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邂逅
A+ A-

“一个用完就丢的玩物,你竟然以为我会娶你?”

“对了,你还不知道,你家公司是被我逼得股票跌停、直接退市吧?”

“听说你外公已经跳楼了,你说,他万一知道是你引狼入室,会是什么感想?”

夏佳禾站在马路中间,那低吟嘲讽的男声不断在她耳边,回荡开来。

她喜欢了五年的男人,害得她家破人亡!

五年,她从最基层的员工,一直爬到了如今的首席操盘手,她一直尽心尽力地为他付出所有。那一晚他喝醉了,拉着她走进酒店,成为他那的女人的那一霎那,她以为自己是做梦,那么多年的愿望,那么多年的爱慕,终于开了花。

她以为自己会成为他心中的“特别”。

没有想到,今天,她竟然落得这样的地步!

拐弯处一辆疾驰的跑车倏然失控,径直向她冲来,“嘭——”轰然一声巨响!

浑身碾碎般的剧痛,脑勺落地的瞬间,她死死地睁大着双眼!

往日里被捧成萧氏未来第一夫人的她,此刻却躺倒在血泊之中。

夏佳禾知道自己要死了,汹涌的恨喷薄而出,她不甘心!

她还没有为外公复仇,还没有揭露萧青阳的真面目。

她眼前浮现出萧青阳与那个女伴依偎床上,对着她冷笑,就像在看一滩地上的烂泥。

“不!!!”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她口中发出,这一次,她摆脱了那掐在喉咙上的力量,声音清冷而绝望,像是从地狱底层发出的怒吼。

夏佳禾睁开双眼,触目所及,竟然是一片180度顶层天幕景观。

落日西下,流光似火,整个帝京的地标建筑,瞬间映入眼帘。

这样的观景房,分明是帝京最豪奢的六星级酒店总统套房。

“夜阑,你醒了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别吓妈妈!”

一个保养得宜的女子忽然急切地冲进房间,捧起她的脸,细细地抚摸,满脸的担心溢于言表。

夏佳禾头疼欲裂,听到耳边的声音,浑身一怔。

她的父母早年飞机失事,自小她就和外公相依为命。

这人说她是她妈妈?

就在这一瞬,她脑子里“嗡”地一下,忽然闪现了大片的记忆。

她重生了,原主叫冷夜阑。

是个嚣张跋扈的草包,父亲身居高位长期涉外,母亲张雅原就是文艺团的舞蹈演员,年纪渐长后,演出也渐渐少了下来,但娘家那边生意做得十分大,所以经常回上海管理公司。

亲爷爷,冷老先生,更是这帝京经历无数风云的传奇人物!

因而自小大多是一个人呆在宅子里的冷夜阑养成了一身娇惯的毛病。

冷家

她竟然重生到了冷家的独生女身上!

在帝京,豪门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论资产,冷家不一定比得上萧家驰骋商界这么多年,但论背景,冷家可是又红又专。

在帝京这样贵人云集的地方,都是让人惊叹的存在。

夏佳禾,不,应该是冷夜阑收集了脑里的所有信息后,目光缓缓沉淀下来。

良久,朝着张雅微微一笑:“妈,我没事。就是刚刚梦魇了,现在好多了。”

张雅惊讶于女儿的转变,她之前根本不会用这么柔和的语气说话,同时也更心疼了。

上周女儿意外落水,送入帝京医院,诊断是落水后因为极度缺氧,对大脑造成了一定损伤,导致记忆混乱,需要慢慢调养。

偏偏女儿根本在医院待不住。

“嫂子,我看你还是让夜阑休息吧,生日会取消了算了。”

“就是,像夜阑这种性格还是适合在家养着,这么大张旗鼓的举办宴会,不是纯属丢冷家的人吗?”

夜阑脸上的笑,便如朝阳下的露珠,缓缓散了。

取而代之的,是唇角一抹意味悠长的笑。

凭借记忆她知道这几个人,是冷家的远房亲戚,经常冷嘲热讽,让母亲张雅心情不好。

她看向窗边几个站着的贵妇打扮的女人,淡淡道:

“妈,我记得,咱们冷家就我一个女儿,大伯家也只有堂哥一个独生子。

我家给我办个生日宴,也需要这些个不姓‘冷’的婶婶们这么操心吗?”

话音一落,这群人顿时脸上青紫一片,胸口剧烈地起伏起来!

要是往常的冷夜阑早就气的说不出话,开始大肆闹腾了,今天竟然口齿伶俐了起来。

其中一个上了年龄的远房亲戚,仗着和冷家几分关系,呵斥道:“你,你就是这么和长辈们说话的?”

“不然呢,要不您教教我。”夜阑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们面色一变再变:

“平时借着我们家名头在外面赚钱,结果看到我就说三道四,这就是您的教养吗?如果是,不好意思,我觉得我简直可以当成良好教养的典范了。”

一句话让一干贵妇哑口无言,就连张雅也怔住了。

这些人都是冷家在外的分支亲戚,张雅以往不愿意家族气氛弄得尴尬,一般她们沾点小便宜,她也懒得管。

不过,女儿什么时候口才这么好了?

以前说话干事,都是横冲直撞,但从来都摸不到重点。

怎么这一次一开口,就直接压着别人的痛处?

冷夜阑缓缓从床上下来。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可这批八竿子远的亲戚,手都快长到太平洋去了,再伸手,就别怪她不客气!

“妈,我也大学毕业了,你之前不是一直念叨着让我接手公司嘛。今晚请了这么多商界人士,我一定好好把握机会。”

冷夜阑目光迅速地扫过床头柜上的邀请名单,最后落在“萧青阳”这两个字上。

她垂下眼帘,唇边划过一抹冰冷的弧度。

既然老天怜悯我,让我重生一次。

这一次,即便萧青阳你是商场上的“神”,我也会倾尽所有,将你踩到脚下,碾得粉身碎骨!

如果说,刚刚看夜阑把那些亲戚说得不敢吭声,张雅憋在心底的那口气彻底一松。

那么眼下,听到女儿说要继承家业,她简直高兴得不能自已。

把女儿当个毫无心思城府的小公主养着固然好,但是,她肯迈出步子,成就自己的一份天地,更让她欣慰!

“好,好,你说什么,妈妈都答应你。”张雅笑着陪她换好高定礼服,化妆师上好妆后,两人乘着直达电梯进入宴会厅时,已是人山人海,满眼奢华。

衣香鬓影、富丽堂皇!

冷夜阑一步一步走向中心处,眸光扫过。

萧青阳作为萧氏如今的掌舵人,被一众人众心捧月般的围在中央,此刻,他晃着杯中的红酒,身边的人层层叠叠地围在他左右。

就在这时,一道矜贵优雅的身影在门口顿了顿,目光从冷夜阑脸上一闪而逝,幽深的双眸中透出一股深意。

也不知是谁忽然注意到门口,顿时忍不住惊呼一声:

“峤少来了!”

四个字,恍若石破天惊!

整个宴会厅一下子就炸翻了!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