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A+ A-

如果证件是红的,沈恋冰可以很自豪的告诉君君,你的父亲是为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的大英雄。

可沈恋冰也知道,要做到这一步极难。

百分之九十九的军人命丧沙场都没立上一等功,更何况功劳大到惊动当今君主?

她把证件还给陈昊天,问:“那案底消了吗?”

陈昊天明白沈恋冰的意思,老老实实回答。

“案底没消,不过由于将功补过,不管个人还是直系血亲,升学入职不受任何影响。”

沈恋冰出了口长气。

陈昊天虽然不是功臣,却也为国洒过血流过汗。

君君以后提起生父,不说多自豪,至少不丢脸。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欢呼。

“太好了,妈吗醒了!”

沈恋冰清冷的面庞浮起一股暖意。

她爱怜的看着跑到窗前的君君,柔声问:“来得这么早,吃饭了吗?”

君君不迭的点头。

“奶奶说不吃饱,就会像妈妈一样容易晕倒,君君以后要健健康康的。”

宫婉如坐在床沿,给沈恋冰报喜。

“正能集团的钱还了,你爷爷让咱们重回沈家。”

沈恋冰很是感激的看了眼陈昊天,正要说些什么,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号码,沈恋冰黛眉蹙起。

电话是表妹宫丽丽打来的,说是中午一起吃个饭,她公司的副总钱坤发也在。

宫婉如知道宫丽丽要把沈恋冰介绍给钱坤发。

以前她反对,现在觉得钱坤发是个不错的选择。

“要不试着交往看看呢?”宫婉如轻声劝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家里也需要个男人。”

君君可怜巴巴的插话:“妈,我不喜欢钱叔叔,中午能和爸爸一起吃饭吗?”

宫婉如面色骤寒,厉声呵斥:“跟你说多少次了,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君君低着头,再也不敢吭声。

沈恋冰看了眼可怜兮兮的女儿,冲宫婉如浅浅一笑。

“中午我带着君君,再观察观察钱坤发。”

君君面色一阵黯然。

她不明白爸爸那么好,为什么妈妈和奶奶就是不喜欢。

更不明白爸爸都回来了,妈妈为何还要帮她找新爸爸。

办好出院手续,沈恋冰见君君攥着陈昊天的裤子满脸不舍,叹了口气。

即便她对陈昊天的印象好了很多,也没上升到朋友的高度,更何况要做相濡以沫携手白头的夫妻?

只是两人间的恩怨情仇,她不能对君君说,君君也不懂。

陈昊天心里也是一阵撕痛。

他很想天天陪伴在君君身边,可是要达成这个目的,必须让沈恋冰心甘情愿嫁给自己。

从目前两人的进展来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陈昊天无奈的蹲下来,捧着君君的脸蛋,好声哄着。

“爸爸有事要先走,君君乖乖跟妈妈回家,爸爸忙完了去找君君玩,好不好?”

君君哦了一声,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陈昊天,伸出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陈昊天跟君君拉了拉勾,冲沈恋冰和宫婉如歉意的笑笑,出了房间。

君君快步跑向门口,对着陈昊天的背影大声喊道:“君君等爸爸,爸爸忙完了一定要找君君和妈妈。”

陈昊天转身看向泪水在眼眶打转的君君,鼻畔一阵酸楚。

“我会的,我一直都在你们身边。”

出租车上,君君坐在沈恋冰腿上,看着窗外,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沈恋冰心下一疼,正要好言安慰,不经意间透过车窗看到一个身影。

远处的胡同口,陈昊天小心翼翼的探着头,朝这边张望。

两人目光隔空相遇的刹那,陈昊天迅速躲进了胡同。

沈恋冰咬着红唇,想想前几次跟钱坤发相处的种种,胃部有些不适。

她深吸一口长气,咬着牙做了决定。

“中午我们吃饭带着爸爸。”

沈恋冰贴着君君的耳朵悄声说。

君君黯然的眸子顿时光亮起来。

她正要欢呼,沈恋冰赶紧捂住她的小嘴,朝副驾驶位置嘟了嘟嘴。

君君旋即会意,伸出食指竖在嘴边,然后朝沈恋冰精致的面庞亲了一口。

“妈妈真好,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

颍州宴江南大酒店。

君君拉着沈恋冰的手,开心的跳了起来。

“妈妈,你看,是爸爸,爸爸来了。”

陈昊天快步跑来,递给沈恋冰一块腕表。

厌恶和不屑从沈恋冰眸中掠过。

她让陈昊天过来一起就餐,一是不忍君君难过,二是要跟钱坤发有个了断。

哪想陈昊天刚见面就送表。

我沈恋冰跟你陈昊天很熟吗?我是那种轻易接受别人礼物的女人吗?

陈昊天知道沈恋冰在想什么,轻声解释。

“君君昨天让我带着她给你买生日礼物,这表是她用储蓄罐里的钱在地摊买的,我拿去截了表带。”

沈恋冰娇躯微微一颤,看着笑得天真无邪的女儿,瞬间红了眼眶。

这些天祸事不断,她和母亲的神经都紧绷着。

别说宫婉如忘了她的生日,连沈恋冰自己都不记得了。

谁知六岁的女儿不仅记得,还用攒下的钱给她买了礼物。

君君拽拽沈恋冰的裙子,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妈,你赶紧戴上,这表可漂亮了。”

沈恋冰强忍着泪水不落下来。

这块腕表款式并不复杂,表盘是大汉帝国的地图,刻度由粉红色“玻璃”点缀。

除了表盘正下方的宝玑标识,再无其他。

沈恋冰对腕表多少有些研究,立马判定手中的腕表是冒牌货。

首先,宝玑官网并未出过这款腕表。

其次,宝玑不会把大汉帝国的地图作为表盘点缀。

不过......

腕表的做工非常精美,若不是款式夸张,真能以假乱真。

沈恋冰把腕表戴在手腕,意味深长的看向陈昊天。

“君君储蓄罐里最多不过五十块钱,你出了多少?”

陈昊天回答得很干脆。

“一分没出,商贩觉得君君很可爱,便宜卖了。”

沈恋冰和陈昊天对看数秒,方才信了他的话。

君君抬头看着沈恋冰,有些忐忑。

“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的礼物啊?”

沈恋冰赶紧把君君抱了起来,红着眼圈摇了摇头。

“妈妈非常喜欢,谢谢君君,妈妈永远戴着君君送的手表。”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