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受辱
A+ A-

嗤拉!

长发女子的胸围已被几名悍妇扯断。

她一手捂着脸,一手护着胸口大声辩解。

“我没有,是时云亮一直骚扰我.....”

啪!啪!啪!

悍妇们不容她分辩,蒲扇大的巴掌扇了过去。

肥婆朝长发女子身上踹了一脚,又是一通臭骂。

“姓沈的,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逼样!”

“上学时你就被人弄大了肚子,全颍州谁不知道你是破鞋!”

“我老公就是骚扰一条狗,都不上你这辆公交车!”

屈辱的泪水顺着沈恋冰的指缝流淌出来。

她任由别人殴打谩骂,任由娇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被路人评头论足。

明明是时云亮对她动手动脚,被他老婆黄丽娜发现后,这个混蛋却反咬一口。

更让人愤怒的是,肥婆黄丽娜不分青红皂白,在公司楼下将她脱光示众。

以后,她还怎么做人?

这屈辱,比七年前被人玷污更甚,更比七年前无助。

那时,陈昊天被绳之以法,现在,她怎么斗得过老总夫妇?

“啊——”

沈恋冰趴在地上,喊得声竭力嘶。

正在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冲过来,扑到她身上。

“求求你们,不要打我妈妈,不要打我妈妈!”

沉闷的击打声和小女孩的哀嚎一同响起。

手里那只送给妈妈的柿子,也掉落在地。 

君君?!

沈恋冰心口一疼,翻身而起。

她不顾被撕扯的长发,不顾迎面而来的耳光,更不管上身身无寸缕,把小女孩紧紧抱在怀里。

“混蛋,连小孩都打,你还是不是人?!”

阳光下,她泪痕遍布的容颜尽是悲愤。

匆匆赶到的陈昊天如坠冰窟。

七年前,这个女子也曾这样看着自己。

那时,她饱受摧残衣衫凌乱,人生尽毁。

谁想七年之后,这个苦命的女人,又被人肆意欺凌侮辱。

而罪孽深重的自己,却因为战功被封大汉王,权倾朝野!

苍天不公啊!

陈昊天的目光又落在君君身上。

这个懂事孝顺的女孩,竟是他跟沈恋冰的孩子。

这是自己的血脉,可是看她的衣着和打扮,这些年过得到底什么日子。

再看看她蜷缩在沈恋冰怀里的模样,这些年,她又受了多少委屈。

陈昊天啊陈昊天,即便你有滔天战功,在这对母女面前,你都不算个男人。

陈昊天无比愧疚的时候,黄丽娜朝沈恋冰身上吐了口口水,接着谩骂。

“呸!妈是女表子,女儿长大也是万人骑的贱货。”

“姐妹们,打,把小女孩也脱光,给大家开开眼.......”

王德力冲过去,一巴掌将肥婆扇倒在地。

咔嚓!

王德力抬脚踩断黄丽娜的腿骨,杀猪般的哀嚎声就此响起。

这个在战场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神,通红着眼眸看向那些呆若木鸡的悍妇。

沈恋冰国色天香,即便生了孩子,追求者依旧如过江之鲫。

沈恋冰洁身自好,多少高管富豪权财相诱,她都严词拒绝。

这样的女人,怎么会去勾搭小小的中介老板?

可恨的是,黄丽娜这群悍妇,凌辱了沈恋冰,还要对沈君君下手。

那个懂事孝顺的女孩才六岁!

这对母女,是大汉王的亲人啊!

这群悍妇,死不足惜!

王德力没有丝毫犹豫,把这群悍妇打倒在地。

这刻的战神,是暴怒的狮子。

刚刚还无比嚣张的悍妇们,就像断腿的野狗。

哀嚎四起,哭声震天!

王德力阴沉着脸,冲路人怒吼:“不想死,就滚!!”

路人身子一凛,立刻鸟作兽散。

王德力扫了眼鬼哭狼嚎的悍妇,凑到陈昊天身前,悄声道:“王,这群女人,留不得!”

陈昊天没有回话,弯腰捡起白衬衫和长裤,递到沈恋冰面前。 

“从今往后,你们由我守护,谁都不许伤害你们母女,谁都不行。”

沈恋冰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眸中尽是感激。

她知道若无人相助,君君也会受辱,一生都走不出今天的阴影。

可是,看到陈昊天那张因为痛苦不住颤动的脸,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七年来,这张脸就像梦魇,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

就是这个混蛋,毁了自己,也毁了自己的家。

现在,这个该千刀万剐的混蛋不仅站在自己面前,还要守护她和君君......

无耻至极!

沈恋冰水汪汪的眼眶全是血丝。

啪!

她甩手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嘶哑着嗓子痛骂。

“畜生!你为什么还活着?!你把我害得这么惨,该下地狱!”

陈昊天颤声说道:“先把衣服穿上,然后,你想怎么打都行……”

啪!

沈恋冰又是一巴掌,气得身子都在哆嗦。

“穿什么衣服?那天之后,我的尊严,我的一切都没了.....”

陈昊天红着眼眶,看了眼受到惊吓的君君,轻声规劝沈恋冰。

“为了孩子,你要穿。”

这话就像一道惊雷,劈醒了沈恋冰。

她手忙脚乱穿上衣服,再把君君拽到身后,指着陈昊天厉声警告。

“你这没人性的畜生,离我们娘俩远一点儿!”

君君拽拽沈恋冰的衣角,小声道:“妈,叔叔是好人......”

“闭嘴!”沈恋冰转身冲君君嘶吼,“他把我们全家都害了!”

君君打了个哆嗦,低垂着眼帘,再也不敢说话。

陈昊天弯腰捡起柿子,剥去沾灰的果皮,递给君君,柔声道:“你送妈妈的礼物,还能吃。”

君君刚要去接,沈恋冰夺过柿子,径直砸到陈昊天脸上,嘶哑着嗓子咆哮:“滚!”

君君朝沈恋冰身边贴了贴,都要吓哭了。

陈昊天一把抹掉脸上的柿子,蹲下来,冲瑟瑟发抖的君君咧嘴一笑。

“别怕,妈妈说的没错,做得也对,爸……叔叔不是好人。”

君君拉着沈恋冰不住哆嗦的手,带着哭腔劝道:“妈,我以后不乱说话了,也不要别人的东西,咱们回家吧。”

沈恋冰抱起君君,还想再骂陈昊天几句,想到怀里的女儿,她竭力压抑着情绪,寒声说道:“陈昊天,我不想看到你,你要还有一点良心,就该去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