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诱惑小鬼
A+ A-

“林八强已经被审判了,因为他已经堕入畜生道了。当下,咱们应该把那只小鬼找出来。”康泰从沉默中开口说到,仿佛现在他就是真正的判官一样。

 这时阿来眉头一挑,像是想起了什么,语气充满了不满,说道:“我说老太太,你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也了解了。但是刚刚你没听见判官老爷说么,他肚子饿了,想吃点面条了。”

  “哎呀呀,你看我这脑子,怎么把判官老爷给怠慢了。”老太太说着急忙拾起身子朝厨房走去了。

  等老太太走开了,阿来眼球就转动了起来,附着身子向上扬起头问康泰:“刚刚你的葫芦闪了一下红光,难不成是附近有什么鬼怪不成?”

  “嘿嘿嘿,是有什么脏东西刚刚走了过来,我还闻着一股尸气的味道,但不知道为何现在又闻不到了。”康泰呆呆的说道,然后收起桌子上的招幡葫芦。

  吃过午饭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一抹余晖温柔而不刺眼,刚好洒在大大小小的白瓷碗碟上,光影交叠,金金点点,美丽异常。

  原本在房子里发呆的康泰突然冲着前方骂道:“你要再动一步,我便打碎你的魂魄,教你没有投胎的机会。”

  闻讯赶来的阿来和老太太顺着康泰注视的方向看去,一脸的迷茫。

  “康泰,你和谁说话呢,神神叨叨的。”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睨端的阿来,转头望向了康泰,问道。

  突然康泰呲开嘴‘哈哈哈’一笑,然后走到老太太面前:“婆婆,可以借你两根头发么?”

  “头发?你要头发做什么。”阿来彻底被康泰的要求搞的一头雾水了。

老太太的头发原本是被一根暗红缎带绑在脑后,此时她一手挽起头发,同时从脑后发间抽出一物,只见昏暗中那赫然是枚三寸长的金针,细微堪比毫毛,若不是纯金的材质在昏暗中熠熠生光,即便拿在手里都很难发现。

  “给你。”说着老太太就从头皮上拔了两根银色发丝,接着又把那枚三寸长的金针插在了后脑上。

  康泰接过老太太的两根头发,目光停在了老太太的手心。

  “婆婆,你的那根金针可以给我看看么?”康泰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心里却对这根银针有了疑惑,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一般。

  哪知老太太听到这句话就像触电了一般全身打了个哆嗦,然后急忙转过身子钻进自己屋子去了,一路还不停的念叨道:“不能给,不能给。”

  看着老太太的背影,康泰便想着等事后再细细询问吧。

  “康泰,老太太的那根银针是不是有什么秘密。”阿来细细琢磨着康泰刚刚的眼神。

  “恩,那根银针我总觉得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再哪见过。”康泰回答道。

  夜幕来的也快,不等白天的温度降下去,凌晨的钟声已经就响起了来了,作息严谨,亥时息,卯时起,这钟声便是督示。

  趴在被窝里面的康泰搡了搡阿来:“阿来,有情况,我的葫芦一直在闪。”

  听到这话,阿来就像等待了一场春雨的麦穗,从床上‘腾’的弹了起来。

  “你是说那只小鬼么?”

  “恩,你还记得房子里面的那只白色瓷碗么,傍晚那会我看着那只碗有些诡异。后来才想起来,一般供给死人的献饭就是用的那种碗。”康泰解释道。

  康泰继续说到:“我们吃饭的碗会反射灯光,但是傍晚那会那只瓷碗却反射出来了一道尸气。”

  阿来一阵惊呼,连忙说到:“我说你怎么突然自言自语的说起了话,原来是发现了异常啊。”

  “那你要老太太的头发干什么?”阿来又继续问道。

  原来一只鬼长久待在一个家庭里,那他便会熟悉这家主人的味道,尤其带有主人气味的物件。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头发是一个人味道最重的物件了。

  但是康泰现在怀疑的是,这个房子里到底除了那只小鬼外还有其他鬼么?比如老太太两个女儿,也就是那两只无法转世投胎的魂魄。

  虽然康泰不是真正的判官,但从小耳濡目染就是鬼怪应该接受审判,然后投胎。

  “那按你这么说,这家房子里面有三只鬼。”阿来听完康泰的解释后一副释然的表情。

  ’咚’,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似有什么东西摔碎了。

  不等康泰起身,他腰间的招幡葫芦率先就闪着一层红光飞了出去。

  随即康泰飞奔赶到客厅时,只见一只身着官府的小鬼爬在地上,双手很僵硬的捡着已经成了碎片的瓷碗。

  “判官审判,闲人绕道,起!”康泰一语立下,那只趴在地上的小鬼立马就呈弧形状的铁丝躺在地上了,手里还拿着一片碎瓷碗。

  “康泰,发生什么事了。”赶过来的阿来光着脚丫子追问到。

  接着阿来一扭头便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小鬼,身上突然溢出一阵杀气,眼神也变的凶狠了起来,一字一眼的呵斥道:“僵尸鬼?谁叫你为非作歹的。”

  说着阿来的手指化做龙爪朝小鬼刺去。

  “判官审判,闲人绕道。”

  一阵梵音般的声音从康泰的口里传来。

  此刻在阿来的眼里,康泰的身上又浮现出了那道熟悉的金光。

  康泰呲着嘴朝阿来咧开:”阿来,稍安勿躁。”

  康泰移着步子慢慢走向那只小鬼,虽然自己阅鬼无数,但却还是第一次在没有黑无常的保护下近距离观察鬼。

  眼前的小鬼面无血色,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腐旧味道,就连他身上的官服,既然有两个破洞,铁青的脸上没有一点肌肉,深陷下去的眼窝就像被人挖去了双眼。

  “看什么看,快点放开我。”小鬼突然开口说到。

  面对小鬼的恐吓康泰反倒感觉到好笑:”见着判官不接受审判,你可知罪?”

  “判官?你是判官?”小鬼听后哈哈笑了起来:“判官都是冥界用判官令牌任命的,你身上虽然有冥界的气味,但是你却没有判官令牌。”

  小鬼说完脸上露出一点得意,有点忘了他现在的处境。

  “哦,判官令牌么?”康泰又自言自语了一番,紧接着冲着阿来使了个眼色。

  阿来一哼,举手就走了过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