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住手
A+ A-

说罢,刘妈妈便要去唤大夫,却是被魏氏阻止了,她冷笑道:“等老爷回来,让老爷瞧瞧他的女儿是何等的狠心肠,我便不信老爷还能容她胡作非为!”

那些庄子、铺子,她要拿回来,可这口气,她也一定要出!

程轻羽去了二房廖氏的院子,却被告知廖氏今儿个不在府中,她估算了下时间,她的那位好父亲,怕是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她今儿个主要的目的是拿回东西,至于秋后算帐,慢慢来也不迟。

正要离开,却听到一阵诅骂声,程轻羽皱了皱眉,远远的便瞧见魏氏的儿子程临华,也就是自己所谓的‘大哥’正在训斥一名瘦弱的少年。

少年眉目清冷,站的笔直,面对程临华的打骂,既不还手,也不闪躲,似是感觉不到疼痛和屈辱似的。

这态度,更是将程临华惹怒了,似是骂不过瘾,他干脆一挥拳,重重的打在少年的脸颊上。

少年被打翻在地,嘴里吐了一口鲜血,却又倔强的站了起来。

“程之延,爷告诉你,你就是我们程家养的一条狗,爷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你再不给爷跪下道歉,爷今儿个就废了你!”

程轻羽一怔,记起如今的付之延,还冠着‘程’家的姓氏,在他还未建功立业之际,他是叫‘程之延’。

程之延这年不过十四岁,比程轻羽还要小上半年,而程临华这年已经十七了,身形庞大,性格冲动暴戾,仗着自己是清宁候的嫡长子,处处欺负人。

程轻羽知道程之延不是打不过程临华,他是在隐忍。

因为,他这个时候还未有功绩,斗不过程家。

待到两年后,程之延长成,便将是程临华和整个程家的噩梦了。

“狗娘养的,爷叫你跪下,你聋了吗?”

又是一拳砸在程之延的脸颊上,程之延再次被揍翻在他,同上一回一样,他一声不吭的爬起来,背脊挺的笔直。

可程轻羽却注意到了,那对清冷的眸子里闪烁着噬血的冷光,他袖口下的拳头也紧紧的握了起来。

已故的三房夫人付氏,是程之延的亲姑姑,待程之延极好,在他的心里,那位已故的姑姑是神圣的存在,而此时程临华触了他的逆鳞。

上一世的程轻羽在嫁入晋王府后,因不得宠,所以极少回娘家,却也不知程之延在程家竟是过的这种日子。

她的心里一阵酸涩,便在程临华即将挥出第三拳时,她快步上前,抬臂挡下了那凶猛的拳头,“住手”。

随声,程之延缓缓的抬起头来,那黑如墨染的眸子里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但很快又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灰。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晋王妃啊,你这脸……怎么有巴掌印啊,是不是被晋王打的?晋王啥时候将你休了啊?哥哥给你介绍个好的,城中的刘员外怎么样?做他第十八房小妾,哥哥保准你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话还未说完,程轻羽便扬手‘啪’的一巴掌扇在程临华的脸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