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为了家产谋算
A+ A-

作为皇帝羞辱他的一枚棋子,她落到那尚未谋面的狂野男人手里,能落个全尸不?

唐笑霜很担心。

她不知道,小院外的安平候和云枝更担心。

两人不知在她的小屋外走了多少圈,脑子里也不知想了多少个主意,但唐笑霜自始至终不离他们家泽娃子半步,他们投鼠忌器,哪敢轻易动手?

不得已,夫妻俩只得在唐笑霜隔壁的厢房住下,不为别的,只为能偶尔听见自家宝贝的声音,心里好歹放心一些。

他们放心了,唐笑霜却又开始担心,这折腾了一整天,天一黑,她就困得眼皮都抬不起来。

可她不敢睡,万一被人破门而入,自已的嫁妆就没了,好舍不得……

不得已,她只好一个劲拿手撑自己的眼皮,想必这样子十分滑稽,嫩娃笑得前仰后合憨态可掬,唐笑霜见他笑得可爱,便不停的做着鬼脸,嫩娃越笑越欢,稚嫩欢快的笑声飞溢而出,传到隔壁厢房。

安平候隔着窗子看了一眼,见一大一小玩得正欢,相互拿头顶着对方闹着玩,唐笑霜笑容娇憨甜美,那神采飞扬活泼跳脱的模样,让他脑间微微一僵。

曾几何时,他的生命中,也曾有相似的一张面容,只是,那明媚鲜妍,那笑面如花,终不是为他而绽放。

他默默的退了回去,重又回到隔壁躺下,云枝仍在那里哭哭啼啼,脸上本就血肉模糊,被泪水鼻涕一浸,愈发形容可怖。

但面容再可怖,她终究是他的人,爱他如父,敬他如神,她有百般的不好,可她对他,是真的好。

安平候伸手将她揽在怀中,低低劝慰,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听得隔壁没了动静,再一看,连烛火都熄了,想是睡了。

“老爷,要不,差人摸进去?”云枝低低道。

“算了!”安平候摇头,“她待泽儿很好,逼得紧了,反而不妙!”

“可是……”云枝犹豫了一下,“老爷,您真的要让她把一半家产拿走?”

安平候沉默不答。

云枝急了:“我不同意!”

“你有办法,可以让她不拿走?”安平候冷哼。

云枝垂头丧气:“我一个妇道人家,哪有什么好主意?可老爷你是一家之主啊!”

“好了!”安平候轻拍她的肩,“她有命拿走,只怕也没命用!嫁给漠王,就是羊入虎口,你还当她能落什么好?你把碧烟陪嫁过去,监视着她,等她死了,把银票地契什么再拿回来就是了!”

“可财物进了漠王府,跟肉包子打狗似的,还能拿得回来吗?”云枝仍是气急败坏的。

“那个死丫头,会舍得把自己的财物交给漠王吗?”安平候摇头,“她心里不定打着什么主意呢!退一万步讲,就算拿不回来,我们也不损失什么!”

“老爷说话,妾身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云枝一脸茫然,“这损失了一半的家产啊!怎么还不是损失呢?”

安平候看着她,心里有一句话始终没有说出口。

他候府的财物有多少,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的管家和妾室又能知道多少?实际上,唐笑霜要走的,连他家产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他为官这么多年,要是把什么事都摆在明面上,那才是真正愚蠢不堪。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