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渣男配贱女
A+ A-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程轻羽那好堂妹程轻盈。

不得不说,程轻盈生了一张令男人神魂颠倒的脸,再加之她擅长打扮,又配了副弱柳之姿,便是不用多言,也能让旁人起一股子怜惜之意,更何况,她此时眼角带泪,连步子都走不稳。

程轻羽注意到了,程轻盈冲进来时目光先是落在自己的身上,她或许认为这个时候轩辕瑾齐该对她动刑了,可惜的是,没能如她所愿。

所以,那眸光中带了一丝隐不可见的失望之色。

只一眼,程轻盈便移开了,她楚楚可怜的看着轩辕瑾齐:“王爷,姐姐毕竟是晋王妃,千错万错,都是妾身的错!”

轩辕瑾齐见她进来,眼中已有心疼之色,立马就握住了程轻盈的手,轻道:“你怎么起来了?不是还病着么?”

“无碍,妾身的病是小事,但王爷万不能因为妾身的缘固而罚了姐姐去,如若不然,妾身是万死也谢不了罪啊!”

程轻羽冷冷的看着这对狗男女做戏,眼里、心里极尽厌恶,她冷笑着坐了下来,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卿卿我我:“程轻盈,你来说说,谁瞧见猫是我杀的?”

程轻盈一怔,似乎没料到程轻羽竟一下就将予头指向了她。

她原本以为,自己跑来替程轻羽求情,程轻羽定然对她感激涕零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程轻盈一时之间没想明白。

“姐姐,我不知,但不管是不是姐姐杀的,我都不会追究的!”程轻盈泫然欲泣的说道。

“我有问你追不追究吗?我问的是,你亲眼瞧见猫是我杀的么?”程轻羽冷嗤一声。

她原本就是练武之人,面色肃冷之时,便带了一股子凌利之气,程轻盈吓的往轩辕瑾齐的背后一缩。

轩辕瑾齐也没想到程轻羽今儿个竟会这般嚣张。

早前程轻羽犯了什么错,都是不予争辨,逆来顺受。

这转变,让轩辕瑾齐怒了,“程轻羽,你什么意思?你是想冤枉盈儿,说她栽赃嫁祸给你么?你这个毒妇,枉盈儿还拖着病体跑过来替你求情,本王看你根本不值得!”

说罢,轩辕瑾齐一招手,便有数名王府的侍卫冲了进来。

他过来,原本就是来兴师问罪的,自然带够了人手。

“将这毒妇绑了,本王要好好教训她!”一声令下,数人齐齐上前,便要将程轻羽押制起来。

院子外头,桃花哭的撕心裂肺,“王爷,求求您,饶了王妃吧,让奴婢替王妃受罚,求求您了……”

这个小丫头,上一世跟着程轻羽没少受苦,最后还被程轻盈以大不敬之罪打死了。

好在这一世,桃花只不过是被赶出了内院,人还在。

程轻羽微微舒了一口气,心中的冷意也削减了几分,她看了一眼左右开弓的侍卫,随手抄起屁股下的椅子,‘呯’的一声,便将两名侍卫砸倒在地。

她虽未上过战场,可跟着外祖父在外疆,杀过倭寇、土匪,护过城中百姓,又岂是个未曾出师的侍卫能相比的?

她的出手之快,动手之狠,便是轩辕瑾齐看了,都心中发悚。

程轻盈更是吓白了一张脸,她知道这个堂姐学过功夫,只不过却没想到这般历害。

王府中五大三粗的汉子,在她的手上竟一招都挡不了。

“你,程轻羽,你这是要反了不成?”轩辕瑾齐此时已是顾不得程轻盈,上前,出手便要往程轻羽的脸上狠狠的扇过去。

却不想,巴掌还未落下,手腕就被程轻羽轻易钳制住,再用力一甩。

轩辕瑾齐竟被甩的踉跄了一下,再抬头看程轻羽,只见她的眸中迸射着浓烈的恨意,似是在极力的隐忍着杀气,那模样,可怕至极……

“王爷!”

程轻盈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哭诉,就被程轻羽一手拽住,而后狠狠的往轩辕瑾齐的身上一甩,这对狗男女,便抱在了一起。

她看着自己杰作,冷笑,“渣男配贱女,绝配,轩辕瑾齐,你有种的话,立即去宫里请旨,将我休弃出府,你看着我碍眼,你怎又知,我看你不恶心呢?”

“你!”

轩辕瑾齐气的头顶冒烟,指着程轻羽竟说不出话来。

程轻羽冷哼一声,轻蔑的看了轩辕瑾齐和程轻盈一眼,而后大步走出了院子。

她和轩辕瑾齐的婚事,是两位母亲定下的,程轻羽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已故的母亲和轩辕瑾齐的母妃姚贵妃幼年关系颇好,便许诺对方,待到有了孩子,便结成亲家。

却不想,程轻羽的母亲冷氏,在生下她后,便香消玉殒了。

原本以为这桩婚事便作罢,谁知,姚贵妃却极为坚持,并且请求皇帝做主,赐下了这门婚事。

在姚贵妃的摄合下,轩辕瑾齐去了清宁候府数次。

便是这数次,他便和程轻盈勾搭在了一起。

清宁候府的决定是待到程轻羽入了门之后,再选个日子,上奏皇上,将程轻盈也抬进晋王府。

却不想,程轻盈等不及了,在她和轩辕瑾齐的新婚之夜,闹了场自杀。

轩辕瑾齐心痛不已,当夜便入宫上奏圣上,将程轻盈亦抬进了晋王府。

如今想想,这一切,都是个笑话。

出了院子,程轻羽瞧见桃花被府中王妈妈罚跪在地,面上也不知是挨了几巴掌,肿的充血,狼狈至极。

而那王妈妈,见着程轻羽出来却也毫无惧色,只是敷衍的喊了声:“王妃!”便趾高气昂的再次抬脚,“你这个贱蹄子,王爷在里头训人,岂是你一个奴婢能管束的……”

话未说完,王妈妈便要一脚踹在桃花的胸口上。

这话,看似是在教训桃花,又何尝不是在拐着弯骂她程轻羽呢?

程轻羽的眉头紧紧一蹙,而后扬手,狠狠的一巴掌赏在王妈妈的脸上,直打的王妈妈双眼翻白,险些背过气去。

“小姐!”

桃花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程轻羽一手捞了起来,而后一根纤细的手指便点在了桃花的额角上:“你这个丫头,别人欺负你,也不知道欺负回去!”

桃花一怔,瞪圆了双眼看程轻羽,似乎觉得小姐今儿个有些不一样了。

尤其是那双眸子,清明中带着一丝锐利。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