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兄弟出事了
A+ A-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在为周学兵惋惜担心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响声响起,众人压根没看见周学兵如何动作,却轻巧的用左手扯住了潘霜儿袭来的右腿,并且牢牢的抓住,任凭潘霜儿如何用力挣脱都死死被卡住。

潘霜儿不是没脑子,相反还是一位很聪明的女人,她自己的实力她很清楚,跆拳道黑带,刚才那一记鞭腿的力量和速度已经超越了正常人的反应时间,根本不可能从容接住,更不要说抵抗那恐怖的冲击力了。而眼前这个猥琐的男人却像是吃饭喝水一样轻松,也就说明了许多道理。

换做一般人的话,兴许就掂量掂量,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但偏偏潘霜儿不一样,她体内流淌着好战的基因,不然也不会身为女人,却来当交警。更重要的是,她的脾气上来了,绝不是分分秒可以按下去的。

“潘队,潘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大队长在上边看着呢,这小子咱们有时间慢慢收拾,但不是今天啊!”

“就是,就是,潘队您消消气,咱犯不着和这小子一般见识。您先到后面消消气,这小子留给我来对付!”

……

一时间,七八名交警冲上前来将潘霜儿团团围住,将她四肢死死的架住,更是七嘴八舌的劝说,一边说一边将潘霜儿往后抬。

“你们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潘霜儿气的哇哇直叫,却已经被众人抬远了。

就在众警员偷偷擦汗,还好事情没被闹大,不然的话不仅仅是潘霜儿一个人担责,他们整个警队都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谁都以为这事儿总算是过去的时候,不远处又传来一道好死不死的声音,“潘霜儿,警号312574,我要投诉你暴力执法,威胁我的人身安全。”

众人纷纷侧目,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小子真狠!”

咔哒咔哒!

人字拖拍打着大理石地面发出一阵清脆的敲击声,而周学兵旁若无人就出门了。

金海市的八九月人多车多,气温将近40度,从交警大队走回家起码也有十公里的路程,周学兵要是真走回去的话,怕是到了家,人字拖都能被烧糊了。

“喂,亮子,来交警二大队接下你哥,车被没收了。嗯,就在大门口的书报亭,麻溜点儿啊!”

十分钟后,一辆白色路虎停在了交警二大队门口,周学兵看了眼车牌号,笑着回头跟书报亭的老头打了个招呼,施施然就拉开车门上了车。

殊不知,这一幕恰巧就落在二楼窗户边的潘霜儿眼里。潘霜儿冷哼一声,似有意似无意的记下了车牌号,以后可把亮子给坑惨了,这是后话不提。

“兵哥!”

周学兵刚一上车,主驾驶的亮子就满脸赔笑的递过来一支烟,并且热情的给周学兵点了上。

周学兵也不含糊客套,蹬了鞋子,双脚就架在了中控台上。看到这一幕,亮子眼睛皮只跳,这可是新买没两月的车,他自己都当宝贝一样看待,哪敢有人这么放肆?

但既然放肆的对象是周学兵,亮子只能摸摸鼻子,老老实实的当起了司机。

“哥,你那车怎么被没收了?”

周学兵吹着空调抽着烟,暗叫舒服,听到亮子问话,眼皮都没抬一下的回道:“嗯,刚和交警队的小娘们打了一架,拿不回来了。”

“嘶!”

亮子也倒吸一口凉气,对着周学兵伸出大拇指,佩服道:“兵哥就是兵哥,连交警都不怕。”

周学兵闭目养神,没有接话茬儿。

这个时候,亮子眼睛珠子滴溜儿直转,想要说话却欲言又止。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磨蹭!”周学兵就像是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样,出声道。

亮子挠了挠头,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周学兵,咕哝道:“兵哥,你知道我心思的。”

周学兵摆了摆手,“要我混黑道的话,这事儿就别提了,都跟你说了多少回了,那都是我玩剩下的。我现在只想按照你冷姨的遗愿找个公司老老实实的上班,找房媳妇儿生个娃儿,其他那些破事儿我不想搀和。”

亮子五大三粗的汉子,肱二头肌比正常人的小腿还要粗,就这么个大汉在周学兵一通训斥下都不敢作声,只敢小声嘀咕:“这不是白瞎了兵哥您那一身好功夫吗?”

这个时候,周学兵睁开眼,望向车窗外,目光有些出神,也有些寂寥,说了一番耐人寻味的话,“或许等到你有一天走了和我相同的路后,那么你所渴望的不再是冒险的生活,缤纷的人生,而是平淡……”

回到家之后,周学兵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啃着鸭脖,喝着啤酒,吹着空调,暗叫舒服。

谁知道这个时候手机躁动的叫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亮子。

“咋了?亮子。”周学兵狐疑的接过电话,本能的觉得不妙。刚和亮子分开还没一个小时的时间,会有什么要紧事和自己说?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有些虚弱的声音:“兵哥,救……救我。”

话说完之后,电话就被掐断了,随之而来的是一串急促的忙音。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