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天凉王破
A+ A-

齐韵怡从一大早就在群里带节奏了,昨晚被冷夜阑打的脸,她今天统统都要打回去!

谁知道,冷夜阑之前一直在群里装死,一上来就放狠话。

竟然说等着她家股票跌停板?

齐韵怡差点直接笑喷:“呵!给姐都整笑了。你以为你谁啊!你还没接手家里公司呢!说我家股票跌就跌啊!”

然而,她这句话上一秒才发到群里,下一秒就被班长直接回复:“@齐韵怡,不是啊!你快去看你家股票!真的是垂直下跌啊!”

班长炒股,每天早上雷打不动要看大盘。

冷夜阑说完这话,他就立马去查了,吓得直接连豆浆都打倒了。

天王凉破??

这是什么霸道女总裁的剧本?

他一时间,脑子里都在回忆,同学四年,自己到底有没有得罪过冷夜阑。

其他同学:我靠!!!昨晚是打脸,现在冷夜阑简直就是把齐韵怡踩在地上碾压啊!

就连之前气急败坏,给冷夜阑通风报信的邹夜雪,此刻也一脸玄幻的表情。

她姐妹果然从来不是放狠话。

而是言出必行、说到做到!

刚刚说是要教齐韵怡做人,放下电话就是狠K!绝了!

这一刻,齐韵怡简直慌得不得了,心想不可能!自家公司最近生意都挺正常的,不应该股票出问题啊。

她正要切换页面去看股票,谁知这时“砰”地一声,她房门被直接从外面推开,露出她爸满是暴怒的脸。

“你干的好事!!!”

齐塰豫脸上青筋交错,恶狠狠地瞪着她,像是随时要抽人一样。

齐韵怡吓得魂都快没了。

从小到大,她就没见过她爸这么凶过。

“妈!妈!”第一反应就是搬救兵。

齐夫人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儿去,不过还是死死地拦住了丈夫:“你跟她置什么气。她才多大。小孩子之间吵架,解释解释不就过去了!”

“还小孩子之间的吵架?”齐塰豫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老婆:“我看,她就是被你宠坏了!从早上开始,咱们公司的合作商电话就一个都打不通了。我给参加冷夜阑生日宴的张总、李总打电话,他们说的清清楚楚,那照片上的男人可是峤家的那位爷!人家什么身份!!人家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我们!!”

齐塰豫眼底一片血红!

他想到昨晚女儿在微博上说的那些话,现在脊骨都发寒……

齐韵怡这把是真的吓懵了!

峤砚璟是谁,她是真的不清楚。但是,看她爸的表情……

她家破产,不过是别人一念之间的事。

她想到昨晚那张照片上,男人英俊至极的那张脸,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塌了。

怎么可能?冷夜阑竟然说的都是真的?

“还傻愣着干嘛?赶紧去给冷夜阑道歉啊!!”

齐夫人看自家女儿发愣,气得直接在她腰上掐了一下。再这么下去,他们全家都完蛋!

“我,我现在就去!”她吓得赶紧往外跑。

“等等!”齐塰豫阴沉着脸,胸口一阵起伏。这事闹得这么大,光靠个小的去赔礼道歉,别说是峤家,怕是冷家这关都过不了。“我们全家一起去!”

峤家的门第他们根本够不上,如今,先到冷家登门道歉。再求求冷家出面,帮忙向峤家那位爷求个情。否则,齐家就真完了……

一家三口上了车,司机见气氛冷凝,一路将车开得飞快。

齐韵怡一路上不停地给冷夜阑打电话,可一直无法接通。显然,已经把她拉黑名单了。

什么叫“心惊肉跳”,人生中第一次,她尝到这个滋味……

冷夜阑和母亲张雅在客厅吃早餐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过了一会儿,管家快步走过来,低头看向冷夜阑:“小姐,齐家一家三口,说要向您道歉,现在都在门口等着。”

“齐家?”喝完粥,用餐巾擦了擦嘴的张雅奇怪地看了冷夜阑一眼:“你昨天不是特意没邀请他们参加生日宴吗?人家怎么还特意过来给你道歉?”

