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全场蒙圈
A+ A-

“冷夜阑是不是和峤少之前就认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峤少对人这么与众不同。”今晚能来的,都是圈内顶级豪门,各家名门千金自然不少。

女孩子,天生就对这种事情极为敏感。

从来不占女色的峤少,摆明了对冷夜阑特殊青睐。

再看着峤少那张俊逸淡漠的脸,世家千金的心跳都忍不住漏跳三分。下一秒,她们望向冷夜阑的眼神,已经不仅仅是羡慕嫉妒来形容了。

冷夜阑到底是烧了什么高香,能得峤少这样青眼有加!特意给她这么大的排面!

冷夜阑听到峤砚璟这样的话,也忍不住挑了挑眉。下一秒,面对所有来宾各异的眼色,她站在水晶灯下,唇色艳得发亮,眸光却带着一种非比寻常的镇定自若。

眼睛对上所有人诧异的目光,轻扬下颚,微微一笑:“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今晚的派对。以前我贪玩不懂事,浪费了很多时间,以后学习经商,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明明年纪轻轻,调侃似的说自己以前的黑历史,但偏偏神色自若,不动声色地恭维了所有人。

最关键的,还是她的姿态。真的是以东道主的身份,压住了全场骚动,镇住了场子!

“哈哈哈!冷小姐太谦虚了。”反应最快的还是百年世家的王耀,只见他端起手中的香槟,满脸笑容地看向冷夜阑:“其他不说,光是这你华尔兹,就跳得极好,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能和峤少的舞步配合得这么默契。”

其他人心想,这不是废话吗?

以前就从来没见过峤少邀请过谁跳舞!

然而,眼见峤少的目光还落在冷夜阑身上,唇边还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众人立马心领神会!

甭管王耀说的是不是废话,人家这绝对是说话说对路了!!

几乎是瞬间,大家都敏锐地感知到风向,一个个来宾都立马热情地和冷夜阑攀谈起来。此刻,她俨然成了整个会场最惹人注目的焦点。

冷夜阑下意识地看了峤砚璟一眼,对方此刻半垂着眼帘,正在品酒。手中的葡萄酒杯轻轻晃了一下,距离这么近,她似乎都能闻到那杯中的酒香。

似乎是发觉了她的目光,峤砚璟抬眉看她一眼。

眼神交错的那一瞬,冷夜阑微微一愣,深深看他一眼,转瞬不着痕迹地挪开视线,对着四周的宾客微笑以待。

峤砚璟忍不住低头又啜了一口红酒,常年淡漠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刚刚那一秒,就像是小猫咪在玩线团一样,有什么东西在他胸口轻轻挠了一下。

他们这边是热闹非凡,与之相比,萧青阳那边的气压则低得怕人!

在场的人自然大多数都凑到峤砚璟那边去,但也有不少富二代们站在萧青阳附近。毕竟,商场上,萧氏堪称商业之王,或多或少,他们家与萧氏都有生意往来。

两个男人同时邀请一个女人跳舞,谁被拒绝谁尴尬。

这种微妙的事情,谁会想到,竟然发生在商业霸主萧青阳和贵不可言的峤少身上?

更何况,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还是萧青阳先邀请了冷夜阑跳舞。

可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冷夜阑不仅拒绝了萧青阳的邀舞,甚至连社交场合上基本的婉拒都懒得装,直接越过他,和峤砚璟滑入舞池。

“萧哥,你别放心上。冷夜阑就是个被惯坏了的傻子,除了大手花钱、嚣张跋扈之外,什么都不懂,纯粹一不懂事的花瓶!”

“对对对。社交礼仪都没学好,还说要继承家族企业,以后有的她哭的。”

“啧!还说要经商,怕是连商界什么样都不知道。真开始工作,社会绝对教她做人。”

一众富二代们纷纷给萧青阳垫台阶。

萧青阳哂笑一声,目光落在人群焦点中的冷夜阑,神色却深沉得可怕。

之前冷夜阑眼巴巴地跟在他身后,他一直没怎么搭理。如今,夏佳禾都死得透透的了,冷夜阑又突然决定继承公司,无论是冷家的权,还是张家的财,都会由她来继承。

作为联姻对象,不得不说……

他有点心动!

