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误会了
A+ A-

“恩公,你误会了。这份股权转让不仅仅是我对你的感谢,同时也是一个请求!”踌躇了半天之后,林虚平终于将心里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其实……林婉婷是我的孙女!”

周学兵丝毫不奇怪地点点头,林婉婷那么年轻就坐上总裁之位,是林虚平的孙女非常合情合理,如果说林婉婷不是林老头的孙女,倒是很不对劲了。

“婉婷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出空难去世了,这么多年一直是我独自一人将她拉扯大。虽说婉婷她顺利执掌了公司,也很优秀,但不论怎么说她也是一介女儿身,迟早有一天她会嫁人。而一旦嫁人也就意味着我林虚平勤劳一生的硕果要白白拱手让人,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就在于我怕有人为了这些财富刻意的接近婉婷。本来我想要在自己死之前为婉婷物色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可惜的是这丫头性子冷淡,不管对谁都不假以辞色,以前我不想她受委屈,所以一直由着她的性子来,谁知道现在来不及了。”

“除此之外,别看至诚集团外面看起来不错,实则内地里风波诡谲,不少人在我老头子死后一定会蠢蠢欲动,那对婉婷对至诚集团来说都是一道坎儿,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男人帮助她,她的日子会很难过。”

周学兵点点头,对林虚平的担心完全可以理解,不过转念一想,又琢磨出点不对,老头子为啥要对自己说这样一番话?

“林董事长,有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的。”

“既然恩公这么说了,我也就不打马虎眼了。我希望你能接过这份股权,在关键的时刻助婉婷一臂之力。”

周学兵能够感受到林虚平目光之中投来的火热期盼,他也是个聪明人,一瞬间就明白了林虚平的话,“你是希望在所有人以为你将股权转让给自己孙女的时候偷偷的将股权转给我,并且在你死后,有人兴风作浪的话,我在董事会表决的关键时刻站出来帮助你孙女?”

林虚平点点头。

“可这个活儿你给任何一个人,他都愿意做,难道你老林活了这么大岁数都没碰见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吗?”

“没有,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信任,因为只要筹码够高,再信任的人也会背叛。”

周学兵笑了,“那你就这么信任我?”

林虚平点了点头,眼神很坚定,“对,就凭恩公对这样一份财富丝毫不动心,就凭恩公过往的经历。”

“抱歉,我还是不能答应你。”周学兵仰头干了酒,最终还是给了一个让林虚平失望的答案。

他只想要安稳的生活,与世无争。为了救亮子,自己已经破了一回戒,那就不希望还有第二次。

顿时,林虚平原先满是神采的眼珠子变得浑浊。他活了这么大,何时遇到过这样的窘迫,连钱都送不出去。

“难道恩公真要眼睁睁的看着我临死也不瞑目?而且就算是你收下了这份股权也依旧可以当你的保安,过你的安稳小日子,我只是让你保护至诚,保护婉婷啊!你明白吗?“林虚平突然之间变得无比激动,推开面前的玻璃杯,冲着周学兵吼道。

周学兵有些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位行将就木的老人,动了一丝恻隐之心。

就在这时,林虚平脸色顿变,满头冷汗,一手捂住胸口。

看到这一幕,周学兵知道自己不能再拒绝,“好吧好吧,林董事长你先别生气,我答应你就是了。”

神色痛苦的林虚平总算是松了口气,末了又加了一句,“那你收……收下合同,明天带上户口本和我去……去趟民……民政局。”

周学兵一愣,“带户口本去民政局干嘛?”

“好歹是二十几个亿,我怎么放心给你,万一你跑了咋办?只有让你和婉婷建立稳固的婚姻关系,将你绑上至诚的战车,我才安心。”

顿时,周学兵呆若木鸡,明白过来自己被林虚平耍了。

一顿酒喝出了二十亿外加个貌美如花的老婆,这笔买卖不亏啊?

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撂下,林虚平喝的烂醉如泥。

废了半天劲,才算是问清楚了林虚平的住址,周学兵将林虚平扔到别墅门口,敲了几声门后就闪人了。

回到家已经深夜十二点,周学兵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琢磨今天晚上这个事儿,感觉跟他妈做梦似的。

周学兵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有老婆了?

而且最要命的还在于这事儿拒绝不得,瞧林虚平那认真样,怕是铁了心的要促成这件事情。一来不管怎么说自己答应了老家伙;二来,周学兵也不愿意看见林虚平带着遗憾离去。

想着想着,周学兵迷迷糊糊的在沙发上睡着了。

与此同时,林家别墅内忙成了一片,佣人、家眷以及医生上蹿下跳,来来回回的奔波着。他们想不通为什么自家老爷子会醉成这个样子,这真是视生命为儿戏啊,医生三番两次叮嘱不能喝酒抽烟,没想到结果就是这样。

林婉婷蹲在床边,细心的为林虚平擦拭着额头。她眼眶泛红,既生气又委屈,“要是给我查出来是哪个混蛋带爷爷去喝酒,我一定饶不了他!”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