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杀人犯
A+ A-

和尚在这一刻以命相搏,进行反击,巨响传出时,阿来的身体一震,连连向后退了几步,面色显得更加苍白,但突如其来的攻击却没有结束。

  不等阿来出手,黑无常一道身影掠过长空,空间中既然雷电闪烁并且轰鸣不断,飞禽万鬼丈然口吐红色,整个夜间犹如阎罗出世一般恐怖。

  “啊!”前方传来和尚的一阵惨叫,接着魂魄又被瞬间打散。

  黑无常左手抱着康泰,面无表情,一股渗人的怒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阿来吞了一口唾沫,紧握的手掌里既然全是汗滴。

黑无常将怀里的康泰交给阿来,侧着脸庞看了一眼正在关闭的鬼门,用那副极具京腔特色的嗓音说到:“我已用真气护着了康泰的伤口,不用多时便能恢复。”

  顿了顿后又说到:“冥界有事我要去处理,如果你还想要见你妻儿,你就保护好康泰。”

  阿来听到还可以再次见到自己的妻儿,双眼立马就湿润了起来,颤抖着声音急忙询问到:“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她们?”

  黑无常语气似乎不像先前那么无情,伸出自己厚重的手掌摸了一下康泰的伤口,有点担心般的说到:“你妻儿的魂魄,我去寻找,不过要救活你的妻儿,还得依靠康泰。”

然后又看了看远处,说道:“康泰身上有很多秘密,你拼上性命也要保护他的安危。”

  看着黑无常少有的和气,阿来不由的双膝一软,狠狠的跪在地上,用未有过的口气斩钉截铁的说到:“能得到冥界最强判官黑无常的嘱托,是我阿来前世修来的福气,你放心,就算堵上性命,我也决不让康泰流一丝血。”

  等阿来说完,黑无常已经走到了鬼门前,黑无常蠕动了下嘴角,一个宛如黄超的魂魄突然从鬼门背后被扔了出来。

  阿来看到黄超的魂魄,脸上的怒气又浮现了出来,手中顿时多了一道气流,伸手就将黄超的魂魄打散。然后朝着鬼门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到:“谢谢大人。”

  夜尽天明,鸡啼过后的天边露出了一层白色,整个视野中透出祥和,远处还有栀子花肆无忌惮的绽放。世界无一不在透露着安静,仿佛中元节从未到来。

  沾满血渍的阿来,抱着昏迷的康泰,从街道尽头缓缓朝着城市的中心走去。

“阿来,中午咱们去吃面条吧,我好久都没吃过面条了。”康泰一副浓厚的京腔嗓音站在大槐树下,啃着一片麦芽面包盯着自己眼前的大高个说到。

  “康泰,你先吃你的面包,午饭等会再说。”阿来若有所思的回答到。

  已经半个月了,自己每天都在啃着面包,可就连吃面包的钱,都是阿来典当了结婚戒指才来的。

  ‘哒哒哒’

  康泰咽下最后一口面包的时候,一位老太太拄着根木头拐杖摇晃着身体蹒跚过来。

  老太太细眯着眼睛看了眼阿来,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康泰,随即便开始打量了起来。

  片刻后,康泰终于忍受不住老太太的炬目眼神,于是压着声音小心翼翼的发出了声,生怕自己嗓门一大老太太就被喊晕了过去。

  “婆婆,您是有什么事么。”

  老太太抬起脑袋,突然颤动着手一把抓住了阿来的手,不停的动唇说到:“你是判官么?你是判官么?”

  康泰一脸的迷惑看着这个一直摇晃的小脑袋,反吸了口气才说了句:“不是啊,我还没捉过鬼呢。”

  谁知老太太就像没听见康泰的回答一样,沟壑般的嘴角颤抖不已:“判官大人,你得替我做主啊。”

老太太略带哭泣的声音有点吓到了康泰。

  康泰咽口唾沫,抬起头看了看阿来,但是阿来就像个路人一样的盯着自己看,康泰低下头又看向了老太太,用蚊子才能听到的声音继续解释道:“婆婆,我不是判官,我还没抓过鬼呢。”

  老太太这次却好像听见了康泰的声音,抬起头又望着康泰,满是怀疑的说到:“怎么会不是呢?”

  阿来邪魅的冲着老太太一笑,然后用七十分贝的大嗓门喊到:“他就是判官,说!你有什么冤情?”

