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她疯了
A+ A-

魏氏一怔,只觉得今儿个的程轻羽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轻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程轻羽冷笑:“我来拿回我母亲留给我的嫁妆!”

上一世,魏氏说她自小无人管教,不懂得京城的门道,因此,在她回清宁候府后,便没收了她所有的嫁妆,明面上帮她打理,实际却是占为已有。

清宁候府的经济并不宽裕,而魏氏却出手十分阔绰,这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魏氏拿着她的东西,在极尽享乐。

似乎没料到程轻羽会这样单刀直入,魏氏又是一愣,而后挤出一丝假笑,“轻羽啊,你是不知道,经商生意可不是你一个女儿家能撑起的事……”

她原本又想拿以前敷衍程轻羽的那套说辞来搪塞,可惜的是,话还没说完,便被程轻羽厉声打断了:“你给还是不给?”

她的声量不小,又因自小习武的缘固,身上带了一股子京中小姐所没有的凌利之气,因此,这一喝之下,魏氏竟颤了颤身子。

她身后的刘妈妈立马扶了魏氏一把,没好气的斥程轻羽:“二小姐,你在蛮荒之地长大没有礼数也就算了,可这是清宁候府,你这样与夫人说话,就不怕外人说你不忠不孝么?”

程轻羽的目光在刘妈即的身上一扫,冷道,“你一个奴才,凭什么来教训我?”

刘妈妈气的面色一白,还想开口,便见程轻羽大步上前,而后扬手,‘啪啪啪’的连扇了好几巴掌。

直打的刘妈妈口吐鲜血,栽倒在地,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魏氏见状,脸色大变,手指程轻羽,“你这是做什么?要反了天不成?”

反了天!

这倒是个好说辞!

程轻羽没有理会魏氏的指责,打开刘妈妈的手,转了个方向,一把抓住了魏氏的发髻,再用力往后一拉,迫使魏氏仰起头来。

魏氏吃痛,嘴里发出惊呼声,正要动手去抓程轻羽,却不想,程轻羽竟将她轻巧一按,整个人都牢牢的按在了灵台前,额头猛的磕在地上,发出一声轻脆的磕头声。

“你跟我娘说说,你是怎么贪了她女儿的嫁妆,自己极尽挥霍的?你又是怎么让她的女儿受尽委屈的!”

程轻羽的双眼已是发红。

若不是杀人偿命,她便恨不得立即取了魏氏的性命,这些没有良知的吸血鬼,拿了她的嫁妆,还要在背后极尽算计她。

重生回来,她一定会让这些人血债血偿!

“程轻羽,你是不是疯了……”魏氏心思虽狠毒,可到底是个养在深闺中的妇人,面对自小心武的程轻羽,她自然不是对手,只能被迫的被程轻羽钳制着,一下又一下的朝着冷氏的灵位磕头。

她心中原本就恨极了冷氏,早前会来上柱香,也是为了讨好程靖远,眼下却被冷氏的女儿如此对待,只觉得屈辱到了极点。

“即便是疯了,那也是被你们这些吸血鬼逼疯的!”

也不知逼着魏氏磕了多少个响头,瞧着她额头满是血迹,程轻羽这才作罢,反手便将她给绑了,而后往她的院子里推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