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鸡犬不宁
A+ A-

“都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看你连狗都不如!”程轻羽冷笑。

“你说谁是狗?”程临华没料到程轻羽敢这么嚣张的和他说话,立马恶狠狠的吼道。

程轻羽好笑:“难道你能吐出象牙来?”

“自然不能!”

话刚说完,程临华便懊恼的捂住了嘴,他上了程轻羽的套了,竟骂自己是狗。

程轻羽噗……的一声轻笑:“这就对了,你自己知道自己是狗就好!”

“你!”

程临华彻底被惹怒了,扬手便要打程轻羽,程轻羽轻巧一躲,而后又迅速的出手捏住了程临华的手腕,再用力的往里一折,脚下也没闲着,右腿一扬,‘咔’的一声,程临华只觉得膝盖骨一麻,而后整个人便跪在了地上。

片刻之后,杀猪般的吼叫声响彻清宁候府的上空。

程轻羽见不少家奴已经赶了过来,她知道此时不该久留,便落下一句:“来日方长!”便放开了程临华,而后扬长而去。

面色清冷的少年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个字,直到程轻羽离去,他这才望向她的背影,那黑如墨染的眸里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复杂,但很快就被隐了下去。

薄凉的唇瓣轻扬起一丝很浅很淡的弧度,而后转身,事不关已的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这一头,程轻羽刚离开了清宁候府,那一头,清宁候程靖远便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

程靖远是武将出身,眼下虽已年过四十,却仍旧十分的威武凛然。

听到府里出事,他的眉头皱的紧紧的,还未得来得及换下官服,便被刘妈妈哭着请进了清云阁。

清云阁中魏氏气若游丝,脸上、身上全是血,触目惊心。

这还不算,最可怕的是,她的半边头发被剃了个干净,一条蜿蜒的划痕,沿着她脸颊的弧度几乎重叠。

不难想象,那施暴者的原意是要剥下她的脸皮。

“是谁干的?”清宁候一声暴怒,手背青筋暴跳,直接打翻了屋子里的案几。

刘妈妈声泪俱下道:“老爷,二小姐今儿个回府,说是来祭拜生母,夫人好心前去给二小姐送香烛,却不想,二小姐在前夫人的灵堂里发了疯,说要剥了夫人的脸皮,还抢走了前夫人留下的遗物……二小姐说……”

说到这里,刘妈妈顿了顿,似是不忍说下去。

清宁候又是一声暴怒:“说什么!”

她这才抹了一把眼泪道:“二小姐说,说老爷是吃软饭的,拿了她娘的嫁妆疏通,这才得以步步高升,她不仅抢了夫人的铺契和地契,还扬言要将老夫人和二房手里的那些也全数夺回来……”

见清宁候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刘妈妈又壮着胆子回了一句:“老爷,您可不给纵着二小姐啊,她如此不仁不孝,若是传出去,怕是要被休回来的,她休回来事小,怕就怕老爷要落个教女无方的罪名,到时候圣上怪罪下来……”

后面的话,让清宁候倒抽了一口凉气。

虽说这是家事,可程轻羽如今是晋王妃,她若真敢做出这等不仁不孝的事,皇上又岂会轻饶了程家?

想到这里,清宁候一拂袖,“去请个大夫来为夫人医治,本候这就去晋王府!”

却不知,在清宁候转身的那一刻,床榻上那气若游丝的魏氏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这一头,他们还没来得及得意,那一头,清宁候刚走到院子口,迎面便撞上了程临华身边的小厮石牛,石牛一见是自家老爷,忙‘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老爷,不好了,少爷被晋王妃打断了腿……”

原本绵缠在病榻上魏氏听了这话,一个翻身从床榻上摔了下去,爬起来之后跌跌撞撞的冲到院子外头,扯着石牛,“你说什么?”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