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贵不可言
A+ A-

峤少

这个称呼,几乎成了帝京最贵不可言的特指。

如果说,萧氏是整个帝京商界的不败之王,那么,峤家则是操控整个帝京风云的那只手,凌驾于所有豪门世家之上!

而峤砚璟,是峤家这几代最杰出的继承者,向来神秘、很少露面,前几年都在国外,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出现在冷家这个独生女的生日宴上。

这一瞬,所有来宾的眼神都变了!

张家有财,冷家有权,如今,竟然连峤砚璟都和她家关系匪浅

原本一众帝京家族只当是出席一个年轻后辈的生日晚会,如今,心理却是再三思索

怕是,之前自己都想得太简单了!

与此同时,冷夜阑手心微微一震。

她以前也曾听过峤砚璟的名声,但,那离她原本的世界实在是差得太远了,一直只当是传说故事里的人物。

下一刻,张雅忽然微笑地拍了拍她的手背,侧身,轻轻道:“别紧张。峤少是你爷爷的棋友,只不过,他们都没对外说过。你爷爷去南边开会,特意邀请他来帮你撑腰,你只管过去打招呼,其他什么都别担心。”

冷夜阑对冷家宠女儿的印象再一次刷新了认知!虽然亲爹和爷爷都有公务在身,没法出席她生日宴,但这不妨碍他们给她最大的排面。

面对所有来宾窥探的眼神,夜阑没时间多想,往来人的方向走去。

离得近了,等看清了那位峤少的容貌时,她忍不住惊讶。

斜眉入鬓,带着天生的尊贵与疏离。

高挺的鼻梁像是山峰,曲直分明,那鼻下的一双唇,性感得几乎让人色授魂与,似乎只要微微勾起一个弧度,就可以让人呼吸停止。一双笔墨不能形容的眸被一层密密的睫毛盖着,神秘得像是一个深渊。

此刻,对方微微侧头,看向她,神色疏朗,眉间带着淡淡的打量。

“生日快乐。”声音磁性中带着一丝丝低哑,竟然还递来了一个精装礼盒。

随着他话音落下,四周喧闹的声音,顿时一静。

就在众人以为冷夜阑将要出丑的时候。

她一脸从容地接过礼盒,微笑抬头,朝他粲然一笑:“谢谢。”

声音清脆,镇定从容。不谄媚、不骄横,尺度拿捏得浑然天成!

被邀请来这的,大多数和冷家或张家都有来往,对于这个骄纵上天的冷小姐,大家几乎都清楚。

资质普通、成绩平平,大小姐脾气说来就来,除了那张脸,是真的让人惊艳,全身上下,就没有任何优点可言。

可今天,在峤少这种人面前,竟然这般神色自若、气质沉淀?

放眼全场,也没有几个人敢说自己能做到!可冷夜阑却偏偏做到了!

与此同时,峤砚璟眉梢忽然微微一挑。

他和冷家老爷子每次闲聊时,对方一直感叹自家孙女就是个直肠子,一点都没遗传到她老子的弯弯绕。

如今一看……

峤砚璟淡淡一笑,冷老爷子怕是走眼了!

他这样的人,这样的颜,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目光专注地只看着她一个人。

要不是早过了怀春少女的花季,峤砚璟这专注的眼神,几乎会让她误以为他对她有别的意思。

夜阑垂下眼帘,“峤少在看什么?”

峤砚璟缓缓地勾了勾唇,缓缓弯腰,见她神色镇定,丝毫未变,忍不住侧在她耳边,轻笑道:“你怕我?”

虽然面上不显,但手心都已经捏红了,是怕他揪出她的小狐狸尾巴?

“怎么会?”冷夜阑皱了皱眉!

关键是,这个人的气息,离得这么近!

饶是她自诩自己定力非凡,都有点呼吸一窒。

“那就好。”峤砚璟点点头,慢条斯理地直起身。

眼见他恢复社交距离,冷夜阑不着痕迹地吐出一口气。

这人的存在感,饶是她历经商场风云,也不得不承认,平生仅见!

就在这时,宴会厅里的乐队开始奏乐。

悠扬的华尔兹,缓缓响起。

“三少,你要不要喝点红酒,我帮你拿?”

不远处,一道娇媚的声音响起。

夜阑面色一顿,朝那边看去,果然看到孙昭昭浑身无骨似的依偎在萧青阳身侧。

那个脱了衣服、在她床上和萧青阳红被翻浪的贱人,如今已经光明正大地成了萧青阳的女秘书,和他公然出双入对!

萧青阳很满意她的表现,唇角淡淡一勾,刚要说话。

就见面前人影一闪,夜阑已经来到他面前,带着淡笑的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

“青阳哥哥,听说你女朋友车祸、意外丧生了,难得你还有心情来给我庆祝生日。”

整个宴会厅,顿时,万籁俱寂!

萧青阳整个人眉眼瞬间阴沉下来,脸上神情满是风雨欲来。

明明事发当天,他就让人给主流媒体打了招呼。

究竟是哪家小网站,为了搏版面,敢泄露消息!

夏盛金融的资金危机是他做了手脚,为的就是能以最低价格收入囊中。

如今,董事长跳楼自杀,外孙女横尸街头一旦被媒体闹大,有心人查出端倪,萧氏反倒会被牵扯其中。

夜阑目光掠过他难看的脸色,眼底冷然一笑,满满都是讥讽。

孙昭昭见状,眼看四周议论纷纷,自觉这是难得的表现机会,赶紧道:“冷小姐,能否回忆一下,到底是哪家媒体胡乱报道?

夏经理意外离世,本就属于私事,现在媒体这样做,不仅是对死者的不敬,更对我们萧氏产生不良影响。”

冷夜阑眼底泛出更锐的光!

孙昭昭不过是靠着走后门进的公司,长着一张妖艳的脸,有着一颗绿茶的心。

想要表现出公关才能,那也要看她有没有这个脑子!

夜阑装作一脸惊讶地看着她:“青阳哥哥,你女朋友车祸丧生的新闻上,我好像也看到这个妖艳大姐了。”

孙昭昭上一秒,还装作一脸精英秘书样,这一秒,张大了嘴巴,表情都僵了。

她竟然喊她妖艳大姐??这跟当面骂她妖艳贱货,有什么区别?

然而,萧青阳和全场宾客的重点,则完全在冷夜阑口中的新闻上。

“怎么回事?”萧青阳表情骤然阴冷,他转头看向孙昭昭,丝毫不怀疑冷夜阑的话。

因为,那天出事的时候,他的确是让孙昭昭和所有主流媒体打的招呼。

结果……

现在不仅消息被人曝光了,她还在现场被人拍入了镜头?

萧青阳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厌恶……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