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夏娜,你怎么在这?
A+ A-

“温夏,你……你胡说什么!”

温娇娇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龇牙咧嘴地瞪着眼睛,扬起手就准备扇温夏的巴掌。

温夏早就习惯了这些女人的招数,眼疾手快,直接握住温娇娇的手腕,狠狠甩开她的手。

“啊!”温娇娇吃痛地喊了一声。

她连忙抓住裴廷易的胳膊,撒娇着控诉道:“廷易哥哥,你看温夏这么欺负我!你快点给我做主啊!”

裴廷易此刻有些为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帮谁说话。

温夏觉得可笑,冷冷道:“温娇娇,我不过就是随口说一声,你就这么激动?莫不是真给你未婚夫戴了不少绿帽子?”

“温夏,够了,你别说了!”裴廷易忍不住呵斥,“刚刚是娇娇不对,先说错话了,但是你也不该这么咄咄逼人。”

“裴廷易,有空指责我,不如担心担心自己有没有头顶绿光。”

温夏脸色沉了沉,将视线投向一旁的女导购小丽,“把这条裙子包起来,我要了!”

“温夏,你有没有廉耻啊?想让我送裙子给你?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帮你付钱的。”

温娇娇双手环胸,趾高气昂地仰起头,语气嘚瑟:“当然,你要是和我道歉,好好求我的话,我可以考虑。”

“这条裙子八万八,我求你的话,你就会送我?”温夏眉梢微挑,饶有兴趣地问道。

“什么!八万八?”温娇娇一听,顿时脸色变了变。

她和温曼不一样,她不是温家的大小姐,她爸爸只是温建民的弟弟,在温氏只能算是有个小头衔的经理,靠着温建民的关系领点工资和分红。

尤其现在温氏已经不行了,所以她手头很紧,裴廷易的情况也不太乐观,裴家本身公司就小,这两年效益也不太好。

温娇娇和裴廷易两人,自己都舍不得买八万八的衣服,更别提买来送给温夏了。

两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尤其是温娇娇,此刻骑虎难下,毕竟她话已经放出去了。

若是温夏真的求她,她不买的话,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这是Alex的设计,一般都得这个价。”温夏勾了勾唇,便转身朝着收银台走去。

她从破旧的帆布包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钱包,从里头拿出一张黑卡。

顿时,温娇娇张了张嘴,整个人都怔在原地,裴廷易也震惊到了。

小丽赶紧变了脸,立刻将模特身上的裙子扒了下来,匆匆赶过去,递给温夏,谄媚道:“小姐,需要试穿吗?还是直接买?”

“直接买。”温夏不缺这点钱,就算裙子尺码不合适,也无所谓。

小丽赶紧点点头,开始包装起来。

温娇娇回过神来,连忙拉着裴廷易赶过来,她一把拽住温夏的胳膊,质问道:“你哪来的黑卡?”

“噢,我知道了,温夏你果然跟了煤老板!”

温夏回过头,淡淡笑道:“我老公年轻帅气,又是江南苑的主人,怎么会是煤老板?”

“江南苑!”

温娇娇尖叫一声,她这才想起来,温夏确确实实嫁去江南苑了。

只是,她的眉头很快皱紧,不可置信地质问道:“年轻帅气?有没有搞错!江南苑的少爷不是个病秧子吗?”

温夏拎起购物袋,懒得和温娇娇啰嗦,只是冷笑一声,大步离开了这里。

看着女人粗布麻衣也遮盖不住的窈窕背影,温娇娇站在原地,狠狠跺了跺脚。

似是想到什么,她连忙掏出手机,赶紧给温曼拨去了电话。

“曼姐,你猜猜我遇到谁了?我在云端百货遇到温夏了!”

温娇娇喋喋不休地讲述刚刚的经过,继续道:“她说她老公年轻帅气,这怎么可能呢!”

“年轻帅气?哈哈哈……温夏她这是打肿脸充胖子呢!”温曼毫不犹豫地拆穿了这件事,便把早上的经过娓娓道来。

听完温曼的描述,温娇娇露出作呕的表情,跟着温曼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

夜幕降临。

温夏刚回到江南苑,就被战夜和战懿两小子缠着做蛋炒饭。

吃完晚饭后,两小子又缠着她打游戏,恰好森管家带他们去做室外训练,温夏本以为逃过一劫,结果……

她也跟着运动了一番。

等回到房间的时候,天色已经很黑了。

趁着自己还没卸妆,她来到了隔壁房间,敲了敲房门。

“咚咚咚!”

敲了好一会儿,没有人回应,看来战司宴并没有回来。

这时候,恰好小菊经过,便疑惑地问道:“温小姐,您是找少爷有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我和他交易的事情,想跟他聊几句。”温夏简单回复,实际上她是想找战司宴问问应聘调香师的事情。

“要不我将战爷的手机号码给温小姐吧?温小姐有事可以和战爷电话联系。”

小菊提醒道:“因为战爷晚上不一定会回来,他一般住在他自己的别墅,这里是老夫人的地方。”

“没事不用了,等见到他再说吧。”温夏摆了摆手,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

名御府邸。

黑色的迈巴赫停在战宅门口。

王婶儿听到声响,连忙迎了出去:“战爷,温曼小姐过来了。”

战司宴脸色一沉,双眉蹙起,冷声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傍晚就来了,一直等到现在,这会儿在您房里。”王婶儿低声回答。

下一秒,原本熄火的车又发动起来,很快消失在黑夜中。

看着远去的黑色轿车,王婶儿无奈地摇了摇头。

温曼裹着浴巾赶紧追了出来,却发现根本没有战司宴的车,可她刚刚明明听到了动静。

“温小姐,您早些回去吧!战爷有事又离开了,今晚不回来。”王婶儿连忙道。

温曼暗暗咬了咬牙,气得直跺脚。

她知道战司宴肯定是在躲她!

……

夜深。

温夏泡了个热水澡,敷了面膜,洗去一整天的疲惫。

这几天易容之后,皮肤变得有些干燥,她在浴室里折腾了好一会儿,才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她肆意地晃动着一头湿发,朝着衣橱的方向迈去。

突然,似是发现了什么,她脚步顿住,脑袋僵硬地朝着沙发的地方看去。

“战……战司宴!”温夏定睛一看,直接尖叫起来。

男人大步向前,一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唇。

他低头凑近她,嗓音暗哑:“夏娜,你怎么在这?”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