张雅习惯养生,昨天生日宴结束后,早早就睡了,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微博的事情。

冷夜阑嫌解释麻烦,干脆直接把手机打开,让她先看了热搜头条上的照片,然后指了指下面到现在还挂在置顶位的齐韵怡的回复。

“胡扯!”

“唰”地一下!

张雅的脸就冷下去了!

她原本对齐韵怡印象就普通,只记得和自己女儿是同班同学,然而,以她的教养,实在难以想象,对方小小年纪,竟然这样嘴巴不不净!说她女儿不仅包养小狼狗,还故意说谎装逼。

更别提峤砚璟!那可是看在她公公的面子上,才难得在社交场合露脸的峤家掌权人。竟然还被这黄毛丫头给骂成靠脸吃饭的!

现在,这事不仅传遍了整个帝京名流圈,还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

冷夜阑看她妈这表情,忍不住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妈,别气坏身子。既然人都到门口了,听听齐家准备怎么说。”

随即侧头看向管家,“让他们进来。”

管家低头应了,但走出去的脚步却放慢了很多。

齐韵怡跟着父母一道在外面等了将近十分钟,才被允许入内。原本就忐忑的心情,当看到冷宅内景的时候,就更七上八下了。

在学校的时候,她也是天天手提限量包的天之骄女,一直以为,自己和冷夜阑也差不了太多。直到,来到冷宅,才发现,自己之前有多天真。

帝京,真正厉害的,从来不是有钱人。而是真正有权有势的那一批。

冷宅这样的地段……

根本不是她齐家能够上的!

更别提这古色古香的装饰,墙壁上随手挂的,都是水墨名画!

三人战战兢兢的来到会客厅的时候,张雅回房换衣服了,冷夜阑正慢悠悠地接过佣人递来的咖啡。

她低头,慢条斯理啜了一口。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她侧脸上,雪白的肌肤,完美无暇,简直比电影上最上镜的女明星还要惹人注目。

齐塰豫和夫人脚下一顿,愣住了!

一个才大学毕业的小姑娘,坐在主座上,每个动作都带着天生的优雅,看上去最柔美不过,偏偏存在感惊人!

眼波微微一眨,竟似有流光闪过!

齐韵怡更是直接惊呆了!这是冷夜阑?

以前上课的时候,那个盲目自大、纨绔胡闹的冷夜阑?

为什么感觉短短几周没见,这人从里到外像是截然不同了???

“咯哒”——

骨瓷咖啡杯轻轻放在桌面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回响,将齐家出神的三人齐齐惊醒。

冷夜阑微笑地看着他们齐家一家三口:

“叔叔、阿姨,这么早,有事吗?”

说话间,连眼尾都没扫齐韵怡一眼,直接把她当做了空气。

要是换做以前,齐韵怡早就气得脸色发青了。可如今,她根本大气都不敢出。

齐塰豫和夫人表情一僵,冷夜阑这摆明就是明知故问。

齐夫人这些年顺风顺水惯了,没想到,有朝一日,作为长辈,竟然要向一个小姑娘低声下气,连说话都有点艰难。

“冷侄女,是这样的。昨晚,韵怡和她那些朋友去酒吧喝酒,脑子喝糊涂了,在网上乱说话。我们已经教训过她了。这不,带她一起来向你道歉。看在你们同学四年的份上,你就原谅她一次。我们保证,这种事情,以后绝不会发生!”

说着,将站在一旁的齐韵怡扯过来,压着她的头,就要向冷夜阑鞠躬道歉……

齐韵怡的脸憋得青红交加,从她有记忆以来,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然而,此刻她咬紧牙关,不敢反抗。被亲妈摁着,老老实实地给冷夜阑鞠躬道歉!

“对不起,是我嘴欠,酒后没脑子。我以后再不会胡说八道了。冷夜阑,求你原谅我这次。”

她强忍着屈辱,一个字一个字地给她道歉。

形势逼人,家里公司的股票都已经大跳水了,谁知道,后面还有什么等着!