  老太太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明显吓了一个冷颤,等回过神来后,才带有结巴的说到:“我……”

  “我什么我,前面带路,判官老爷口渴了。”不等老太太说完,阿来直接打断了老太太,然后冲着老太太摆出副大义凛然的表情。

  老太太扬起小奶袋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口里激动的不断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别念了,我们是道教。”

  老太太顿时止住了口,生怕得罪了这两个人。

  康泰被眼前的老太太逗乐了,忍不住‘哈哈哈’笑出了声。

虽说老太太吓得不敢说话,但是脸上还是写满了高兴,转过身子领起路来,勾腰驼背,一步一姗,给人一种活不了多时的错觉。

  穿过几条后巷前街,所有的掺杂吵闹都淹没在人流尽头,老太太终于在一排排光秃秃的枝桠树下停了下来。街旁开着一些小食店和卖五金杂货的铺子,比不得市中心的繁华,但是仍有不少顾客穿梭其中,到也不显冷清。

  老太太颤抖着手移开一块小石头,然后取上来一把钥匙,回头朝康泰二人露出一丝歉意:“判官老爷不要嫌弃,房子有点旧了。”

  等进了房子,阿来这才发现这是一家独门独户,房子里陈设物件也颇有老旧,家里一共有三间客房,每间客房都超不过二十平方,看来在此之前,这里是个出租的地方。

  “判官老爷,我……”老太太端过来两杯茶放在康泰和阿来的面前,然后示意二人该谈谈正事了。

  康泰字正腔圆的喝到:“判官审判,闲人绕道,若有冤情便诉来,无怨无情投胎去。”

  就在康泰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阿来仿佛看到了康泰周身出现了一道金身,直击自己的魂魄,但是这种感觉转瞬即逝,阿来不由的想起黑无常离开的时候,说过康泰身上有很多的秘密。

  “有冤情,有冤情,老爷我有冤情。”坐在康泰的对面的老太太生怕康泰二人就此离开,急忙带着哭腔喊到。

  “限期一个时辰,讲仔细些,本判官好替你伸冤。”康泰说着便从腰间解下招幡葫芦,然后放在了桌子上。

  老太太闭上眼,流下了一行清泪,睁开眼后,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十年前我原本有两个女儿,那时候家里拆迁,当时管辖这片地方的人叫林八强。他是当地的地头蛇,趁着房屋拆迁,敲诈勒索,名声很败坏。”

  “你说的林八强?是那个嘴角一颗黑痣的人么?早几年好像是堕入畜生道了。”康泰说道。

  “不不不,判官老爷,你听我往下讲。”老太太生怕眼前的这个判官老爷就此离去。

  “林八强那个人渣看上了我女儿张玉,屡屡搭讪不成,便气急败坏想办法把她害死了。头七那天,他带着酸菜坛子来了,然后把坛子摔碎在地上,坛子里冒了一股烟雾,后来我做梦,梦见我女儿说,坛子里面有只小鬼,害的她投不了胎。不仅如此,半年之后,我二女儿张琪就被一盆从天而降的花盆砸中了脑袋,当场死亡。这几年我想尽办法收集林八强的罪证,结果前几年听说林八强突发心脏病死了。”

  老太太顿了顿,“这些年我也想过自杀,可是我一死,谁又替我的两个宝贝女儿想办法投胎呢?”

  “那你知道怎么让你的两个女儿投胎的方法么?”阿来率先从老太太的故事里走了出来,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思考般的问道。

  “咳咳咳。方法是有的,不过是在梦里得到的。”老太太又咳嗽了两声,听的人几乎以为她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梦里?梦里的东西怎么能相信呢?”阿来有点嘲笑老太太的愚昧。

  不过此时康泰说话了:“婆婆你先讲讲你做的梦,我们再来想办法。”

 阿来依旧想说点什么,但是在康泰的憨相下硬生生的把自己的疑问憋回了肚子里。

  “我梦见我正要走过去一座流着黑河的桥,但是有个身穿黑色,头戴黑冠的年轻人拦住了我,他在一个小本子上面翻了会,然后说我的阳寿未到,要是在人间有冤情,就得等一个判官。那个年轻人还给了我一张画像。”老太太说完后便扭过头盯着康泰看。

  康泰望着老太太有点不可思议的问道:“难不成那个画像就是我?”

  “是你,不然我怎么会认得你是判官老爷呢?”老太太很确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看着康泰突然沉默下来的脸,阿来猜到他是想起了黑无常,便说了句:“那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审判那个杀人犯林八强呢?”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