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看看谁更丢人
A+ A-

颜帝两拳紧攥,指尖没入掌心,看向颜无欢的那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很想说,朕就是要杀他们,可是,先帝的确这么教导过,他圣殿上的那块匾额上,还写着先皇当年留下的话,当年的颜无欢,是先帝最看重的皇子,而他,就是用颜无欢杀孽太深一事来做文章,才让先帝将皇位传给了他。

在位这么多年,他一直要塑造的形像,也是仁德慈爱之君。

妃子扔进去,无人知晓,抽死密探,也是无人知晓,可如果他真把这两人扔到虎园,那么,他确信,不到一天,这事就会传遍皇城……

颜帝咬牙笑:“既然漠王不怪,朕也就放过你们,只是……”

他话未说完,赵猛和李康齐齐对颜无欢拜倒:“漠王救命之恩,属下没齿难忘,如不嫌弃,属下愿弃暗求明,终生听从漠王调遣!”

颜帝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背叛,还是这么公然示威一般的背叛,如果说颜无欢事先没教过,他打死都不相信!

可他再生气,又能怎样呢?

便算兵权尽失,便算双腿尽残,漠王颜无欢,仍不是他能任意拿捏的人,他派去漠王府的杀手,从来都是有去无回!

短暂的沉默过后,颜帝呵呵笑起来。

“老十一,你受惊了!”他向颜无欢伸出手,“都怪朕护卫不周,扰了你的洞房花烛夜,快回去补上吧!听闻安平候之女,美貌无双,与你再相配不过!”

“谢皇兄!”颜无欢眼都不眨的回,“臣弟久不进宫,有日子没见到太后了,想去拜会一下!”

颜帝的脸立时变成猪肝色,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咳了好几声,这才模糊回道:“太后近来身子困乏,想是还没起呢!改日吧!”

“那么,改日吧!”颜无欢微一点头,道:“臣弟告退!”

吴钩忍着笑,随自家主子一起退出去,一直退到皇宫外,这才“噗”地笑出声来。

娶个被人轻薄过的鬼女,是丢人,可是,自家老娘被乞丐给那啥了,那才是真正的丢人,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颜无欢掠了吴钩一眼,黑眸间却无丝毫的快意欢娱,只有无尽的悲凉沧桑。

当年,他的母妃,也是被这般陷害的,那时的太后还不是太后,是皇后,后宫争宠,不择手段,肮脏至极。

母妃一向清高孤傲,嫌恶这些事,初入宫时即装病避宠,然,终是没躲过先皇的宠,一夜欢宠,怀了龙胎,生下他,从此,母子二人的生命,便整日弥漫着腥风血雨。

如今,他也做了这等肮脏的事,以其治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若母妃还在,会不会怪他?

怪也没有办法。

颜无欢抬头,去看宫门外风云变幻的天空,眸间是冷冽的决绝和杀气。

他,已经忍了太久,已经忍无可忍。

几十里外,晕睡了一整夜的唐笑霜也忍到了极限,彻底醒了过来。

什么鬼东西在她身边?太臭了,不光臭,脸上还痒痒的湿湿的,间或还有哼哼声,好像有人拿鼻子嗅她,拿嘴啃她。

唐笑霜倏然一惊。

该不是那位王要非礼她吧?虽然他长得好看,可嘴好臭啊,她真心没兴趣跟他那个啥。

她伸手用力一推,脸上那厮很不满意的又哼哼了一声,她睁眼,头皮劈里啪啦炸开了!

尼玛,这是什么状况?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