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反告一状
A+ A-

梨花在府中偷盗的事,都是王妈妈一手安排的,梁大人要查的话,她也不怕,反正那几个奴才都是她的人,口供也是早就串好了的,绝对问不出什么端倪来。

想到这里,王妈妈只觉得底气又足了。

梁大人点头,看向程轻羽:“王妃有没有什么要解释的?”

程轻羽淡笑,不疾不徐的开口说道:“梁大人,请问,家奴发卖,可要前主签字盖印?”

梁大人说道:“自然是要的!”

“那若是没有这签字盖印呢,算是什么?”

梁大人略微想了想,之后严谨的答道:“若是没有前主的签字盖印,自然算是抢!”

买卖奴才,是两方的事,若是前主不知情,那与偷和抢,又有什么分别?

程轻羽心中酸涩,红着眼眶看着梁大人,“大人,我一要告王瘸子强抢民女;二要告王妈妈颠倒黑白;三要告晋王眼瞎心盲!”

听了这话,轩辕瑾齐震惊的瞪圆了双眼,一股怒火‘腾’的一声涨的老高,他立马起身,指着程轻羽,“毒妇,你……”

梁大人见状,已是十分不悦,也顾不上轩辕瑾齐的身份,他起身,眸色严厉的看着他:“王爷,下官自有决断,不会平白的纵容一个恶人,自然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还请王爷不要再生事!”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

轩辕瑾齐一脸的菜色,却仍旧不敢发作。

梁大人的为人,他是知道的,从不徇私枉法,轩辕瑾齐被怼之后,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强压下怒气,坐在一旁认真的听审。

梁大人这才转向程轻羽:“王妃请说!”

“大人,我的婢女梨花,无缘无固被发卖了出去,我这个做主子的竟是毫不知情,直到今日,我见到梨花,才发现她竟被强行抢进了王家,那王瘸子人狠心毒,将梨花打的奄奄一息,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只怕梨花的命就没了,还请大人明察!”

说到这里,程轻羽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继续道:“王妈妈仗着自己是贵妃娘娘跟前的老人,在府中胡作非为,贪了王府不少银子不说,还胡乱发卖奴才,除了梨花,府中被她私自发卖出去的人不在少数,还请大人明察!”

“我还要告轩辕瑾齐帮凶的罪名,他明知道府中恶奴,却不加管制,将府中的中馈大权交给妾氏程轻盈掌管,任贱妾和奴才欺压我这个当家主母,便是今日,府中妾氏程轻盈,还因为一只猫的死,怂勇轩辕瑾齐对我痛下毒手,将我的脸打成了这样……求大人为我作主!”

三桩罪名,没有一桩落下。

个个皆是十恶不赦。

梁大人听了她的痛心指责,心中无来由的一紧,似乎做梦也没想到,堂堂晋王府,竟是这样的乌烟瘴气,他略一思量过后,冷漠的转头看向轩辕瑾齐:“王爷,原本王爷的家务事,下官不便插手,但王府毕竟不是一般的人家,下官斗胆问王爷一句,府中中馈,真是由妾侍掌管?”

一声‘妾侍’让程轻盈脸色难堪到了极点。

“梁大人,盈儿不是妾,她是本王的侧妃,程轻羽自小养在外疆,不懂礼数,管不了中馈,本王让盈儿代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事,在晋王看来是情理之中。

可梁大人却当即变了脸,若说方才他还极力隐忍着对晋王的失望之色,那么,听了轩辕瑾齐的这一番话后,梁大人的眼中竟生出了轻蔑,他再不留颜面给轩辕瑾齐,冷哼一声道:“侧妃即妾,如此说来,晋王竟是个宠妾灭妻的混帐东西!”

这么明晃晃的指责,即便轩辕瑾齐再忌讳梁大人,此时也忍不下去了,他恼怒起身,“梁大人,本王敬你是长辈,让你几分,但你也不要欺人太甚,本王府中的事,就不劳梁大人费心了,还请梁大人赶紧定了程轻羽伤人一案!”

说来说去,这才是重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