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挖煤女工
A+ A-

“温曼,我就算再丑,也和你无关。”温夏一脸淡定,丝毫没有羞惭的神情。

她镇定自若的表现,让温曼颇为不满。

温曼狠狠地瞪着她,气势汹汹地吐口而出:“你……和我当然有关系,如果江南苑的人嫌弃你,那我们就拿不到聘礼了!”

下一秒,意识到“聘礼”两个字,显得自己很贪财的样子,温曼又立刻改口。

“呵,我的意思是,你要是被江南苑赶出来,我们就不会把你妈的遗物还给你!”她要维持自己的高雅形象。

温夏冷冷地看着她,暗暗咬紧了牙关。

为了母亲的遗物,她必须要忍下来。

否则,她现在真想一巴掌扇在温曼的脸上。

“曼儿,你们在吵什么呢?”这时候,矫揉造作的中年女嗓音响起,和温曼的语调一模一样。

温夏自然听得出来,是柳如芬的声音,她的好继母。

柳如芬穿着一身丝绒连衣裙,脖子上戴着奢华的黑珍珠项链,一脸高傲地站在客厅门口,开口道:“你们进来啊,站在外面不丢人吗?”

她已经看到了温夏现在的丑陋,十分鄙夷,觉得温夏现在站在温家大门口,是给温家丢人。

本以为温夏肯定过得很差,但容貌还在那,现在……柳如芬不带掩饰地咂了咂嘴。

“妈,我们这就进来。”温曼一边答应着,一边扯住温夏的手臂,拽着她往里走去。

五分钟后。

温夏站在沙发旁,而温建民,温曼和柳如芬,都坐在舒适的沙发上。

柳如芬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她翘着二郎腿,坐着美甲的手搭在膝盖上,抬头看着眼前这个丑女,脸上嫌弃的表情已经抑制不住。

“夏夏,这五年你到底去哪了?怎么沦落成这副样子了?”柳如芬嘴角扬起一抹嘲弄的笑,脸色鄙夷至极。

温夏清了清嗓子,淡淡开口:“在山城挖煤。”

下一秒,温曼捧腹大笑,笑声几乎传遍整幢别墅。

“哈哈哈……温夏,你说什么?你去……去挖煤……你是挖煤女工吗……哈哈哈哈……”

温曼笑得肚子都抽筋了。

柳如芬也“噗哧”一声笑喷了,她咂了咂嘴,“难怪你变得这么粗糙,这挖煤可真不是女孩子干的事儿啊!瞧瞧你现在这样子!”

温建民在一旁却皱了皱眉,他看着挺直腰板站着的温夏,出声问道:“夏夏,挖煤很辛苦吧?”

毕竟温夏高中就辍学了,除了做苦工,也干不了别的。

“呵。”

温夏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心头泛酸,却只是冷笑一声。

温建民的脸色瞬间变了变,似有愧疚。

柳如芬瞪了温建民一眼,以作警告,她担心温建民会心软,于是站起身来,推了一把温夏,质问道:“知道后天你就要嫁进江南苑了吗?”

“妈,你这不是废话嘛!她既然来了,肯定就是愿意嫁过去啊~虽然江南苑的那位是个病秧子,但江家到底是大家族,有钱有势,吃喝不愁,总比留在山城挖煤好吧?”

温曼嘴角的笑意,怎么都抑制不住。

看到如今如此凄惨丑陋的温夏,她的心情简直好上了天。

“温曼,你说得没错。”温夏勾了勾唇,笑道:“但你现在别急着笑我,江家想娶的人是温家的大小姐,也就是你!”

“如果我现在不愿意去了,我继续回山城挖煤,你想嫁过去吗?”

“你……温夏,你竟然威胁我!”温曼站起身来,伸手指向温夏,气得两只眼睛瞪得老大。

“曼儿。”温建民唤了一声温曼,随即看向温夏,解释道:“夏夏,其实你才是温家的大小姐,江家要娶的人,确实是你。”

“大小姐?”温夏冷笑一声。

十岁之前,她确实是温家的大小姐,可之后呢?

柳如芬带着温曼登堂入室,从那之后,已经过去13年了,温曼在这13年里,才是温家的大小姐。

而她温夏,早就不属于温家了。

“建民,别和她废话那么多!”柳如芬制止温建民继续说下去,她转头看向温夏,质问道:“你就两手空空地来了?没有行李?”

“没几件衣服,在旅馆里。”温夏简单回答,避免他们起疑心。

“去退房吧,这几天你就住在这里,等江南苑的人过来接你!”柳如芬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儿。

“可以,但你先把我妈的遗物交出来。”温夏脸色沉了沉,声音冷到了骨子里。

柳如芬昂起头,细长的眉毛透露着刻薄,尖锐的嗓音威胁道:“温夏,别给我耍花招!我告诉你,乖乖地嫁进江南苑,我才会把你妈的遗物还给你!”

“好,我等着。”

……

三天后的傍晚,江南苑派车来了。

温夏早就易容好,在柳如芬和温曼鄙夷的注视下,坐进了江家的车里。

透过车窗,她可以看到两人市侩又嘚瑟的嘴脸。

温夏心底冷笑起来,她们得意不了多久的!

等拿到母亲的遗物,她会让她们尝一尝,痛苦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一小时后。

她被接到了江南苑,半山腰的豪华中式宅院。

下车的时候,一位女佣过来接应,但看到她面容的那一刻,女佣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怎么会……”女佣支支吾吾的样子,又正了正神色,确认道:“您是温小姐吗?”

“是的。”温夏点头,淡然回答:“我叫温夏。”

“啊,这……”女佣皱了皱眉,然后强行挤出一抹微笑,说道:“温小姐,您和少爷的新婚卧室在四楼,我先带您过去。”

“好,麻烦啦。”温夏礼貌地回复。

女佣将温夏带到四楼房门口后,就急匆匆地赶去二楼,连忙汇报道:“不好了老夫人,嫁过来的人不是温曼小姐!”

“什么!不是温曼?”

战家老夫人江佩清抬起头,脸色似是有些不可置信,疑惑道:“温家就一个女儿啊,怎么会不是温曼呢?”

“老夫人,我先让她去了四楼,不如您亲自去看看吧?温家……送来的是个很丑的女人。”女佣小菊有些勉强地开口。

“很丑的女人?”江佩清直接震惊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