然而,她竟然会当场这样不给他面子!

眼看许多人围在她身侧,他勾起一抹冷笑,径直朝她那边走过去!

眼见萧青阳走向的方向,一众富二代们都尴尬地住了嘴,表情一个比一个惊奇。

这时,宴会厅里的第二支舞也已经开始。围在冷夜阑身边的人渐渐散开不少,多数人都在舞池开始跳舞了。谁知这时,峤砚璟的特助罗虞山拿着手机走了过来,恭敬地将手机递过来:“峤少,您的电话。”

峤砚璟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美国那边的号码。

冷夜阑敏感地发现峤砚璟眉梢微微一蹙,立马看了看四周,指向不远处的阳台:“那边人少,峤少可以在那接电话。”

她重生前,根本接触不到峤砚璟这样的人物,但是,他的特助罗虞山她却是偶然有过一次接触。这人八面玲珑、为人谨慎。能让他这么急着来找峤砚璟的电话,绝不会是什么小事。

峤砚璟看了一眼她指的方向,点了点头。

罗虞山一脸感激地朝她道了谢,跟着老板走向窗台,随即站在外侧,防止别人过来打扰峤砚璟接电话。

冷夜阑正准备去餐饮区拿杯果汁,谁知,就在这时,身侧忽然递来一杯红酒。

她脚下一顿,侧头一看,萧青阳那张英俊冷冽的脸直接映入眼帘。

四周原本热闹的声音忽然一顿,随即,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恢复了原状。不过,冷夜阑很明显地感觉到,即便是舞池里跳舞的来宾,此刻目光都或多或少地集中到她这边来。

毕竟,刚刚她实在太不给萧青阳面子,连婉拒他邀舞的场面话都没说一句。

“今天这是怎么了?感觉萧少这是和冷夜阑杠上了?”

“我听说,以前都是冷夜阑跟在萧少身后黏着,今天怎么反过来了?”

“啧!刚刚冷夜阑说以前贪玩不懂事,该不会说的就是这个吧?”

萧青阳的动作实在太让人侧目,所有宾客此刻都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眼睛直直地看向冷夜阑和萧青阳,深怕错过一点细节!

站在不远处的张雅,表情也有点担忧。

商场上向来以和为贵,再加上,今天冷家是东道主,实在不易太撂萧家面子。

冷夜阑朝母亲笑笑,示意自己可以解决。转头看向萧青阳,脸上已是一脸明媚的笑容:“青阳哥哥,找我有事?”虽然觉得这个称呼很恶心,但夜阑不得不得顺着原主的习惯称呼叫下去。

夜阑压下心底的不适,一边说着,一边状若自然地接过他递来的红酒。

原本在远处一直观察这边情况的富二代们见状,顿时觉得气氛一缓,心想,这冷家小公主溺了次水,怎么跟脑子突然开了光似的,临场反应能力很溜啊。

这一般人要是当众下了萧青阳的脸,哪能这么轻松得当做没事发生?

至少也该有点尴尬的表情吧。

“夜阑,你以前追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冷淡。是因为当初没答应当你男朋友,今天故意和我怄气吗?”浓醇的红酒入口,萧青阳吐出的话,却是让全场皆惊!!

城府深的人还好,能保持面上镇定,年纪稍微轻点的人,差点把“这是什么吃瓜现场?”纹在脸上!

“怎么?还在生气?连我敬的酒都不肯喝?”萧青阳目光深邃地看着她,眼底的神色越发浓重。

以前一脸主动跟在他身后,天天念着要给他当女朋友,现在变化竟然这么大?

她究竟是欲擒故纵?还是用峤砚璟来刺激他自尊心?

“不是。”冷夜阑收起心底的惊讶,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青阳哥哥,你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我记得,之前你还在公司郑重宣布过佳禾姐是你女朋友之后,我当时就说过祝福你啊。我以前一直觉得你好厉害,把你当偶像一样崇拜,后来才反应过来,我只是把你当哥哥一样,那并不是真正的喜欢。”

夜阑话音到这,全场几乎被这一遍又一遍的神反转,弄得高潮迭起!!

萧青阳刚曝光冷夜阑追她,转头就被她否认打脸?

还有比这,更有戏剧效果的吗?

