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运气很好(下)
A+ A-

赵智奎和夏娜娜听到陈昊天前半句话,面上均是一喜。

可后半句话,又让他们如坠冰窟。

运气好还得死,什么逻辑!

“大哥,您没跟我开玩笑吧?”

陈昊天没有回话,回答赵智奎的是哭哭啼啼的声音。

赵智奎顺声看去,后背一阵发毛。

十几名黑衣人压着一群男女老少进了办公室。

其中不仅有他的父母兄弟,还有他的老婆孩子。

正能集团董事长赵大能也在其中。

夏娜娜也瞪大了眼睛。

那面色惨白的中年妇人,是她的母亲。

那战战兢兢的中年男人,是她的父亲。

这个坐在老板椅上冷漠不语的男人,到底要干嘛?

正能集团董事长赵大能看到赵智奎,气不打一处来。

他正在新建楼盘考察,几个黑衣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带上了车。

赵大能在道儿上混了多年,要说没有仇家绝无可能,不然,他也不会傍上孙家求平安。

哪里想他哀求了一路要做个明白鬼,黑衣人就是不告知谁要找他的麻烦。

到了正能集团,看到跪在地上的赵智奎,赵大能恍然大悟。

敢情是色胆包天的侄子在作死。

他冲了过来,对着赵智奎就是一顿猛踹。

“你个不成气候的王八蛋,瞪大眼睛看清楚,坐在你面前的这位爷,能得罪起吗?”

“我打死你个混蛋,你想死没关系,别拉着大家一起陪葬。”

赵智奎捂着脑袋趴在地上,哪敢吭声。

陈昊天皱了皱眉头,看了眼赵大能,皱了皱眉头:“你很吵。”

赵大能赶紧陪着笑脸,凑到办公桌前。

“这位爷,家里出了这个败类,我实在是愤慨难耐啊!”

“我赵大能不是不讲理的人,今天是他作死,您要杀要剐我没二话......”

未等他把话说完,一名黑衣人拽着他的领口朝落地窗户前拖。

赵大能吓尿了,冲着陈昊天哭喊。

“爷,爷,不关我的事啊,我连您是谁都不知道,肯定没得罪您,犯不着对我下手啊!”

陈昊天扭头看向面无血色的赵大能,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忘了介绍,我叫陈昊天。”

赵大能看着楼下比绿豆差不多大小的车辆,吓得泪流满面。

“这位爷,我求求你,这事儿真跟我无关啊,我有钱,您只要不杀我,要多少我都给,啊——”

未等他把话说完,黑衣人将他从二十六楼窗口推了下去。

无比惊恐的呼喊声越来越小,几秒后,隐约传来一声闷响。

陈昊天引燃一根香烟,平静的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赵智奎和夏娜娜不寒而栗。

也是到这瞬,他们方才知道陈昊天的可怕。

他根本不是人,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当然他们也终于领略了陈昊天的话。

说他们运气好,是祸不及家人,至于他们俩,必死无疑。

赵智奎和夏娜娜眸中全是绝望。

在他们愣神的时候,一名黑衣人拽着赵智奎的父亲朝落地窗前拖。

“不要,求求你,我父亲是无辜的,我跳,我跳!”

赵智奎赶紧站了起来,遗憾的是,他的父亲已经被黑衣人推了下去。

“你说晚了。”王德力给黑衣人使了个眼色。

黑衣人刚刚拽住赵智奎老婆的头发,赵智奎已经跑到落地窗前。

他回头看了眼早已吓傻的老婆孩子,眼睛一闭,从高楼跳了下去。

夏娜娜也站了起来,朝着落地窗一步一步走去。

这瞬,她知道了什么是绝望,也懂得了什么是后悔。

她从楼上一跃而下的那刻,陈昊天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

他看了眼赵智奎和夏娜娜的亲属,闷头朝门外走。

“如果你们不想活了,可以来找我报仇,我叫陈昊天,单耳陈,日天昊,苍天的天!”

...............

已是夜晚,特护病房静得针落可闻。

陈昊天坐在窗前,静静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子。

他回颍州不到七天,沈恋冰就遇到三场劫难,可见他征战的七年,沈恋冰过得很苦。

正在他自责的时候,耳畔传来含糊不清的梦呓。

“大哥,不要啊,我只是个学生,求求你放过我吧。”

“不要,不要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疼!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原来直到今天,沈恋冰还没走出那晚的阴影。

陈昊天紧紧攥着拳头,眼前又浮现那晚的画面。

过了不知多久,陈昊天对着病床上的女人轻轻说道:“以前我不知道,从现在开始,我这条命是你的。”

次日。

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床头。

沈恋冰揉揉惺忪睡眼,伸了个懒腰。

突然,她想到昏迷前赵智奎和夏娜娜的对话,坐了起来。

这里是病房,不是宾馆,看来清白还在......

不对,也可能是自己已被赵智奎玷污,又被陈昊天送到了医院。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陈昊天推门而入。

看她忐忑不安的模样,陈昊天好声宽慰。

“我到赵智奎办公室的时候,你还在卫生间,于是就把你送到了305医院。”

“吃点东西吧,医生说,只有多补充能量才能降低***带来的损害。”

沈恋冰看了看身上的病号服,寒声问:“我身上的病号服,是你帮我换的?”

陈昊天赶紧摇头。

“是医生,女医生,如果你不信,我可以把她叫过来。”

至此,沈恋冰的心才算是放下。

只是想到夏娜娜的背叛,她的心间又是一阵绞痛,于是问:“夏娜娜现在哪里?”

她的问话在陈昊天的预料之中。

相对肉体带来的伤害,夏娜娜背叛对沈恋冰的心理摧残更重。

所以陈昊天把提前编好的谎言念了出来。

“我去到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正在跟赵智奎在落地窗前搏斗,那个女人当时半截身子都在外面。”

“我眼看要出人命,正要上前帮忙,那个女人就拽着赵智奎一起坠楼了。”

“后来我被捕快带到捕快局录口供,才知道她叫夏娜娜,是你的朋友。”

“对不起,我去得太晚了,如果早点到,夏娜娜应该不会死。”

沈恋冰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

现在回想当时的场景,药肯定是夏娜娜下的,

她明明跟赵智奎一伙儿,怎么打起来了?

陈昊天很是为难的笑笑。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要不等你康复了,去捕快局问问呢?”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