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新婚夜
A+ A-

车回别墅。

林虚平的豪宅位于金海市苍梧山的半山腰,这里居住了金海市大半的富贵人士,空气清新而又安静,颇受上流社会人士的欢迎。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林婉婷已经给周学兵下了土包子的自定义,信誓旦旦的以为当周学兵看到自己家的时候一定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然而周学兵的表现让她很是失望。

房车穿过山路,缓缓在大门口停下,片刻后庭院大门敞开,是一个面积相当之大的花园,而在正前方乃是一座宫殿般的别墅。

但是周学兵一直很淡定,不得不承认林虚平的豪宅很不错,但是比起欧洲的一些豪宅来还是有所差距的,而恰巧的是周学兵在法国也有这样一套房产,只不过受制于“x”的严厉监视之下,不能动用罢了。

客厅里,老爷子林虚平热情的拉着周学兵的手召集了家中所有工作人员做起了介绍。

“从今天起,他就是这座房子的主人,是我的孙女婿,更是婉婷的丈夫,你们要对他尊敬有加!”

在外人面前,林虚平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依然威信十足,声音朗朗看不出有半点病痛,但是周学兵知道这个不服输的老头其实是在强撑着。

“小周啊,待会儿我就安排人去你住的地方把行李收拾搬过来,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是一家人,你千万不要见外也不要客气。待会儿我叫他们布置布置,给你们弄个婚房出来,今夜哈哈哈……”

住在苍梧山别墅,周学兵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很清楚自己不但是林婉婷的名义丈夫,更是从此以后要被绑在林家的战车之上,做一名合格的守卫。对于此,他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至少要比自己的狗窝好很多不是?有吃有喝。

听到林虚平后面的话,周学兵脑海里顿时浮想联翩,抬头就看见林虚平朝着这边狂眨眼,心想这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一定很是风流。

“爷爷,是不是太仓促了?我虽然答应了你结婚的事情,但是你对我也有承诺,绝不逼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情。”林婉婷终于忍不住,表情郑重道。

气氛顿时沉闷下来,周学兵不便发表意见,也对此没什么奢望,他可不指望三两天就征服林婉婷。

林虚平听到孙女的话也意识到在某些问题上自己太过着急了,毕竟都走到眼前这一步对他而言已经很不错了。

“嗯,嗯,就按照婉婷你的意思办。”说着林虚平扭过头趁着林婉婷不备的时候偷偷朝着周学兵打了个眼神,那意思像是在说,“年轻人,老头子我只能帮你到这啦,剩下的都要靠你自己了。”

周学兵嘿嘿一笑,心领神会。

苍梧山别墅,书房内。

周学兵和林虚平对视而坐,两人正中间放着一道茶具,杯中清茶沉浮,香气袅袅。

茶具旁搁着一份文件,正是那份股权转让书。

“恩公,以后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老头子我自己也清楚,剩下的时间不多啦。我死后就要靠你保护婉婷,保护至诚,维持住这个家,那样的话我也泉下有知了。可惜啊,我看不到你们的孩子出生了。”说话之间,林虚平的神色苍老,整个人显得无比惆怅,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周学兵点点头,伸手将股权转让书接了过来,整整齐齐的折叠好,慢慢的揣在衣服口袋里。他之所以如此郑重,绝对不是因为这份股权转让书价值二十亿,而是它承载着一个老人家的殷切希望。

林虚平欣慰的看着周学兵的动作,面带笑意。

虽然周学兵没有在他面前信誓旦旦的打什么包票,做什么承诺,但林虚平相信周学兵的为人,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和一个眼神已经表明了周学兵的立场和决心。

“老爷子,按照现在的医疗水平和你的经济实力,大可不必如此悲观,相信维持你三五年的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我在欧洲有个很不错的医生朋友,你可以去那边试试。”周学兵如今也开始慢慢接受林虚平,人心都是肉长的,老头对他不薄。

林虚平轻笑一声,摆了摆手,“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如今最大的心事已经解决,就算是明日赴死也不留遗憾。就算是再给我三五年的时间,那又如何?让我成天面对那些医生护士,拿药当饭,面对冰冷的仪器,管子插满全身,见不到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反而生不如死。我林虚平纵横一生,绝对不会接受那样的生活!”

周学兵叹了口气,林虚平的选择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恩公,有一句话我还是要说的,我们之间的事不希望婉婷知道。你更要清楚,这不是交易,不是用二十亿和婉婷来交换你的保护。比起至诚集团,我更希望婉婷能够快乐幸福,那对于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你的意思我懂!”周学兵点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