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冤家路窄
A+ A-

一旦成为Y集团的调香师,那么她就可以使用Y集团的实验室。

那些香料,肯定是给实验室提供的。

等到香水提炼完成,她再找机会辞职,一切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就可以了。

这样一来,她也不用想尽办法去搞香料。

温夏暗暗勾了勾唇。

……

从香料市场离开后,温夏去了帝都最有名的云端百货。

这次回国,她们只带了简单的行李,现在小爱在幼儿园入学,她打算多买一些童装,给小爱换着穿。

毕竟是小公主,一定要每天都打扮得美美哒!

途径一家女装专柜的时候,温夏被模特身上的白色连衣裙吸引到了。

她的第一反应是,这条连衣裙很适合自己。

她立刻走上前去,伸手刚打算触碰布料,导购赶紧迎了过来。

“等一下!”女导购脸色带着隐隐的鄙视,阴阳怪气地说道:“模特款不买的话,不能试穿的。”

刚刚仅仅几秒时间,她已经将温夏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妥妥一个乡下来的大村姑!

她们是奢侈女装品牌Sea,这个村姑肯定是买不起店里的衣服!

“据我所知,Sea是没有这条规定的。”温夏自然看得出女导购的瞧不起,她只是淡淡一笑,镇定地开口。

女导购脸色变了变,只觉得这个村姑就是猜的罢了!

“不好意思,是我们这家专柜设定了这条规定,主要也是防止有人只试不买,把限量款的衣服给弄脏了。”女导购皮笑肉不笑地解释着。

温夏耸了耸肩,懒得和这种人理论什么,刚打算开口买下这条裙子,一道尖锐的嗓音抢在了她的前头。

“这裙子我要了!”

温夏转头一看,一对年轻男女亲密地走进来。

看清楚他们的长相,温夏顿时蹙起了眉头。

好一个冤家路窄!

说话的女人一身艳俗的打扮,针织吊带高腰短裤,还搭配了黑丝袜,浓妆艳抹,正是她的堂妹温娇娇。

搂着她的男人,正常的休闲装打扮,是温夏之前的未婚夫,裴廷易。

裴阿姨是她母亲夏晚宁的闺中密友,她和裴廷易出生之后,母亲那辈就给他们订了娃娃亲。

奈何母亲走得早,她又被温家赶走,五年前的暑假,裴阿姨带着裴廷易找到云城,和她解除婚约。

当时裴阿姨亲口和她道歉,说裴廷易爱上了她的堂妹温娇娇,两人在一所高中上学,你来我往就早恋了。

温夏和裴廷易早就多年没见,根本就没什么感情,顶多只有儿时残存的一些感情。

虽然感觉到了一些背叛,但温夏还是毫不犹豫地同意解除婚约。

在她看来,她早就和温娇娇还有裴廷易,没有任何瓜葛了。

自己现在又是易容的妆容,他们也不会认识自己,所以温夏不打算留下争抢裙子,转身便要离开。

这时,她的手腕却被一把拉住,女人尖叫起来:“温夏!你跑什么?”

温夏回过头来,瞬间看清楚温娇娇那副嘚瑟的嘴脸。

“我听曼姐说你这几年在山城挖煤,还真是哈!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简直……”

温娇娇鄙夷地看着温夏,挽住裴廷易的胳膊,故意问道:“廷易哥哥,你看看夏夏姐现在变成这样了,真的好丑啊,你当初选择和她解除婚约,是正确的呀!”

裴廷易此刻还处在震惊之中。

虽然温娇娇前几天已经给他发过温夏的照片,是温曼在温家偷拍的,但他还是没有确信。

如今亲眼看到温夏,裴廷易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不可否认,温夏和五年前简直是天壤之别!

当初他和母亲闹着解除婚约,一来是温娇娇缠着他,二来他也担心温夏在云城乡下成了村姑,怕到时候娶了温夏会丢脸。

但是,等到那天见了温夏,他又后悔了。

18岁的温夏,就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水仙花,惊艳了他的岁月。

然而母亲的决绝,让他不得不放弃温夏。

原本这件事成了他心中的遗憾,可如今见到这样的温夏,裴廷易一时很难接受。

本该是亭亭玉立的美女,却变得如此黝黑丑陋,真的是没钱害了人啊!

“夏夏,你这几年很辛苦吧?”裴廷易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温夏的经历,其实心中对温夏是有一点内疚的。

再怎么说,他也是她曾经的未婚夫。

听到裴廷易关心温夏,温娇娇脸色一变,伸手狠狠掐了一把他的胳膊。

裴廷易立刻闭了嘴。

“多谢关心,我过得很好。”温夏只是淡淡一笑,随即道:“你们继续吧,我先走了。”

“夏夏姐,你别走啊!”温娇娇上前张开双臂,拦住了温夏的去路。

她继续冷嘲热讽:“这裙子好看得很,我看夏夏姐刚刚也是想买,不如我就让给你吧?”

“毕竟我把廷易哥哥抢来了,已经很对不起夏夏姐了,这条裙子我就不和你抢了,夏夏姐快去试穿吧!”

说罢,温娇娇扭头朝着女导购吩咐:“小丽,把这条裙子拿下来,给我姐姐试试。”

叫小丽的导购,自然是个会看眼色的,尤其温娇娇还是这里的常客,她和温娇娇关系很不错。

她立刻道:“娇娇小姐,你姐姐不知道买不买裙子,我们这里不买的话是不给试的。”

“啊呀,竟然是这样呀!”温娇娇惊呼一声,又看向温夏,涂着美甲的手捂住嘴,假装问道:“夏夏姐,你有钱买吗?”

“不过呢,你没钱买也没关系,只要你穿得好,我送给你!”

温夏听得出来温娇娇就是故意羞辱自己,温娇娇和小丽导购眉来眼去的,一看就是老相识。

她浅浅笑道:“好啊,那我就试试这裙子。”

“夏夏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从来不会要别人送的东西,看来你这几年挖煤的日子太苦了。”温娇娇窃笑起来,继续嘲讽。

小丽看着温夏,暗暗露出鄙夷的表情,“这挖煤可不是女孩子干的事儿!”

“就是就是!”温娇娇连连点头,又追问道:“夏夏姐,你没钱的话挖什么煤啊,随便找个土豪不就行了?一晚的价格可抵得上你挖一年的煤吧!”

见温娇娇越说越过分,温夏冷笑一声:“这么清楚行情价,你经常搞这种外快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