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究竟是谁?
A+ A-

“你究竟是谁?”

战司宴蹙紧了眉头,漆黑的眸子直直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温夏淡淡一笑,声音波澜不惊:“战先生,您认识夏娜小姐吧?”

“你是她什么人?”战司宴当即询问。

“我和娜娜是朋友,战先生和娜娜在游轮上发生的事情,我全都知道。”

温夏笑着提议:“只要战先生能留我一个月,假装江南苑要了我,我可以帮战先生弄几瓶这款香水。”

一旁的江佩清和小菊,大眼瞪小眼,完全听不懂两人在聊些什么。

战司宴的脸色则沉了些许,他冷冷呵斥:“我最厌恶和我谈条件的人。”

“所以,战先生是拒绝了?”温夏撇了撇嘴,觉得自己赌错了。

本以为战司宴愿意花一切代价要何情薄这款香,应该是非常看重这款香的。

可现在的局势,似乎……

“算了,这笔交易不做也罢。”温夏转过身,朝着衣帽间的方向走去。

她打算打包走人。

毕竟,这个男人是温曼的男朋友,她也不想和他有过多牵扯。

“等等!”战司宴叫住了她。

温夏停下步伐。

“我同意。”他冷冷道。

温夏瞬间两眼发亮。

就这么……同意了?

她立刻转身,从男人的眼眸深处捕捉到一抹鄙夷。

温夏耸耸肩,朝着战司宴和江佩清如实开口:“老夫人,战先生,我留在这里一个月,不会打扰你们。”

“时间一到,我绝对会主动离开!”

一个月的时间对她来说,应该够了。

甚至可能不需要这么久。

一旦拿到母亲的遗物,她就立刻拍拍屁股走人!

“对了战先生,请您帮忙安排一间客房吧,毕竟我们只是一场交易,也不需要同住。”温夏微笑着开口。

江佩清觉得这个姑娘让人捉摸不透,她不免好奇地问道:“温夏小姐,你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呆一个月呢?”

“为了我母亲的遗物。”温夏坦然回答。

江佩清稍稍一愣,有些不解,刚想继续询问,外头便传来男孩子的嚷嚷声:

“太奶奶太奶奶,那个坏女人来了是不是?”

温夏一听,这是战司宴二儿子战懿的声音。

紧接着,战懿小小的身子便窜了进来,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然后小短腿哒哒哒地跑向江佩清,“太奶奶,那个坏女人呢?”

“这……”江佩清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这事儿确实有些复杂。

“是温家送错人了吧。”这时候,酷酷的嗓音响起。

战夜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小大人的姿态,昂首挺胸地走了进来。

“哥,送错人是什么意思?”战懿挠了挠脑袋,肉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疑惑。

战夜看向一旁的温夏,指着她问道:“你就是温家送来的新娘,对不对?”

“我是。”温夏淡然回答。

战懿也朝着温夏看了过去,两只圆圆的眼睛瞬间瞪得跟铜铃一般大,他惊呼道:“好丑的姐姐!”

温夏:“……”

这个小屁孩虽然咋咋乎乎的,但是却一点都不讨人厌。

反而有一种调皮又蠢萌的感觉。

“奶奶,你先带阿夜和阿懿出去。”

战司宴这时候开了口,目光落在温夏身上,沉声道:“我有事要和温小姐单独谈谈。”

“阿宴,你……”

江佩清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事,有些一知半解,但她刚刚听到了夏娜和香水这两个词。

或许,这和孙子一直寻找的香味有关系。

她也没多说什么,拉着两个孩子的手走了出去,小菊替他们关上了房门。

偌大的主卧,只剩下战司宴和温夏两个人。

“夏娜,人在哪?”

战司宴修长的双腿迈向沙发,坐下来后,单腿叠着,手肘靠在扶手上,有一种慵懒的冷淡风。

“战先生,娜娜她很忙。”

温夏听出来战司宴想要和“自己”见面的意思,当即婉拒。

“她说要嫁给帝都的大佬,对方是谁?”战司宴眉梢一挑。

温夏嘴角微抽:“这事儿,不太清楚。”

“所以,这是她编造的?”战司宴冷笑起来。

“战先生,我和您的交易,仅仅只是帮您弄到几瓶香水,而不是出卖娜娜的信息。”温夏提醒道。

战司宴脸色一沉,似笑非笑道:“温小姐,你觉得你占上风?”

“只要我一句话,你就得立刻滚回温家。”

温夏:“……”

这个战司宴太无耻了吧!

明明都说同意了,现在又得寸进尺!

“战先生,您到底想要做什么?”温夏咬了咬牙。

“让夏娜到Y集团找我,香水的事情,我要和她面谈。”战司宴严肃道。

温夏气噎,道:“战先生,如果您还是需要她的香水配方,那么我现在就离开江南苑。”

“因为,夏娜绝对不会把配方给你!”

战司宴眯起眼眸,脸色闪过一丝诧异,“为什么?”

“这是她母亲用命换来的,您觉得她会出售吗?会让这款香水应用于市场,让所有人都喷着这款香水吗?”

温夏两只嫩白的小手攒紧,用力地攒紧。

闻言,战司宴为之一怔。

他并不知道,仅仅只是一款香水,背后竟然会涉及到人命。

“罢了,那就如你所说,交易正常进行。”

战司宴转过身,直接离开了房间。

温夏松了一口气。

过了一会儿,小菊过来,领着她去了隔壁的客房。

她正准备整理衣服的时候,房门再次被敲响。

以为是小菊过来,温夏立刻上前开门,然而打开门的那瞬间,两张幼稚的俊脸出现在她面前。

“丑姐姐,你以后就是我的妈咪了?”战懿抬头看着她,两只眼睛眨巴了好几下。

“你太丑了,你和温曼是什么关系?”战夜无奈地撇了撇小嘴。

“唔……”温夏假装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咧开唇角,笑着回答:“我来一个个回答吧。”

“第一,我以后不是你们的妈咪,我只是暂时在这里住一个月。”

“第二,我和温曼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我叫温夏,夏天的夏,你们可以叫我夏姐姐。”

战夜和战懿面面相觑,然后战懿小可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终于有人陪我玩儿了!”他一脸懵懂地问:“丑姐姐,你会打游戏吗?”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