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招聘调香师?
A+ A-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温夏听着,实在是忍不住想笑。

要是温曼得知江南苑的少爷就是战司宴,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她还挺期待的。

温夏弯了弯唇,故意说道:“真羡慕姐姐!有战司宴那么好的男朋友。”

“哟,没想到你这几年挖煤,也关注娱乐新闻?”

温曼双手环胸,昂起下巴,自信心爆棚起来,“谁叫我命好呢!阿宴可把我宠上天了,对我那叫一个百依百顺,他爱死我了呢~”

“那姐姐打算什么时候嫁给他呀?”

温夏浅浅一笑,单纯无害的笑容,看上去淳朴极了。

温曼听后,脸色瞬间一变。

都五年过去了,哪怕她帮他“生”了2个儿子,可战司宴也没有娶她的意思。

准确来说,她没有进战家的门,都是那两个臭小子捣乱!

看着眼前一脸无辜的温夏,想到她才是那两个臭小子的生母,温曼两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问这么多干嘛?难不成你对他有兴趣?”温曼露出恶狠狠的表情,逼近温夏,警告道:“你要是敢打战司宴的主意,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姐姐,我怎么敢!”温夏唇角的笑意散去,淡淡开口:“我已经是江南苑的媳妇了。”

“温夏,你给我记住,乖乖在江南苑待着,虽然你那个老公啧啧啧……但总比挖煤好!”温曼嫌弃地咂了咂嘴。

“嗯。”温夏低眉应下。

“这才识趣。”温曼瞧着温夏这副乖巧又任人宰割的小白兔模样,心里满意得很。

只要她们不说,恐怕温夏到死都不会知道,五年前她在山上救的男人,就是战司宴。

这时候,恰好柳如芬下楼,扭着身子款款走来。

温夏脸色一沉,走上前去,冷冷问道:“我已经答应你们,嫁进了江南苑,我妈的遗物可以还给我了吧?”

柳如芬的脸立刻拉了下来,她翻了个白眼儿,直接拒绝:“现在不行。”

“你说什么!柳如芬,你无耻——”温夏的眉头拧在一起。

“安静!”柳如芬厉声呵斥,又道:“我要是现在给你了,你撒腿子就跑,谁来收拾烂摊子!”

“怎么着你也得在江南苑稳定下来,我才能把夏晚宁的遗物交给你吧?”

温曼在旁边也补充:“是啊温夏,你别着急啊!难不成我们还会跑路?”

“稳定?”温夏冷笑起来,反问:“怎么样才能证明我稳定?”

“至少也得在江南苑待个一年半载。”柳如芬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温夏也猜想到柳如芬会如此精明,毕竟这对母女一直就是这种人!

从未改变过!

“太久了,我不同意。”温夏反驳。

“呵,你这小贱蹄子还敢跟我唱反调了?”柳如芬气得直瞪眼。

“柳如芬,你给我搞清楚,现在是谁占下风,谁占上风!”

温夏冷笑着盯着她,一字一句道:“你惹怒了我,就像你刚刚自己说得那样,我远走高飞,你们得罪江南苑该怎么办?”

“你……”柳如芬龇牙咧嘴,抬起手就打算扇温夏一巴掌,好好教训她一顿。

哪晓得手还没落下来,就被温夏一把弹开。

柳如芬吃痛得握住手腕,愤恨地瞪着她,狠狠道:“你敢跑!你要是敢跑,我就把你妈的东西全都烧了!”

江南苑给的可是一亿的彩礼,足够买下现在的温氏了。

要是温夏跑了,不仅得归还彩礼,还得罪了江南苑,那对温家来说,是得不偿失的!

“好,那你烧啊!大不了我不要了,看你怎么应对江南苑。”

温夏扯了扯嘴角,笑道:“收了人家的彩礼,是吐出来,还是让你女儿去面对那只癞蛤蟆,你自己选!”

说罢,她转身就走,手臂却立刻被柳如芬拉住。

“你站住!”

柳如芬大吼道:“你这个小贱蹄子,还敢跟我讲条件?三个月!”

“三个月后,我去确认你在江南苑的情况,如果没问题,我就把夏晚宁的东西还给你!”

“一个月。”温夏回过头,冷静得盯着女人愤怒的双眼。

随即,她淡淡一笑:“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

“你——”柳如芬气噎。

“月底,我在江南苑等你们。”

温夏甩开她的手,大步离开。

看着她决然离去的背影,柳如芬气得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地大吼:“这小贱蹄子竟然敢威胁我!”

“妈,就按照她说的吧!一个月后咱们去江南苑做客,我倒要看看,那个癞蛤蟆究竟丑成什么样!”

温曼强忍住笑意,鄙夷的口吻说道:“那种男人她都吃得下,肯定是愿意留在江南苑生活,你就放心吧!”

“行,那就先这么办,让她安顿在江南苑,我们也能免除后患。”柳如芬眯了眯眼眸,眸光尽是奸诈。

她看向身旁的女儿,再三叮嘱:“战司宴那边,你得加把劲儿才行!”

“妈,我今晚就去找他,在游轮上的时候我差点就成功了。”

温曼扭了扭身子,似是想到什么,又道:“对了,我得查一个女人,她勾引阿宴!”

“什么女人?”柳如芬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狠。

“她叫夏娜。”温曼连忙回答。

……

从温家离开后,温夏打车去了香料市场。

她承诺过战司宴,要为他调制几瓶何情薄香水,所以她需要去采购香料。

然而,询问了一圈,她都买不到配方里重要的香料之一——鸢尾根。

有一位好心的店主告诉她,国内的鸢尾根全都被Y集团收购了,除非从国外进口,一时半会儿运不过来。

走海运的话,至少得一个月的时间。

鸢尾根现在市价昂贵,很多贩子也不愿意囤货,还有几种重要的香料也不够。

温夏脑子里一片混乱。

如果自己不能及时提供香水,战司宴把她赶出江南苑该怎么办?

但是现在香料缺少,她无法配出这款香水。

最重要的是,鸢尾根全在战司宴的手上。

温夏紧紧地抿着唇,她要是问战司宴要那几种香料,也就暴露了香水配方。

但若是不要,她该怎么给战司宴交差?

“这位小姐,你是调香师吗?Y集团成立了调香部,待遇很高,你要是还没找工作,可以去应聘试试。”香料店主建议道。

“他们招聘调香师?”温夏心里头突然有了主意。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