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A+ A-

面对战司宴,温夏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地闷下头,担心自己被发现,慌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换装了。

没错,她在回到漫悦湾之后,就卸了村姑妆,重新换了一身衣服,发型也散开了,微卷的长发随风轻飏。

她现在不是温夏,而是夏娜!

“战先生,您好。”温夏重新抬起头,红唇轻启。

“你……怎么会在这?”战司宴蹙了蹙眉,冷声询问。

这里的地址有一些特殊,是幼儿园的门口。

“我在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帮亲戚送孩子呢!”温夏弯了弯唇,轻笑一声:“战先生该不会以为我有孩子吧?”

战司宴顿了顿,“自然不会。”

他刚刚真是多想了。

夏娜还没有结婚,即将要结婚,不可能会有正在上幼儿园的孩子。

而且,她看上去才二十出头。

“所以小姐姐,刚刚是我误会了?你没有娃娃呀!”战懿抬着头,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温夏挽了挽头发,心虚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战夜凑了过来,拉住温夏的衣角,凑近闻了闻,小小的眉毛皱了起来。

“你身上的味道和夏姐姐一样。”酷酷的童声响起。

“夏姐姐是谁?”战司宴看向战夜,眉头蹙了蹙,“温夏?”

“没错爹地,温夏就是我们的夏姐姐呀!”战懿兴高采烈地回答。

战司宴嘴角微抽,“你们什么时候和她关系这么好了?”

“夏姐姐打游戏超厉害,做饭也超好吃,我和哥哥都很喜欢她。”战懿笑眯眯地回答。

战夜瞥了他一眼,也勉强地点了点头。

看着他俩在自己面前狂夸她,温夏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好笑。

“小夜小懿,你们的夏姐姐是我的好朋友,她身上的香水是我调制的,所以我们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噢~”

温夏向他们解释道。

“哇!原来你们是好朋友呀!”战懿惊呼出声。

而一旁的战夜,脸上却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就捕捉不到。

战司宴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又把视线投向自己两个儿子,冷冷呵斥:“还不赶紧进幼儿园?”

战懿宝贝还想尬聊,但被会看眼色的哥哥给拖走了。

幼儿园门口,俊男靓女的组合,尤其对方还是知名男士,不少家长都在暗搓搓地看着他们。

温夏压了压帽檐,低声道:“战先生,有机会再见。”

她转身准备离开,纤细的胳膊却被拉住。

男人一个用力,她猝不及防地靠到他的怀中。

“战先生,大庭广众之下,你想干什么?”温夏暗暗瞪了他一眼。

“附近有一家咖啡厅,我想和你单独聊聊。”战司宴提议。

温夏想要拒绝,可无意中瞥到不远处的红色法拉利,当即花容失色。

那辆车是江南苑的车,要是被战司宴发现了,那可就糟了!

想到这里,她抬头看着他,弯了弯唇,娇俏道:“好啊。”

“夏小姐是怎么过来的?”战司宴问她。

“打车来的,不如战先生载我过去?”温夏歪头看着他,企图转移男人的视线。

“好。”战司宴正有此意。

十分钟后。

迈巴赫在咖啡厅门口停下。

两人一同进了咖啡厅,坐在了窗口的位置。

战司宴点了一杯黑咖啡,温夏则点了一杯橙汁。

“战先生,您想和我聊什么?”她主动开口。

“我听说,这款香和你母亲有关。”战司宴试探道。

温夏猜到他会提起此事,但她不会同他讲母亲夏晚宁的遭遇。

因为,造成母亲去世的人,正是温曼的母亲柳如芬。

而温曼是战司宴的女朋友!

温夏抿了一口橙汁,淡淡回答:“我母亲为了不让我做调香师,在我研制这款香的时候,她跑去找我,中途出了意外,去世了。”

“所以,我不会成为一名职业调香师!”

战司宴闻言,脸上闪过一丝错愕。

他没想到这款香的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

“抱歉。”他轻咳一声,尴尬道歉。

“没事战先生,这款香确实很有魅力,虽然我不会把佩服给你,但我答应了夏夏,会制作几瓶赠予你。”

温夏说完后,便拎包站起身来,礼貌道:“感谢战先生的款待。”

战司宴没有阻止她离开,只是看着她的背影,稍稍出神。

……

温夏去开着法拉利回到了漫悦湾。

乔装打扮一番后,她迫不及待地打车来到了温家。

站在温家的门口,她用力地摁了摁门铃。

“吵死了吵死了!”刘妈赶着过来开门。

看着刘妈一脸嫌弃的模样,温夏扯了扯嘴角,走上前去。

“啪”的一声。

她抬起手,一巴掌甩在刘妈的脸上。

刘妈猝不及防,整个人都被打懵了。

回过神来,她龇牙咧嘴地怒瞪着温夏,吼道:“温夏你!你干什么!”

刘妈扬起手就准备扇过来,温夏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冷笑道:“我的脸要是肿了,江南苑会放过你吗?”

刘妈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变,不敢造次。

这时候,温曼慵懒妩媚的嗓音响起:“哎呀,吵什么吵啊,大早上的不让人睡觉了?”

她穿着一身性感的吊带睡裙,一摇一摆地走了过来,瞪了温夏一眼,质问道:“温夏,你不是应该待在江南苑照顾你的病秧子老公吗?跑温家来撒什么泼!”

“温曼,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温夏冷冷一笑,提醒道:“我妈的遗物呢?”

“哈,对噢,你来要你妈的遗物对吧?问我妈去要吧。”温曼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儿。

温夏抬脚准备往里走,又被温曼拉住了手臂。

“温夏,你那个病秧子老公,是不是又丑又矮又虚弱啊?”

“你们昨晚同房了吗?他有能力吗?哈哈哈哈哈……”

说着,温曼口中发出止不住的大笑声。

温夏脸色沉了沉,勾起唇角道:“嗯,他又矮又丑还是个残疾。”

“个子大概一米五吧,脸上长着很多肉疙瘩和脓疱,一嘴的大黄牙,还有口臭,说话喜欢哈气……”

温曼听着,脸都变绿了,她捂着胸口,就差把胃里的酸水给吐出来了。

“真恶心!”她呸了一声,鄙夷道:“江南苑还想让我嫁过去,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