话,康泰的心脏快要蹦到嗓子眼了,再加上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自己的心跳声’咚,咚’的愈发明显。

  胖子放下手里的传呼机,先是朝着发出细柔声音的女子看了一眼,然后横眼查看着整个房子,嘴角冷哼哼盯着眼前说道:“哪里来的高人?何不现身说话?”

  话音刚落,旁边那女子似是受到惊吓,一个箭步冲到阳台,跃身跳了下去。

  康泰当即背手拍了下招幡葫芦,那招幡葫芦就像听得懂康泰话似的,一道闪烁便跟了上去。

  “白先生,白先生。”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可能是胖子的手下。

  事不宜迟,康泰跃身而起,双手结印道:“判官审判,闲人绕道。”

  康泰刚要上前跟去。

  就听见阳台处的窗户突然‘哐’的一响,紧接着一道剑气劈来,康泰只觉着自己后背被击中,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康泰回头一看,原来是之前在酒吧看到的那个女生,黄色的头发披到腰间,胳膊上有条红色的绳子。

  唯一不同的是,此刻女生手里竟然拿着一把长剑。不过康泰从女生的眼神里看到,她并没有发现自己。

  只是女生飘向窗外甩出一枚带着风力风向的冰冷眼神,然后对着胖子请示般的询问道:“白先生,刚刚是有什么人么?”

  胖子转过身子,背对着女生和一群手下,语气没有半点感情似的说到:“下去吧,最近这段时间警惕一点。”

  女生和一群手下刚要关门离开,一个熟悉粗狂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瑶瑶啊,你怎么在这呢,叫我一顿好找啊。”

  声音刚到,康泰就看见阿来举着啤酒,摇晃着身子走进房间。

  “呦,这是怎么回事,是有人打架了么?”阿来一副痞子的模样又暴露了出来了。

  “走,先出去。”被阿来叫做瑶瑶的女生收起剑,将剑藏匿在黄色头发下面,离开前还不忘扫视了房间一眼。

  等众人离开后,胖子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了一副用油布包裹的物件。

  但那物件既不像荷包也不像香囊,用普通的麻绳系着口子,鼓鼓囊囊的。

  胖子眯着眼反复观摩着手里的物件,最后目漏凶光般的喃喃道:“高子宗,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左右,正是酒吧生意最为火爆的时候,人声鼎沸,音浪喧嚣。

  康泰走出洗手间,心里琢磨着刚刚的那个人影,猛然间一个踉跄,伸手便扶着了一旁的人才稳住了身形。

  “康泰,想什么呢,我喊你几声你都不回答我?”。

  是阿来的声音,康泰紧绷的心头这才稍稍松弛了一点:“阿来,刚刚······”

  康泰刚要将自己的所见说出来,不料脑门却被阿来弹了个脑勺,阿来低头看了看周围,警惕般的说到:“有什么事回家了说。”

  出了洗手间,康泰就看见那个瑶瑶,不等自己开口,阿来便伸出胳膊就要去抱住她,但是看着瑶瑶冷峻的眼神,阿来还是放弃这个举动。

  “这么好看的脸,怎么说变就变了呢?”阿来的语气就像一个养在深宅里的八哥鸟。

  “你就是康泰么?”瑶瑶一改严峻的脸色,朝着康泰问道。

  康泰回答道:“恩,是的。”

  “怎么刚刚没看见你进去呢?”瑶瑶问道。

  康泰顿时语塞了起来。

  阿来在一旁解围道:“你管的真多,上厕所还得给你不成,不就是喝了点啤酒拉肚子了。”

  说着便开玩笑的笑骂道:“以后不带你喝啤酒了,你还是适合喝点牛奶豆浆。”

  瑶瑶眉头一皱,便冲着阿来骂到:“你这不是带坏小孩子么?”

  “谁说不是呢?算了,回家吧,回家给你拿点药了喝了再说。”阿来说着便从裤兜里摸出一根烟。

  三个人走到酒吧门口,阿来给瑶瑶告了别,脸上一副壮志凌云,仿佛已经忘记了魂飞魄散的妻儿。

  回到家的时候孙婆婆已经睡下了,不过饭桌上留着些饭菜。

  阿来一看见饭菜,眼神里就放出了光芒,拾起筷子便狼吞虎咽了起来。

  等阿来席卷完了饭菜,康泰这才开口将酒吧里的事情一一向阿来道来。

  “那你的招幡葫芦呢?”阿来喝下一口茶水询问到。

  康泰‘嘿嘿’一笑,然后撩起衣服拍了拍腰间,招幡葫芦早就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挂在自己的腰间了。

  阿来看到招幡葫芦后,松了口气的继续问道:“那你知道高一宗么?或者说那个胖子手里的物件你知道是什么么?”

  康泰抓了抓头皮,很迟钝的说到:“不知道啊?但是在传呼机里面有提到异人这两个字。”

  “异人?”阿来重复了一遍。

“是啊,异人。你知道是什么东西么?”康泰再三确认后反问道。

  在康泰的认知里,人间可以有鬼,冥界也可以有鬼,只不过是实力不同罢了,但是不管是什么鬼,都会由判官来就行审判。

  阿来似乎读透了康泰的心思,便解释着起来。

  所谓异人,有的羽衣星冠,丰神俊朗,望若神仙中人;有的相貌古拙,道服华美,似个旁门修道之士;有的短装佩剑,形如鬼怪;有的长髯过腹,形态诡异。

  但是也有些闲云野鹤或者左道旁门之辈,他们以钱财至上,从来不做超出自己领域的事情。

  比如之前的嘉华,就是被异人中的捉鬼师赡养而成的。

  但是不管道法如何高升的异人,都是避免不了生老病死。

不等阿来讲完,康泰便觉着困意来袭。

  于是合衣躺下,双手静静地搭在胸前。他用半个小时回忆了最近的事情,再加上今天的这件事,顿时感觉自己身为判官,一定要为人间惩奸除恶。

  然后他缓缓地合上眼睛,此刻黑夜收走了最后的气温,夜色如幕布把他覆盖。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