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孰是孰非
A+ A-

梁大人自然知道其中轻重,但是晋王宠妾灭妻的糊涂行为,他还是暗暗记下了,也打算好了,审完案之后,便上报皇帝。

“晋王说的是,既然如此,就先审王妃所告的三桩案件!”

第一桩便是王瘸子强抢民女一案。

倘若王瘸子果真是强抢了程轻羽的婢女,那程轻羽砍了他一只手,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不仅如此,倘若王瘸子强抢民女的罪名成立,那么她凌虐妇女的罪名,便也同样成立了。

“王妃,梨花如今在何处?”

程轻羽答道:“回大人,梨花就在京城,我这就派人去将梨花接过来!”

闻言,杏花、梅花立即上前:“小姐,让奴婢们去接人吧,免的被人动了手脚!”两个丫头长在外疆,平日里做事雷厉风行。

见程轻羽点头,两个丫头立马就出了晋王府。

只是还没来及去寻,桃花和梨花便自己回来了。

桃花原本想带着梨花到亲戚家休养数日,半道上,两个丫头越想越不对劲,怕程轻羽独自回府,会受到王妈妈的刁难,因此,半道又折了回来。

“大人,奴婢是被王妈妈强行带去王家的,王瘸子根本不是奴婢的夫君,他每天都打骂奴婢,求大人为奴婢作主!”

梁大人还没有发问,梨花便愤恨的瞪了王瘸子一眼,而后‘扑通’一声,在梁大人的面前跪下。

这丫头,被打的面目全非,整张脸青青紫紫的,额头上还有未好全的血窟窿,露出袖口的半截手臂,还有刀伤和烫痕,不用多看,也该知道,在那衣裳遮掩下的躯体,更是惨不忍睹。

梁大人心中亦气恼,但他是审判官,他不能因为同情,就立马给疑犯定罪。

因此,梁大人问王瘸子:“她所说的,属实吗?”

王瘸子怎么会承认,趴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道:“大人,冤枉啊,我打梨花是因为这个女人不忠,她背着我常与隔壁家的刘二牛干苟且之事,被我抓到后,我实在吞不下这口气,才动的手……”

“你这个畜生,你冤枉我,我不是你的女人,也从未与刘二牛接触过,你……你含血喷人!”

梨花气的险些背过去。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坏事做尽,还要倒打一耙。

王妈妈没料到自己的侄儿竟是这般的机灵,眼珠子一转,也附和道:“大人,原本家丑不该外扬的,实在是这梨花平日里太过放荡,我侄儿才会……”

她的话刚落下,便听轩辕瑾齐低低的喝了一句:“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不是的,大人,不是的,求大人明察!”

程轻羽身边的几个丫头,都是冷家的家生子,自小讲究仁义道德,论手段,怎么能和这些污河之众相比?

梁大人皱了皱眉头……家宅内务,他是不便插手的,再说了,梨花有没有水性扬花,谁又说的清楚?这样一来,王瘸子打人一事,便要不了了之了。

他看向程轻羽,面上已有了无力感:“王妃,若是不能证实王瘸子强抢民女和凌虐妇之罪,那下官,也是无能为力!”

听到这话,王妈妈脸上是掩不住的得意。

便是王瘸子,也觉得背脊直了三分,程轻盈躲在轩辕瑾齐的身后,露出了一抹浅淡的冷笑,要和她斗,程轻羽还差远了。

原本以为,案件审到这里,程轻羽也无话可说了。

却不想,她并没有半点的慌张之意,恭敬的看向梁大人,“大人,看了这个再决断也不迟!”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