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闻闻我身上的味道
A+ A-

四楼。

温夏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发现衣帽间里除了男装,还有新添置的各大奢侈品牌女装。

她倒是觉得,江南苑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至少在这一方面,做得很好,很有人情味。

从衣帽间走出来,她便听到了“咔嚓”一声,房门被打开了。

紧接着,男人迈着修长的双腿走进来,看清他面容的那瞬间,温夏直接傻住了。

战司宴怎么会在这?

他和江南苑是什么关系?

战司宴看向温夏的时候,眉头不禁蹙起,声音冰冷又威严:“新来的女佣?”

温夏正了正神色,很快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只不过心底觉得好笑。

温曼想尽办法要嫁的人,竟然就是战司宴——江南苑的病秧子!

“战先生,您怎么会在这?”

温夏刚问出口,却被一道沧桑的声音打断,那声音显得很是着急:“阿宴,嫁过来的人不是温曼……”

江佩清拄着拐杖急匆匆地赶过来,看清温夏的那瞬间,她震惊的脸上,瞳孔剧烈的收缩着。

温夏也看着江佩清,约莫七八十岁的年纪,应该就是战司宴的奶奶。

“你这……你是谁?”江佩清伸手指向温夏,保养得当的手在空中颤抖。

她万万没有想到,温家竟然会把这样一个丑丫头送到江南苑来!

温夏神色微顿,脑海中沉思了一番。

温家告诉她,江南苑要的是温家大小姐,没有指定是谁,所以才会让她替嫁过来。

现在,战司宴和老夫人的表现,很显然都以为嫁过来的人应该是温曼。

难怪江南苑这样的神秘大家族,竟然跑到温家去提亲,原来根本就是冲着温曼去的!

所以,这替嫁的事情怕是要吹了?

温夏暗暗眯了眯眸子,这婚事不能吹,不然她就拿不到母亲的遗物!

可是……

现在结婚对象是战司宴,他和温曼又是公开的男女朋友……

确实应该是温曼嫁过来。

只是,目前的局面实属有点复杂!

“老夫人,我叫温夏,温家让我嫁来的。”她先解释。

江佩清感觉眼前一阵眩晕,“温家不就只有一个女儿,叫温曼吗?”

“老夫人,您错了!”温夏浅浅一笑,淡然回答:“我是温家的大小姐没错,我从小就被养在乡下,温曼是温家的二小姐。”

“什么……”江佩清赶紧揉了揉太阳穴,一把扶住身旁的孙子战司宴,嘴里喃喃念着:“阿宴,你说这可怎么办?”

“都是奶奶的人没跟温家说清楚,要不我派森管家将温夏小姐送回去,再将温曼接过来?”

江佩清心底懊恼不已,她这是搞了个什么乌龙啊!

温夏一听,也没再说话。

“不用!”

这时候,男人冷冷开口。

他一双阴鹜的眼眸扫向温夏,轻嗤一声:“温家送来这种丑女,拿了上亿的聘礼,当江南苑是好欺负的?”

上亿!?

温夏暗暗咂了咂嘴。

怪不得柳如芬和温曼千方百计联系她,让她回国替嫁,原来是掉进钱眼儿里了。

“奶奶,温曼这辈子都别再想踏进战家的门!”战司宴面容冰冷至极。

原本在奶奶的撮合之下,他打算接纳温曼,让她成为战家少奶奶,给她一个照顾战夜战懿的机会,哪怕她之前做得并不好。

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战司宴觉得温家品性有问题!

当初温家让温曼瞒着他生孩子,企图借子上位。哪怕温曼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件事也让他反感。

温家的人,根本没资格照顾他的孩子。

“阿宴,不如再问问小夜和小懿?”江佩清有些为难,毕竟温曼是两个孩子的生母。

“不必了。”战司宴转头看向温夏,女人一双澄亮的清眸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

他刚想开口让她滚,可不知怎的,她的眼神让他莫名熟悉,愤怒的话语竟没说得出口。

“赶紧走。”他冷冷呵斥。

温夏浅浅一笑,她心情倒是挺不错的。

因为替嫁这件事,导致战司宴对温曼有了厌恶,怕是要甩了温曼吧?

她还挺想看看温曼和柳如芬那副震惊懊恼的嘴脸。

只不过,现在她要是被赶出去,她就拿不到母亲的遗物了,这让温夏有些为难。

“怎么,还不走?”战司宴眉头蹙了起来,有些嫌恶地扫了温夏一眼。

温夏丝毫不觉得难为情,反倒直视着他,俏皮地开口提议:“战先生,既然我已经嫁过来了,温家也收了江南苑的聘礼,不如将错就错?”

她的声音,让战司宴稍稍一愣,这声音倒是有些熟悉,但眼前这个丑女,他并不认识。

“温家的人,都这么不要脸?”战司宴冷冷一笑,嗓音阴寒:“再不走,我会派人把你抬走。”

“一个月!”温夏立刻出声,坚定的口吻道:“我就在江南苑待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会主动离开。”

“在此期间,我不会透露您的身份,也不会透露江南苑的信息给温家。”

战司宴仿佛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露出鄙夷的眼神,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嗤声道:“一个月时间妄想得到我,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

听他这么说,温夏真的很无语,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自恋了!

和游轮上的反应一模一样!

等等……

她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道:“战先生,你要不要闻闻我身上的味道?”

战司宴脸色顿时一黑。

江佩清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女佣小菊也张大了嘴巴。

这么大胆的女人,她们可是第一次瞧见!

“温小姐,你实在是……廉耻两个字,你能明白吗……”江佩清捂着胸口,神情崩溃。

温夏淡然笑道:“老夫人,您误会了。”

她解释一声,随即朝着战司宴走去,伸出自己的手腕,递到了战司宴的鼻尖前。

战司宴厌恶地打算甩开她的手,可倏然间,他闻到了那股清新无比的香味。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女人,企图在她身上找到夏娜的身影。

然而,这个丑女和夏娜,根本就是两个人!

“你身上,怎么会有这种香味?”他一把拉住温夏的胳膊,厉声质问。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