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帝国荣耀(上)
A+ A-

走进酒店的时候,沈恋冰开始给陈昊天打预防针。

“今天最好你买单,还有,我表妹会说难听话,希望你能压住性子。”

陈昊天重重点了点头。

999包厢。

宫丽丽看到陈昊天抱着君君走了进来,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表姐,这男的谁啊?”

沈恋冰冲脸色铁青的钱坤发微微一笑,小声回道:“他就是陈昊天,为了君君,你小点声。”

宫丽丽霍然而起,指着陈昊天,难听话毫不客气砸了过来。

“我声音能小得下来吗?不是这个王八蛋,你的日子怎么可能过得这么惨?”

“表姐啊表姐,你不打死他骂死他,还带他吃饭,你是疯了还是傻了?”

“还为了君君?这个拖油瓶把你拖成什么样了?不是她,你不会被逐出家门!”

君君把头埋进陈昊天怀里,小小的身子禁不住发抖。

陈昊天心头一痛,孩子有如此反应,是经历过多少谩骂和羞辱啊!

他抱着君君的手臂上,隐隐绷出几条青筋。

沈恋冰心里也阵阵难受,女儿战战兢兢的样子,再次触动她心底的伤口。

只是看到餐桌正中的生日蛋糕,她又把不满咽了回去。

宫丽丽言辞激烈也是为了她好,若是表姐妹当着外人的面争吵,面子上不好看。

钱坤发知晓陈昊天的身份后,大喜。

以他对沈恋冰的了解,不会跟侵犯她的禽兽产生男女之情。

那么沈恋冰让陈昊天带着君君,是要这对父女培养感情,然后心安理得的脱身,追求自己的幸福。

“丽丽啊,血浓于水,你姐这么做也是没办法,你压压脾气。”

钱坤发给宫丽丽使了个眼色,绕着陈昊天走了一圈,砸吧砸吧嘴。

“啧啧,长得也像个人啊,怎么净干畜生干的事儿呢?”

“姓陈的,要不是你怀里抱着小孩,劳资现在就为了恋冰打死你。”

陈昊天完全把钱坤发当空气,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问君君:“想喝椰奶吗?”

君君偷偷看了眼气势汹汹的宫丽丽和钱坤发,轻轻点了点头。

陈昊天刚拧开瓶盖,宫丽丽的难听话又到了。

“表姐,你瞅瞅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一个厚着脸皮蹭饭的罪犯,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沈恋冰拽拽宫丽丽的胳膊,小声解释。

“陈昊天现在不是罪犯是军人,个中缘由,以后告诉你。”

“还有,君君缠着陈昊天给我过生日,所以今天是陈昊天买单,看在孩子一片孝心的份儿上,你少说几句。”

宫丽丽小声骂道:“早知道这个畜生要来,这顿饭我就不约了!”

“你都知道人家是畜生了,就别嘀咕了,人,怎么能跟畜生一般见识呢?”

钱坤发斜瞅着陈昊天,又从皮包取出一块劳力士女腕表,递给沈恋冰,“生日快乐,希望你喜欢。”

再难听的话沈恋冰不是没听过,她可以忍。

但不知为什么,钱坤发对陈昊天的人身攻击,让沈恋冰忍不住想发火。

于是她解下手腕上的那块表,递到钱坤发面前。

“这是君君送我的,一只手腕不能戴两块表,钱总的心意我领了,礼物不能收。”

宫丽丽一把夺下腕表,拎着表带在沈恋冰面前用力摇晃。

“你是真傻吗?君君哪有钱?这表肯定是陈昊天买的!你戴着他送的礼物,不觉得恶心吗?”

钱坤发清清嗓子,对宫丽丽道:“这块表看着挺精美的,给我看看。”

“打眼一瞅就是冒牌货,有什么看头?”

宫丽丽话是这么说,还是把腕表递了过去,看向陈昊天的眸中尽是不屑。

“看那一副穷酸样,也不像买得起宝玑的人,送礼送地摊货,真够下作的!”

钱坤发把腕表端详一番,饶有意味的笑了。

“恋冰,我听丽丽说,沈家家主已经让你和阿姨重回沈家了,也就是说,你又是沈家人了。”

“所以,你的一言一行不仅代表个人形象,还关系到沈家的颜面,你戴块假表,是打沈家的脸啊!”

钱坤发随手把手表丢出包厢,一脸关心的把劳力士推到了沈恋冰的面前。

“这块劳力士虽然不是太贵,却也要十来万,配得上你的身份。”

沈恋冰心都碎了,一双明亮的眸子瞬间充满了愤怒。

那是女儿送给自己的礼物,钱坤发有什么权利这样做!

“坏蛋,你干嘛丢我送给妈妈的礼物?我要你捡回来,摔坏了我要你赔!”

宫丽丽皱着眉头,没好气的训斥。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钱总丢那块表是为你妈好,几百块的冒牌货能跟十几万的劳力士比吗?”

君君小嘴瘪了瘪,眼泪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掉,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卖表的叔叔说表很珍贵,你们摔坏了,我要你们赔,呜呜呜,你们必须赔!”

陈昊天用纸巾帮君君擦擦眼泪,柔声劝道:“君君不哭,我让他捡回来,给君君赔礼道歉。”

君君点点头,然后埋在陈昊天怀里,委屈极了。

陈昊天扭头问沈恋冰:“我让钱坤发把表捡回来,没问题吧?”

沈恋冰气得俏脸煞白,咬着牙回道:“没问题!不仅要捡回来,还不能有一点损伤!”

钱坤发见沈恋冰帮着陈昊天,脸色登时变得很难看。

他看了眼桌子上的劳力士,牙齿咬得咯嘣作响。

“要几百块的破烂,不要十几万的劳力士,丽丽啊,你表姐看来是真疯了,活该这些年过得那么寒酸!”

宫丽丽完全赞同钱坤发的观点。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这个表姐,看来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话尚未落音,包厢外传来一声惊呼。

“帝国荣誉!老天,竟然真的是帝国荣耀!”

顺声看去,一个身着唐装的白发老者端详着腕表,激动得热泪盈眶。

钱坤发窝着一肚子火,没好气的冲道:“老不死的,你瞎嚷嚷什么?”

老者面色骤寒,下意识要发火,看看手中的腕表,又把愤怒生生咽了下去。

他双手捧着腕表进了包厢,颤声问道:“请问这块腕表的主人是谁?”

沈恋冰满是疑惑的站了起来,问道:“老先生,表是我的,没摔坏吧?”

老者身子微微一颤,正要跪地叩拜。

突然想到这块表是被人丢出包厢的,于是意味深长的看向沈恋冰,微微摇了摇头。

“坏倒是没坏,不过表带有一丝划痕,”老者把腕表双手捧到沈恋冰面前,眉宇间尽是惋惜,“要完美修复,至少一百万!”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