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开什么玩笑
A+ A-

江天的话音落下,此刻所有人都感到非常诧异,尤其是莫灵,她很不解对着江天问道:“江天,你别开玩笑了,你又不是医生,又不懂医术!”

众人都感到十分可笑,而且反过来看,这小男孩是连洪神医都无法治好,靠江天?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但是江天却露出一抹苦笑:“我直说吧,我其实学过一点医术,要不然我也不会自己救活自己,站在大家面前。”

言之有理,但是这都算江天的一面之词,大家对他还是抱有满满的狐疑!

“江天,我看还是算了吧……”莫灵显得有些担心,毕竟龙湖集团可是在本市龙头存在,江天治得好还好说,治不好,说不定直接连累整个莫家。

就在众人都不相信江天的时候,袁承志却在江天的眸中看到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就像能完全制胜的一样的眼神。

非常有精神。

袁承志点了点头,回道:“好,如果你能如你所说,那我袁承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你办三件事。”

江天听了后,满意点了点头,旋即挥手道:“那就带我去看看吧。”

另一边的莫灵虽然感到一丝诧异,但是能看见江天此刻生龙活虎的模样,心里也略有一丝欣慰。

而刘敏却满脸不屑,眉毛紧蹙,心里一顿暗骂:江天这废物怎么这都弄不死他,真是傻人有傻命。

莫剑偷偷走过来,对着刘敏问道:“妈,那怎么办?”

“哼,这人参我是必须要拿到手的。”

刘敏偷偷摸摸打算从莫灵手中抢到人参,但是却反手被江天直接给截胡了。

“好你个江天,怎么你这废物硬是不肯卖这人参?”

“我说过了,这人参不卖!”江天眼神坚定回道。

莫灵知道这人参对江天而已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所以她默默将人参递回给江天,脸上虽无任何笑容,但心却莫名其妙感到一丝的温暖。

江天看见莫灵的模样,心中已然非常感动,这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站在自己这边。

“小兄弟,请吧!”洪神医做了个请的手势。

袁承志也跟在江天的身边,对着江天说道:“江先生,这小男孩其实是我的弟弟,他一次学校组织野炊,他吃了一种有毒的果子,导致现在昏迷不醒,我找过很多名医来,都无法根治,所以才心切想得到您的这人参的。”

“理解。”江天点了点头。

跟着洪神医来到医院的ICU病房内,透过病房的玻璃窗看进去,帘入江天眼眸的是一位骨瘦如柴的小男孩,可见他全身干瘦,绑着呼吸机,胸口起伏,看似呼吸也非常困难。

哎呀,这小男孩只有十几岁,却被病魔折磨成这样子,看着都感到一阵心疼。

“他叫袁小志,是我亲弟弟,已经十岁了。”

洪神医摇了摇头道:“他身体的症状很特殊,检查报告说,他身体内脏正不断衰退老化。”

“哦?器官衰退和老化不应该是老年人的疾病吗?”江天问道。

“问题就出在这里,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洪神医无奈摇了摇头道。

江天看着小男孩这样子,脑海中的医经也不断寻找着对策,但是没等他找到,突然洪神医眼神一怔,发现小男孩的呼吸解咒开始急促起来,好像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

“怎么回事?”袁承志也开始着急起来。

几个护士走进去,说道:“不好了,心电图很微弱,病人的心跳很慢。”

洪神医立即冲进去,穿好白大褂,掀起被单,看到小男孩的脸色非常糟糕,而且心电图和呼吸机也开始发出警报声。

“快送入急救室!”

几个护士把小男孩送入急救室内,洪神医亲自来帮小男孩做最基础的心肺复苏。

在门外的袁承志吓得魂都飞出来,但是江天却很淡定,因为他能看出,小男孩暂时是无生命危险的。

果然,过了一会儿,小男孩就从急救室推了出来,袁承志对着洪神医问道:“情况怎样了?”

“呼……真险,情况暂时稳定了。”

袁承志直接松了口气,捂住加速跳动的心脏道:“我每天都是这样担心……江先生,您看吧,这人参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江天摇了摇头:“我刚刚说了,人参不能用于这个地方,不过我倒是可以帮你一把!”

“那就请小兄弟,您试一下吧!”洪神医做个请的手势。

江天自然而然地准备走进去,但正当这时,后面的莫灵却拉住了他的手,眸中充满了担忧,对着他说道:“江天……你真的可以吗?”

江天微微一笑,嘴角勾勒起的弧度让莫灵在不知不觉中缓缓放松了手,对着他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在众人视线中,江天走到小男孩的病床边上,目光如炬,先检查下小男孩的肢体以及精神状态和神智的清醒,随后,默默闭上双眼,在脑海中寻找到医经的记忆。

随着丹田上的内力缓缓升至脑袋,他瞳孔瞬间睁大,此刻他的眸子闪过一丝金色的微光,对着后面的洪神医喊道:“帮我准备十二根银针!”

听到江天的吩咐,洪神医立即吩咐护士帮忙准备好十二根银针,递给江天。

很快,江天拿起一根银针就开始了,他从脑海中精确找到了医经上记载的一个针灸法。

“精穴十二道”

他下针了,一下接着一下,似乎身体被自动带起来,手指夹着银针落下扎在小男孩胸口八个穴位上。

旋即,他再夹起四根银针,分别扎在小男孩的头顶处,手掌放在小男孩的肩上,将身体的真气注入他的筋脉。

利用真气打通筋脉,让银针加速刺激穴位。

在后面的洪神医以及一众医生,看的是一脸诧异,刚刚似乎他们连看都看不清,江天是如何下针的,一般来说,下针都是有讲究的,一看一摸一下,这是最基础的针灸,但是江天却不同,他是连看都不看,就快速下针,这种境界需要练好几十年才能驾驭。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