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最该死的是你
A+ A-

王德力静静走了过来,递来一份情报。

陈昊天翻阅一番,对着沈恋冰消失的方向,久久无言。

为了君君享受更好的教育,沈恋冰省吃俭用攒了三万块钱活动费,希望周长青能争取一个朝阳小学的免费生名额。

“王,周长青好色,王妃请他帮忙可能会遇到麻烦......”

陈昊天右手微举,打断王德力:“我来处理,你帮君君选个学校。”

宴江南酒店,666包厢。

沈恋冰穿上了她衣柜里最体面的一套衣服。

只是在周长青看来,这套衣服实在太寒酸。

上身的衬衫是打折款,下身的牛仔裤也是大学时购买的。

不过......

这身寒酸的衣着在沈恋冰身上,却显得无比光艳。

不愧是昔日的大学校花,生了孩子身材不仅没走形,还多了些成熟女人的醉人风韵。

能搞到这样的女人,人生圆满了。

沈恋冰被周长青看得浑身不自在,可是有求于人只能忍着。

她从清冷的精致面庞挤出一个笑容,递去一个档案袋。

“老同学,君君的事就拜托您了。”

档案袋里是三万块现金和烈属证明。

周长青拍拍三万块现金,问:“这是什么意思?”

沈恋冰赶紧解释:“托人办事哪有不花钱的?这是给你的活动费。”

周长青满脸不屑。

“咱不谈朝阳小学的招生名额有多紧张,六年下来,一个免费生光学费就省下五十多万。”

“这样的好事哪个烈属不抢?谁家掏不出十万八万?三万块能活动开吗?”

这话就像一记耳光,把沈恋冰俏脸抽得生疼。

她低头看了眼辛辛苦苦攒得活动费,笑容很尴尬。

“换成其他人肯定活动不开,凭借老同学的能力,应该没问题......”

周长青打断沈恋冰,很干脆的报出价码。

“要办妥,请客吃饭都不下五万,再加打点,没有十五万根本不行。”

三万块都把沈恋冰逼得严重贫血,十五万......那是要她的命。

周长青看了眼目瞪口呆的沈恋冰,知道她肯定拿不出那么多钱,于是把现金推到沈恋冰面前。

“活动费我可以帮你垫付,只是,你要怎么感谢我呢?”

他这般说着,大手朝沈恋冰的小手摸了过去。

沈恋冰连忙躲开,笑容越发尴尬。

“我不是薄情寡义的人,垫付的钱我一定连本带利还你。”

周长青看着沈恋冰绝美的容颜,嘿嘿一阵坏笑。

“就你那点工资,要还到什么时候?我明说了吧,只要你跟了我,不仅不要还钱,每个月我还给你两万生活费!”

沈恋冰霍然而起,气得俏面通红。

“我不是不自爱的女人,周长青,请你自重!”

周长青面色骤冷。

“既然你自爱,干嘛过来见面?天下没有钱的午餐,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帮你!”

沈恋冰哑口无言。

她知道周长青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却没想到周长青不顾脸面直接提包养。

这是对她的侮辱!

周长青斜瞅着沈恋冰,言语间越发不客气。

“沈恋冰,你不是冰清玉洁的黄花闺女,你是上学就被人搞大肚子的残花败柳!”

“我今天开的价码,包养大学生都够了,这般对你,是念着当年的情!”

屈辱的泪水在眼眶打转。

沈恋冰想转身就走,可真那么做了,君君就上不了朝阳小学。

周长青知道拿住了沈恋冰的七寸,心下一阵得意。

“恋冰啊,我是话糙理不糙,好好想想,君君上了学,看到同学非富即贵,会怎么想?”

“你需要男人给你撑腰,也需要钱,其实男女之间就那点事儿,享受了还有钱拿,何乐而不为呢?”

沈恋冰紧紧握着粉拳,气得身子直抖。

如果没有君君,她会把茶水泼周长青脸上,然后再来一耳光。

可是想到聪明懂事的君君,她紧握的拳头松开了。

她不能再让君君吃苦了,更不想君君走她的老路。

如果要让君君不输在起跑线上,就需要钱,很多很多钱。

沈恋冰抬眼看向周长青,两滴泪水从眼角滴落下来。

“如果你不履行承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这是答应了!周长青大喜。

“瞧这话说的,只要我想办,朝阳小学的免费生名额真不是个事儿!”

“好了,别哭丧着脸,来,坐腿上,让老同学好好疼疼你。”

砰!

包厢的门被一脚踹开。

周长青勃然大怒,指着站在门外的陈昊天破口大骂。

“艹,不长眼的东西,滚出去......”

砰!

一拳砸向面门。

周长青鼻骨粉碎,鲜血喷涌。

“我好好疼疼你!”

陈昊天抬脚揣向周长青的胯部。

“啊——”

伴着一声惨叫,周长青捂着下身,疼得在地上直打滚。

这一脚,把他废了。

然而,陈昊天并不打算住手。

他掐着周长青的脖子把人提起来,抵在墙上,眸中厉光大作。

不管谁伤害沈恋冰母女,都要死!

不管谁对沈恋冰图谋不轨,都要付出代价!

周长青死死掰着铁钳般的手,两条悬空的腿不停朝下蹬。

刚才陈昊天动作太快,沈恋冰没反应过来。

现在她见周长青眼珠子里全是血丝,马上就要断气了,于是急声大喝。

“住手!”

陈昊天扭头看向沈恋冰,沉声道:“他对你不尊重,该死。”

“他不尊重我,你尊重了吗?如果不是你,我会沦落到今天这步?最该死的是你,不是他!”

陈昊天深吸一口长气,淡淡回道:“已经发生的事我改变不了,我回来就是赎罪的。”

沈恋冰怒极反笑,泪水沿着俏面滚滚而落。

“你就是这么赎罪的?知道你要打要杀的人是谁吗?没有他,我女儿就上不了学,放开他!”

陈昊天冷冷看向眼珠子都快凸出来的周长青,松开了手。

“再让我看到你,必死,滚!”

杀气登时四溢,似乎空气中都带着血腥味。

周长青从头凉到脚。

他知道面前的男人是个敢作敢为的狠角,于是捂着下身落荒而逃。

陈昊天抽出几张纸巾递给沈恋冰。

“擦擦眼泪,别担心君君上学的事,我已经让人活动了,选的学校肯定比朝阳小学好。”

沈恋冰打开陈昊天的手,嘲讽道:“这么说来,颍州城的学校君君可以随便选?”

“是!”陈昊天的回答干脆利落。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