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惩治恶奴
A+ A-

程轻羽一番话,在王妈妈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

只要程轻羽还是晋王妃,她的确有资格处置自己。

王妈妈战战兢兢地看向轩辕瑾齐,轩辕瑾齐双目淬冰,对着程轻羽切齿而视,却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来。

“我谨遵贵妃娘娘之意,帮忙打理内宅,素来兢兢业业、尽职尽责。不知哪里碍了王妃的眼,王妃这不仅仅是想要惩治我,更是对贵妃娘娘有意见吧。”王妈妈牙尖嘴利,轩辕瑾齐帮不上她,她便靠自己了。

她是晋王妃又如何,难不成还能没有孝道,不将姚贵妃放在眼中吗?

程轻羽心中讥笑不已,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王妈妈只当她是被自己唬住了,终是松了一口气,挑衅般看向程轻羽,心道:只要贵妃娘娘在,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动我。

“大胆恶奴,真以为有贵妃娘娘撑腰,我就动不得你?”程轻羽站到了王妈妈身前,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我不仅仅是晋王府的主母,更是大齐朝的一品王妃,你不将我放在眼中,可是藐视皇威,不将整个大齐朝放在眼里?”

程轻羽说得不疾不徐,却吓得王妈妈胆破心寒。

是啊,她有姚贵妃做后盾,可是程轻羽的晋王妃之位,是天熹惠帝承认的,她仗着的可是皇威。

王妈妈瑟瑟发抖,双唇哆嗦,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主子就是主子,奴才就是奴才,王妈妈拎不清轻重,又不知自己本职是什么,倚老卖老,不懂规矩不分尊卑,还将贵妃娘娘搬出来,难不成这些还是娘娘教的?”

程轻羽根本不给王妈妈喘息之机,尖锐的质问之词,堵得王妈妈心神大乱。

“不关娘娘的事,是老奴的不是……”慌张之下,王妈妈只得俯首认罪,她虽是自小伺候姚贵妃的,若是牵连了贵妃,她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宫里的主子,哪一个是心慈手软的?

王妈妈一边认错,一边不断地看向程轻盈,自打程轻盈入府之后,她帮着程轻盈做的事情可不在少数。

程轻盈眉头紧锁,只柔柔弱弱躲在轩辕瑾齐身后,权当做没看到。

倒是轩辕瑾齐于心不忍,看向程轻羽的目光便更加深寒了几分,震声高吼道:“简直巧言令色。你这个毒妇,伤人在前,还仗势欺人倒打一耙,本王怎么会娶了你这个阴狠毒辣之人。”

梁大人面色阴沉,心底对轩辕瑾齐厌恶不已。

不曾想外人口中贤良温和的晋王,原是这般是非不分的混账东西。

方才王妈妈和程轻盈之间的小动作,他都看得清清楚楚,没想到堂堂晋王,被美色所惑,猪油蒙了心,竟是糊涂至极。

梁大人正要开口训斥,程轻盈却不合时宜地站了出来,矫揉造作道:“姐姐,王妈妈虽有过错,但的确都是为了王府好,姐姐何必得理不饶人……”

程轻羽神情莫测地向着程轻盈走去,忽而抬手,使尽全力地将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程轻盈顿时摔倒在地,面上鲜红的五指印触目惊心,便是唇角也挂起了一丝血迹。

程轻盈脸歪鼻子肿,整个人都是一懵,看向程轻羽的目光怒火如炽,却在轩辕瑾齐看过来的一刹那,所有的怒火都被委屈取代,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我说话的时候,岂有你插嘴的道理?不过一个妾室,仗着王爷的宠爱,当真无法无天了?”程轻羽了无惧色,眼皮一掀,讥诮地开口。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