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我不想活了?
A+ A-

夜幕降临。

晚饭后,温夏又被战懿热情地拉到了电脑房。

战夜则酷酷地看着他们,也跟着进去了。

虽然嘴上不说,但下午的战绩,让战夜也十分认可温夏的能力。

陪他们又打了两局游戏,温夏赶紧催促他们去睡觉,自己回到了四楼客房。

自己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和女儿见面了,心里无限想念,立刻给夏爱打去了电话。

软软糯糯的小奶音立刻从听筒传出:“妈咪!”

“诶,小爱,你在做什么呢?吃晚饭了没有?”温夏连忙问道。

紧接着,是岑溪大大咧咧的嗓音:“我带小爱在肯德基吃汉堡呢,你今天情况怎么样?那个病秧子丑不丑?”

“这件事,说来话长。”温夏想到今天的情况,有些头秃。

她觉得,还不如让自己嫁个病秧子呢!

至少,没有战司宴那么难搞。

“什么情况!”岑溪嗅到一丝不对劲的气息,追问道:“夏夏,你没事吧?你被欺负了吗?”

“我没事,但……江南苑的主人根本不是病秧子,是战司宴!”温夏耸了耸肩,无语开口。

“什么!战司宴?”岑溪也震惊地瞪大了双眼。

“嗯,我也没想到会是他。”

温夏担心隔墙有耳,小声道:“我明早过来送小爱上学,明天我们面聊。”

说完,她先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破旧的棉麻裤,洗到发白的非主流短袖,看上去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村姑。

温夏摇了摇头,转身便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温小姐,是我,小菊。”

温夏也顾不上换睡衣,立刻打开了门,“有什么事吗?”

“老夫人说了,这些衣服温小姐都可以使用的,只要温小姐穿得合适就行。”

说着,小菊就捧着一坨衣服直接进了房间,放在了沙发上。

“好吧,帮我谢谢老夫人。”温夏弯了弯唇,礼貌地回答。

小菊点点头,便离开了房间,还将房门关好。

温夏走过去,瞧着小菊送来的这些衣服,是她早上在战司宴的衣帽间看到的那些女士品牌的。

反正温曼也嫁不过来了,江南苑似乎也没什么年轻女人,她便拿起一条丝质睡裙,打算换上。

就在这时候,又是一阵敲门声。

温夏只以为是小菊又来送衣服,连忙打开了门,这一次,她却傻了眼。

战司宴一身黑色西装,挺直地站在她的面前。

“战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形象,有些尴尬地问道。

现在的她,只裹了一条很短的浴巾。

战司宴看着眼前的女人,穿着裸露,顶着一张漆黑的脸蛋,但身上的肌肤却是白里透红,看着很是滑嫩。

他收回视线,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厌恶,“温小姐,请自重!”

温夏:“……”

“战先生,您没出声,我以为是小菊过来送衣服,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就关门了!”

说着,温夏就准备关门,男人的手挡住了门板。

“温夏,香水呢?”清冷的嗓音响起,夹杂着一丝质问。

“香水得等娜娜调制出来才行。”温夏抿抿唇,又道:“她现在忙着结婚的事情,需要过段时间。”

因为她现在还没有足够的香料,没办法调制几瓶的分量。

“你别给我耍什么花招!夏娜真的会帮你调这款香?”战司宴的脸上,浮现出质疑。

“战先生,我不过就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女人,我要是敢骗你,我不想活了?”

温夏咬咬牙,扯开男人的手,关上了房门。

“嘭”的一声。

看着紧闭的房门,战司宴嘴角抽搐了好几下。

这个女人,既然知道是寄人篱下,竟还敢如此嚣张!?

这股辣劲儿,真是像极了她……

脑海中,女人柔弱地靠在电梯墙壁上,身段妖娆,小脸蛋却透露着一股愤怒。

那一幕挥之不去。

结婚?

到底夏娜要嫁的帝都大佬是谁?

该死!

战司宴回过神来,不就是一个调香师,他怎么还在想着夏娜的事?

深吸了一口气,他立刻转身离开。

……

第二天一大早,温夏就起床了。

本想打车离开,可江南苑坐落在半山腰,这一块的豪宅区,根本打不到车。

无奈之下,温夏找了江南苑的森管家,借了一辆车。

森管家给的是红色法拉利的钥匙,那拉风的颜色,配上温夏那张黝黑的脸蛋和土到爆表的服装。

十分违和。

以极快的速度开车回到漫悦湾,温夏终于见到了四天未见的夏爱。

夏爱刚起床,细软的头发蓬乱着,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恹恹的。

“小爱,这几天上幼儿园开不开心啊?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有没有想妈咪?”

温夏蹲下身子,亲了亲女儿的额头和脸颊。

“嗯。”夏爱只是点了点头,可却没什么活泼的情绪。

见她沉默不语,温夏不免有些担心,又关切地问道:“是不是还没有交到朋友?”

这是温夏最担心的一件事。

因为女儿有心脏病,不能参加剧烈活动,所以病情根本瞒不住其他孩子。

很多小朋友得知这件事,会回去告诉他们的父母,家长就不会让他们再跟小爱一起玩耍了。

他们怕出事,到时候被连累。

“嗯。”夏爱长长的睫毛轻颤,细细小小的声音,惹人心疼。

温夏的眼眶瞬间红了,她转过身,连忙伸手抹了抹眼睛,又再次回过身来,一把抱住了女儿。

“小爱,你这么善良可爱,一定会遇到想和你交朋友的孩子,他们会照顾你,会和你成为好朋友。”

“还有妈咪和溪溪妈咪,都是你的好朋友,所以小爱要坚强,好不好?”

“好。”夏爱的小脑袋点了点,软软道。

岑溪看着她们母子俩,眼泪也忍不住落下,自从认识温夏之后,她见证了这个女人是多么的坚强。

也正是交了温夏这个好朋友,她才坚挺着活了下来。

“你们快来吃早饭啊,再不吃小爱要迟到了!”岑溪催促着,打破了刚刚悲伤的氛围。

……

半小时后。

温夏将小爱送进了幼儿园,看着她瘦小的身子朝里头走去,温夏的心却是悬着的。

她真的很担心女儿的情绪。

直到小爱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她转过身正打算离开,却突然撞上了两个小包子——

战夜和战懿。

“漂亮小姐姐,你怎么在这里!”战懿指着她,惊呼起来:“你都有娃娃了吗?”

而这时候,男人低沉寒冷的嗓音响起:“夏小姐,又见面了。”

温夏回头一看,竟然是战司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