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斗心眼?我玩死你!
A+ A-

可现在的唐笑霜不一样。

她是孤儿,自小被人圈养,刻意训练成神偷,训练过程中打打骂骂踢踢踹踹,日子久了,不光身上的皮厚,脸上的皮更厚,这些年东偷西盗,过的是又是刀头舔血的日子,那真正是把脑袋挂在了裤腰带上,冒险的日子混得久了,她还真不是特别当心自己的小命,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遇到这么一个不要命亦不按理出牌的狠货,安平候纵然官场浮沉多年,却也大感棘手,他是文官,不是武官,向来喜欢偷偷摸摸的算计人,如今被自家女儿正大光明的勒索着,只气得浑身发抖,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现的在他,恨不能将这妖女扔出去喂狗,可他敢吗?他不敢!万一坏了颜帝的好事,他吃不了兜着走!

难不成,真就由得她这么无法无天的胡闹,再将半数家产拱手相送?

这自然是不成的!

慈安宫里,太后闲适的半卧于软塌之上,半眯着眼,一边翻来复去的瞧自己美丽的护甲,一边漫不经心的听安平候告状。

“那丫头动不动就要寻死觅活,臣实是无计可施!”安平候腆着脸低诉,“臣一介文官,手下并无可用之猛将,如今那丫头又急慌慌的要银子,臣恐她携银逃跑,还请太后恩准,借些精兵强将,将臣的院子团团守住,好歹帮臣渡过这一难关!”

太后掠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唐森啊,你还真是有出息!堂堂候爷,竟被自家的黄毛小丫头搅得不得安生!”

“臣无用!”安平候连连叩头,“只这丫头实是有些古怪,像是有鬼神相助一般,臣恐她……真被恶鬼附了身!”

太后初时一脸倦怠,听到这话,突然来了兴致,她笑道:“若真被恶鬼附身,那倒是妙极!嗯,来人哪,传哀家口谕,让御林军统领傅凌轩拨出左营兵,随安平候回府!务必把那个野丫头给哀家看住了!”

“谢太后!”安平候欢欢喜喜的去了。

太后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浮起诡异不明的笑容。

“她的女儿,一定要嫁给他的儿子!一定……要!”她自言自语,声音轻而缓,却分明又似从唇齿之间厮磨而出,眸间的恨意,在瞬间汹涌。

安平候领着左营兵,喜滋滋的回到了唐府。

他一开心,唐笑霜就浑身不舒服。

她又不瞎,自然看到唐府外面的变化。

有了御林军助阵,安平候气焰陡升,大手一挥,命人冲进唐笑霜的房间,要将她绑起来,以消心中心头之恨。

只是一进门他就傻了眼。

自已的心肝宝贝,唐府唯一的公子,五岁的小嫩娃唐雨泽正被唐笑霜擒在手中,脖子上架着唐笑霜的大砍刀,见他进来,没命的哭叫起来:“爹爹,救我!救我啊,爹爹!”

“再用力一点叫,爹爹才心疼你,知道吗?”唐笑霜大模大样的坐在椅子上,笑得嘴都合不拢,“父亲,你总是这样,我都同意嫁人了,你还非得跟我别扭!非逼我做这种坏事儿,你说我这小手一抖,万一真割了弟弟的小弟弟怎么办呢?”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