她以前觉得冷夜阑和她混一个富二代圈子,平时吃穿用的,都没太大区别,理所当然地以为两家条件应该都差不多。

可如今,只是一夜之间,自家就站在悬崖口上了……

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让她清晰地明白她和冷夜阑之间的差距!

冷夜阑好笑地看着这一幕,没吭声。直到齐韵怡直起身站好,她才一脸真诚地看向齐夫人:

“阿姨,我和齐韵怡是同学,我当然不会故意针对她。按您说的,昨晚她喝酒喝多了,一时上头……”

齐夫人一听这口风,立马高兴地点头:“对的,对的,都是她喝酒喝多了,意识不清。”

冷夜阑笑笑,仿佛十分理解,然而却豁然杀了个回马枪:“可今天早上,她还在我们班的微信群里骂我装腔作势、装逼成瘾,难道都过了一夜,宿醉还没醒?”

齐韵怡心跳一颤,想起了今早在大学同学群里她疯狂diss冷夜阑的话,还不断@她,甚至和她室友邹夜雪都口水大战了好久……

这一秒,她浑身的血都快凉了。

齐夫人只觉得眼前一黑,挤出来的笑都僵在了脸上。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差点当场直接晕过去!

她还以为,昨晚那条微博之后,女儿就没再干什么了,没想到,一大早就没消停过!

齐塰豫的脸更是气得一会儿青一会儿紫的,立马高高举起了右手,就要当着冷夜阑的面,抽齐韵怡大嘴巴丫子!

齐韵怡吓得浑身瑟瑟发抖,下意识就闭上双眼,往齐夫人身后躲!

这时,一道淡雅的声音传来——

“齐先生,怎么大早上的,跑到我们家来教训女儿了?”张雅一身素色的高定连衣裙,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淡淡出声阻止了这场闹剧。

冷夜阑笑着站了起来,亲昵地喊了一声“妈”。

两人目光交汇时,都闪过一丝好笑。

苦肉计这种场面,又不是什么新鲜的把戏。以为她们会吃这套?

“冷夫人。”齐塰豫顿时讪讪地放下手臂,一脸尴尬。

张雅此刻脸上毫无笑意,冷冷地看着他们一家三口。

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谁敢对她不好,她一定让对方付出代价。

刚刚回房的时候,她就打电话让人查了一下。

峤少的特助凌晨放出风声,齐家这是被逼无奈,想要到她这边来求助。

想得美!

“你女儿昨天在网上说了什么,我都知道。既然她这么看不上夜阑,你们也没必要在这强压着她道歉,没意义。”

这话,摆明了就是逐客令。

一旁站着的管家,立马走了过来,“齐先生、齐夫人,时间也不早了,小姐和夫人待会还有事。”

齐家夫妇的脸色顿时一变,两人赶紧使劲给女儿使眼色。

齐韵怡立马凑到冷夜阑的面前:“我错了。冷夜阑,我真的错了。我之前就是嫉妒你,加上喝了酒,有人在旁边挑拨……”

她说到这,声音忽然一顿,瞳孔瞪得极大!

冷夜阑的表情也微微一愣。

谁挑拨齐韵怡来泼她脏水?

“对!是萧青阳的那个女秘书故意诱导我的!”像是抓到最后一根稻草,齐韵怡忽然激动起来:“都是那个贱女人故意诱导我,我才会瞎说的!”

萧青阳的女秘书?

“你是说孙昭昭?”冷夜阑眼神冷了下去,齐家人却都没有发现。只觉得忽然发现了个一个突破口!

“对对对!就是她!”因为太激动了,齐韵怡根本没注意,冷夜阑竟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一清二楚。

冷夜阑嘴角微微一翘。她还没有去找那个小三算账,这人竟然还自己先蹦跶起来了!

眼看齐韵怡一脸看到曙光的激动状,冷夜阑垂眉一笑:“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故意推脱给别人的借口?”

齐韵怡眼睛都亮了:“我可以带你去萧氏和她现场对质!”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