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手法
A+ A-

“不用……”

莫灵也没想到江天会直接动手,

刚想推辞,却是忽然被江天这么一按后,头一下子不疼了,

甚至还产生了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希望江天能再用点力。

“你闭眼休息一会儿吧。”

江天像是知道莫灵心中所想一般,逐渐加大了力道。

莫灵却丝毫感受不到痛,反而越发觉得非常舒服,很快就在江天按压下熟睡过去,

嘴里还时不时发出一声又一声舒适的呻吟。

因为回家后已经褪去了外套,

莫灵的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衣,

呼吸起伏间,江天看在眼里,忍不住甩甩头,起身喝了一杯水后,才又坐回来,专心地为莫灵按压。

江天此刻用的,可不是一般的按压手法,

而是以健体篇中的气功,配合按压篇的解毒十三指手法,在为莫灵驱毒,这也是江天思索中,最无害的一种方法。

然而,莫灵中毒的时日已久,可以说是头疼了几年,便积累了几年的毒素,

想要彻底排出,至少还要在按压七八次疗程。

而且每次按压完后,都必须好好地睡上一觉。

很快,按摩完后,江天没有叫醒莫灵,坐在一旁,开始翻看医书……

等莫灵再睁眼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揉揉眼睛起身后,清醒过来的莫灵,看了眼手机后,美眸忽然一瞪。

她竟然,在江天的房中睡了一晚?

虽然没感到浑身上下有任何异常,身上的衣服也整整齐齐,

但莫灵还是羞赧不已,看了看江天不在房间,急忙起身,正准备离开,

突然,吱呀一声,

江天端着一碗稀粥走了进来。

“醒了?来吃饭吧。”

“我……”

莫灵接过粥,想说,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沉默着喝完粥后,莫灵放下碗筷:“昨天,谢谢你了,我现在头一点都不疼了……对了,我睡了你的床,那昨晚,你在哪睡的?”

“我没睡。”

江天指了指床上的医书,“昨晚不困,看了会儿书。”

“你没睡?”

莫灵闻言下意识地往书桌看去,

可当瞧见医书旁边的人参后,

莫灵脸色忽然一僵,神色间一丝歉疚也消失不见,语气更恢复了以往的冷淡,“你昨晚,是在守着这人参,怕有人拿走吧?放心,等我去收拾下,马上就带你去宏天基金。”

话音刚落,

房门忽然吱呀一声,被人踹开了。

刘敏站在门口趾高气扬地咒骂:“江天,长能耐了你!做了饭放在客厅一声不吭就走,你是让我给你收拾吗?赶紧滚去洗……咦,灵灵,你怎么在这里?”

顿时,刘敏的脸色变了!

“灵灵,你不会是跟江天睡一起了吧?你怎么能这么做?你这样,以后还怎么嫁人?是不是江天强迫你的?妈早知道江天不是个东西,这就叫人把他轰出去!”

“妈!”

莫灵皱眉摇头,“我就是在江天房里吃个早饭,还有,我都已经结婚了,怎么会再嫁人呢,您以后还是别说这种话了。”

“你清清白白,怎么不能嫁人了?妈说错了吗?等妈病彻底好了,立即就给你去物色一个,肯定不会让你跟江天这废物过一辈子!”

刘敏闻言松了口气,但却很不满莫灵的说法。

“妈,我带江天出去有事,等回来再说吧。”

莫灵没有接话,转头让江天拿上人参跟她走。

“等等,灵灵,你们要去哪!还有,怎么把人参也拿走了?江天,你把人参给我放下!”

刘敏见状大急,她本来就是为了人参专门过来找茬的,

但,随着江天回头冷视一眼后,

刘敏想起昨天江天爆打苏家主的事,吞了吞口水,没敢再说下去……

出了别墅,跟着莫灵坐上车,江天忍不住打量这个名义上的妻子,

刚才,莫灵似乎说不会再嫁人?难道莫灵没想着和自己离婚?

“看什么看?”

莫灵一踩油门,车子跟飞一样驶出别墅。

“没事,”

江天刚坐直身子,却突然听莫灵在旁边淡淡道:“我昨天查了心脏病突发的症状……江天,你不是说看了很多医书吗?你老实告诉我,我妈以前,是不是也在装病?”

江天微微一顿,不答反问,“你今早顶撞你妈,是因为这个?”

“我什么时候顶撞我妈了?”

莫灵美眸一瞪,紧跟着放缓了语气,“我想过了,结婚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仪式,没有选择的余地,但我不想再面对第二次了,江天,反正你什么都不会做,出去也是受人冷眼,不如就留在家里吧,我给你换一间大点的房间,再请两个保姆回来,每月也可以多给你一些钱。”

江天闻言无语,

这是要把自己给包了?

刚要说话,江天脸色却忽然一变!

前方拐口,竟有一辆半挂货车逆向直冲而来!

与此同时,

瞧见的莫灵同样大惊失色,连忙脚踩刹车打转向。

但面对呼啸而来的半挂,又在拐口处,哪里还避得过去!

“往后坐!”

来不及多想,江天一个闪身来到驾驶位,坐在了脸色发白的莫灵身上。

一脚轰在油门。

“江……”

莫灵只感觉眼前一黑,还没来得及说话,

江天已经开着莫灵的敞篷甲壳虫,撞翻了道路中间的栅栏,冲进左向道。

但也就在同时,半挂直冲而来,重重地撞在了甲壳虫的车尾。

尽管江天死死捏住了方向盘,甲壳虫依旧被轰然顶飞,横穿左向道翻进了路旁的荒地里……

眼瞅着甲壳虫翻了,半挂副驾门立即跳下来一名穿西装戴墨镜的青年。

“苏先生,事已办妥。”

简单一句语音后,青年消失在街头。

也就在青年离开后,

荒地里掀翻的甲壳虫旁边,被江天紧紧搂在怀里的莫灵的睁眼了。

莫灵并不知道,就在甲壳虫车尾受撞飞进荒地的一瞬间,江天已经反身抱着她跳车了。

而且落地的刹那,江天更是身子朝下,替莫灵坐了肉垫。

“江天,你怎么样了!”

回过神后,莫灵连忙爬起身子询问。

哪怕莫灵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一定是江天救了她。

“我口袋里,有洪大师的名片…”

虚弱的江天,吐出这句话,彻底昏了过去。

直到这时,莫灵才注意到,江天的身前,大片血迹早已染红了衣衫……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