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身份尊贵,就是任性!
A+ A-

“你……你……怎么可以……”他手指轻颤,指着唐笑霜的鼻子,被唐笑霜毫不客气的拍回去。

“怎么不可以啊?”唐笑霜扬着下巴,将随身携带的,郭福宣旨时带来的,皇上亲赐的亲王妃诰命服往众人面前一亮,翻翻白眼回:“身份尊贵,任性!”

“你这诰命服虽尊贵,可你现在,还是未嫁之身,别想拿这个来压我!”安平候咬牙切齿。

“我没打算拿这个来压你啊!”唐笑霜笑嘻嘻回,“我拿着来压你的东西,只有抗旨这一条!”

安平候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下来。

如果唐笑霜抗旨自杀,全家都会没命的!

他再次咬牙,打落牙齿和血吞,伸手把两眼肿成核桃的唐可心揽过来,心里却盘算着,要多找些人来,制服唐笑霜,把她绑起来,一直绑到出嫁那一天,这妖女十分诡诈,只凭他身边那几个人,压根就不是她的对手。

“父亲慢走!”唐笑霜在后头叫,“父亲,女儿突然想起一件事,要请父亲帮忙去办!”

“你又要做什么?”安平候恨恨转头。

唐笑霜一本正经道:“既然要出嫁,自然是要嫁妆的!女儿的嫁妆,父亲可准备好了?”

安平候沉默。

他压根就没打算送她嫁妆。

“看这样子,父亲是还没做好准备!”唐笑霜笑笑,说:“没关系,左右还有三天时间,一切都还来得及!嗯,我想要哪些嫁妆,都已经列在纸上了,父亲照样采办就是!”

她将一张纸递给安平候,上面的字,龙飞凤舞颇有风骨。

这自然不是她写的的,她没有这么好的字,另外,也对古代的银钱没什么概念。

所以,她特地找了个帮手,这字,是唐府的大总管唐忠写的。

唐笑霜拿把大砍刀架在了唐忠脖子上,又把他脖子当磨刀石磨了两回,磨得鲜血淋漓的,唐忠因此十分忠诚,把能想到的唐府的家产全列在这张纸上头。

“我要的也不多,这里面的田地商铺房子什么的,都分我一半,嗯,折合起来,给我八百万两,我就能勉强接受了,咱真不是那爱钱的人!”

唐笑霜狮子大开口,却偏偏一幅视金钱如粪土的清高样儿,安平候只觉得眼前金星乱闪,胸口气血上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这一张口,就要分走他小半家产,还说是不爱钱的人?

定了定神,他冷笑开口:“你还真是我的好女儿!”

“你不也是我的好父亲吗?”唐笑霜不无嘲讽的回,“其实父亲不必肉痛,我要拿回的,原本就是属于我林家的东西!没有林家的银钱铺路,何来父亲今日候王的风光?做人得饮人思源,知恩图报,否则,便与畜牲无异!”

她这是直白的骂出了口,安平候的脸陡然变成猪肝色。

当年的林思影,可是颜国巨富之女,嫁入唐府之时,光那陪嫁就不计其数,安平候虽然尊贵,却也不过是落势的异姓王之后,空有爵位,没有家底。

这些事,原主一直是知道的,但她知道也没用,自林家败落之后,她没有后台没有背景,安平候却平步青云,是颜帝身边的红人,她便是喊冤也没处去喊,再者,被人嫌弃着长大的孩子,懦弱可怜,也从未想过抗争。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