“至于喝酒”冷夜阑状若一脸纠结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红酒:“是医生说,我刚刚大病初愈,不适合喝酒。”

全场瞩目,萧青阳亲自敬酒,还先干为敬,结果冷夜阑竟然连杯子都没举起来。这还不算,偏偏还说她之前误会了崇拜之情,只当他是哥哥,反倒显得萧青阳耿耿于怀、自作多情。

宴会厅的气氛,像是被人一下子沉入冰底,瞬间立马重新紧张起来!

刚刚一众心里憋着气的千金小姐们,此刻都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冷夜阑这是尾巴翘上天了?峤少给她撑场面,她也不该这么下萧少的面子啊!”

“萧少今天已经够绅士风度了。冷夜阑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敬酒不喝,是准备喝罚酒??”

就连在窗台接电话的峤砚璟都感觉出了现场气氛的诡异,此刻,回过头,朝冷夜阑这边望来!

面对大家微妙的目光,冷夜阑一脸坦然。

萧青阳就算是再生气,也不可能大庭广众之下真的逼她一个大病初愈的人喝酒。

和他喝酒?不好意思,她嫌脏了杯子!

果然,萧青阳轻轻吐出一口气,随即面色僵硬地亲手把她手里的红酒杯接过来:“你身体刚好,是我考虑不周。”

“青阳哥哥,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高兴啊?”看着萧青阳忍耐的样子,冷夜阑像是压根没发现他真正心情似的,故意火上浇油。微微淡笑地反问,眼底的嘲弄意味转瞬即逝。

她在心底淡漠地“呵”了一声。

这人在公众场合,向来把“绅士风度”演绎到骨子里。可实际上呢?

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到死也不过就换来他“玩物”这两个字。说到底,他表现得再大度,也不过就是为了面子。

“没有。只是觉得你这一病,性格好像变得有点多。”

萧青阳握着手里的酒杯,唇边掠过一抹笑,眼底却没有什么温度,脸色也彻底沉了下去!

可在别人看来,萧青阳目光冷凝地盯着夜阑的反应,分明是因为冷夜阑故意和他拉开界限,不愿意再追着他了!

萧少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还打算回头追冷夜阑???结果被冷夜阑直接给拒了???

先是贵不可言的峤少,后是商界无冕之王的萧少,怎么今晚,一个个对她的态度都这么不同???

最让她们惊讶的是,冷夜阑一副从容应对的样子。仿佛这些都不过是小事。

要知道,萧青阳在商界绝对算得上呼风唤雨,上一个能让他色变的人,都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了。

冷夜阑在这样的人面前,究竟是怎么保持冷静的???

围观的众人此刻都忍不住替她捏了把冷汗。

峤砚璟这个时候也已经打完电话,在他的特助诧异的目光中,竟然向冷夜阑的方向走去。

“萧总这是在为难今天的寿星?这么想喝酒的话,要不要我陪你喝一杯?”

峤砚璟从旁边侍者的托盘上,接过一杯红酒,淡淡地看向他。

全场盎然一默!

萧青阳被商界人士捧得那么高,是因为他继承萧氏后,从无一次败绩,但是峤砚璟

从一开始,商界便把这样的人物划为“特例”。

帝京层面,谁都知道,这人的“贵”,不仅贵在身价上,更是贵在骨子里。

萧青阳此刻死死地捏住红酒杯,看着神色平静的冷夜阑,缓缓地扯了个笑,转身就走。

他怕他再继续留在这,会忍不住掐死这个女人!

遇上峤砚璟,任何人都只有退避一条路可走。自商界成名后,萧青阳从来没丢过这么大的脸!

眼见萧青阳离开,一直围观的众人面色各异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今晚这生日宴一出一出的啊。

堂堂萧氏掌舵人,竟然被冷夜阑气得走人,偏偏冷夜阑还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种事情,要是放在以前,大家绝不会相信。

“你以前想当萧青阳的女朋友?”就在冷夜阑看着萧青阳离开的时候,她背后忽然传来这么一道声音。

眼见萧青阳被她活活气得脸色都青了,却只能老实地憋着、扭头就走,夜阑心情正好,冷不丁地一扭头,对上峤砚璟那双幽深难测的双眸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