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大哥喜欢清静
A+ A-

刀刃不仅透着寒气,还泛着刺鼻的血腥。

赵思恒曾告诉过他,这样的兵刃下,亡魂无数!

赵光明不再嚣张,可气势依然不减。

“本家主当然知道她是英雄的后代,不然,也不会让她女儿给我儿子做媳妇!”

陈昊天缓缓点头:“如此说来,沈恋冰应该以此为豪?很好,你很好,赵家也很好!”

赵光明冷哼一声。

“那是当然!我儿赵思恒官拜西南战区武卫将军,是汝阴侯身前的大红人,现在你把刀放下,我既往不咎,不然,你大祸临头!”

陈昊天嘴角泛起几丝不屑。

正是苗向前在西南战区瞎指挥,才让西南鏖战凶险非常。

战后,陈昊天架空了他在军中的权力,所谓汝阴侯的封赏,不过君王给他的安慰剂。

没曾想这家伙打仗不行,纵容手下胡作非为倒是在行,都欺负到陈昊天的头上了。

苗向前,你千万别作死,不然,我把你的婚礼变葬礼!

陈昊天扫了眼从四面八方用来的护卫,淡淡说道:“沈恋冰全家安全离开,我自然会放下刀。”

以为回到家就安全了?幼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赵光明对着护卫厉声大喝:“退下!在颍州城,暂时还没人敢动我!”

赵家护卫连忙依言而行。

沈恋冰看着手持汉刀的陈昊天,心情极为复杂。

陈昊天是造成她苦难的罪魁祸首,可就在刚才,若非陈昊天横空出世,她和君君可能已经死了。

沈恋冰不想承陈昊天的情,然而看看四下,谁能帮自己?

现在陈昊天替他出头,对方又人多势众,她带着君君和母亲走后,陈昊天的下场可想而知。

沈恋冰以前觉得陈昊天是鬼,现在觉得他身上还有一点人味儿。

陈昊天见沈恋冰站在原地不动,皱了皱眉头:“怎么还不走?”

沈恋冰忍着不适凑到陈昊天身前,小声说道:“如果我和君君还活着,在她长大后我会告诉她,她身上流着你的血。”

陈昊天身子微微一颤,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看到她忧心忡忡的眼眸,陈昊天心下又是一阵酸楚。

“我刚刚说了,你们不仅会活着,还会好好活着。”

“你也不要为我担心,我还没把赵思恒放在眼里......”

沈恋冰眸中掠过一丝厌恶,径直打断陈昊天。

“我不是担心你,只是想告诉你,你为她死在这里是最好的结果。”

“这样我才有足够的理由告诉君君,她身上另一半血是你的。”

言毕,沈恋冰不再停留,离去的身影干脆决然。

陈昊天对着沈恋冰的倩影轻轻点头:“你说得对。”

沈恋冰一行人前脚刚走,身穿黑衣戴着黑铁面具的王德力后脚赶到。

陈昊天还刀入鞘,在沈恋冰刚才的位置坐了下来。

椅子还有些温热,桌上的茶水也没喝。

他把汉刀放在桌子上,不屑的瞟了眼长出一口气的赵光明。

“女人和孩子都走了,说说看,你想怎么死?”

赵光明摸了摸脖颈,怒极反笑。

“小子,这话该我问你,下辈子再替人出头,首先要量量自己的斤两。”

话落,他大手一挥,赵家护卫纷纷抽出家伙,把陈昊天和王德力团团围住。

这些护卫有的手持砍刀,有的还掏出了***。

宴会大厅宾客见赵光明拉开架势要杀人,登时打起了精神。

“那个替沈恋冰出头的男人是傻逼吧,把赵家主控制住还有活命的可能,现在他怕是连全尸都保不住。”

“果然虎子无犬父,武卫将军神勇非常,赵家主汉刀逼身面不改色,看来赵家晋级一流家族指日可待!”

“赵家早是一流家族了,不信你问四大家族,谁敢惹赵家?”

“替沈恋冰出头的男人就敢啊,你瞧瞧,人家还若无其事的喝茶,真是无知者无畏!”

...............

赵光明背负双手,冲着不紧不慢喝茶的陈昊天一阵冷笑。

“刚才我见你是条汉子还想给你一个好死,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会让你一直活着。”

“你不是替沈恋冰出头吗?成啊,我就打断你的四肢,每天晚上当着你的面临幸那双破鞋,看你怎么帮她?”

“还有沈君君,即便沈恋冰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让她做儿媳,我要把她当狗养着,长到半熟好好玩......”

他话尚未说完,身旁传来一声闷响。

怎么回事?!

赵光明顺声看去,吓得双腿一软,差点瘫坐在地。

赵家护卫总管趴在地上,右手还握着***,只是人头已经滚到三米之外,奔涌的热血溅到他的裤腿。

戴着黑铁鬼面的王德力手持汉刀,踩着护卫总管的身体,直直看着赵光明:“你接着说,我接着杀。”

宴会大厅登时响起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没人相信王德力二话不说就杀人,更没人想到王德力速度如此之快,大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赵家护卫总管就没了。

赵光明快步后退,指着陈昊天和王德力,颤声嘶喊:“开枪,杀了他们!”

持枪的护卫这才反应过来,就在他们准备扣动扳机时,脖颈泛起一阵凉意。

用手一摸,鲜血喷涌,头颅滚落。

眼睁睁看着持枪的护卫身首异处,别说场中的赵光明,即便是准备看戏的权贵,都吓尿了。

他们原以为赵光明完全掌握了主动权,哪里想赵光明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

这个帮沈恋冰出头的男人到底什么来头?手下人的实力怎么如此之强?

赵家护卫们看看倒在血泊中的弟兄,站都站不稳了,哪还有反击的实力?

血腥味在宴会大厅弥漫,空气已然凝固。

啪嗒!

陈昊天引燃一根香烟,看向面无血色的赵光明,淡淡问道:“你刚才是用右手打的她吧?”

赵光明很是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一边后退一边颤声回应。

“小兄弟,我是武卫将军的亲父,你动了我,就是动西南战区,凡事要三思后行......啊!”

未等赵光明说完,刀光一闪,右臂啪嗒一声落地。

赵光明发出一声惨叫,捂着断臂瘫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号叫着。

王德力踩着赵光明不住抽搐的老脸,刀尖抵住他的心口,寒声道:“我大哥喜欢清静,再出声,现在就屠了赵家!”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