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
A+ A-

这个世界上分好人还有坏人,警察自然也有好坏,难免有居心叵测的人混入这个神圣队伍当中,显然,郑所长就是这样的害群之马。

郑所长并不急于处理唐正,先让他在旁边的拘留室里吃点苦头再说,他就这样老神在在地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林韵和秦清婉。

秦清婉打完电话,手机被收缴了回去,她沉默地坐回林韵的身旁。

郑所长并不担心,秦清婉只是个推销啤酒的普通人而已,显然无法结识什么达官贵人。

秦清婉低声对林韵说道:“林总,不用担心,唐哥是个不肯吃亏的人,那两个警察奈何不了他。”

林韵点了点头,不过,唐正被***给拷着,就算有再强的功力,也施展不开啊!她只能寄望于自己的家人赶紧找过来,这样,就可以把麻烦解决了。早知如此,就先打个电话了,也就不至于落入这么尴尬的境地了。

“郑所,外面来人了……是画龙集团的董事长林国光,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市局的领导陈副局长。”一名警察小心翼翼地走到郑所长的身边,低声说道。

郑所长听到这话,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不可思议般地看了秦清婉一眼,难道她一个电话就搬来了市局的陈瑾?

郑所长急忙起身,要赶出去,但拘留室的大门却已经被人给推开了,林国光和陈瑾出现在门口,两人面色都不大好看。

林韵站起身来,喊了一声:“爸,你来了!陈局,你也来了。”

陈瑾对着林韵一笑,说道:“小韵,好久不见了。”

郑所长急忙站稳,然后敬礼,道:“不知陈局深夜驾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了!”

陈瑾对林韵笑了笑之后,便是一脸的严肃,目光凝重地看着郑所长,道:“怎么回事?”

郑所长尴尬地笑了起来,他没想到林韵居然跟陈瑾认识,更是画龙集团董事长林国光的女儿,不然的话,哪里敢这么嚣张?

“可能……可能是个误会。刚才林小姐的朋友和几个人起了冲突,打了一架,我就把人带到这里来调查了。”郑所长小心翼翼地说道,陈瑾他并不是很害怕,他的靠山也是市局里的人,职位不在陈瑾之下,但陈瑾毕竟是领导,以下犯上是官场当中的大忌。

陈瑾怒道:“是误会你还不赶紧放人!”

郑所长道:“是是是,这就放,这就放……”

林韵的眉头皱了起来,对林国光说道:“陈局,我的朋友唐正还被这郑所长关在旁边的拘留室里,而且交待了两个手下重点照顾他,要再不救出来,恐怕人都要被弄残了。”

陈瑾当然知道警方的“重点照顾”是什么意思,他是从几层一点一滴做起,慢慢爬起来的,听到林韵这话之后,心里不由暗暗恼火,这个姓郑的,还真是不知道好歹,居然抓了画龙集团的总经理林韵,而且还让手下“重点照顾”她的朋友。要是那人真被打坏了的话,这事情估计就闹大了!

几人起身,直接出了这间拘留室,到了旁边的拘留室门口来,把门一开,然后里面的场面让所有人都愣了。

唐正安安稳稳坐在椅子上,两个警察则是倒在地上,直接昏死了过去。

郑所长脸色一变,大叫道:“怎么回事?”

他反应极快,猜到了唐正肯定是一块铁板,自己的两个手下踢上去,反倒是把自己给折了!他纵容手下殴打唐正的罪名肯定要坐实,所以,他决定率先反击。

“你居然敢袭警!”郑所长老谋深算,直接一顶袭警的大帽子就扣了下来,反正拘留室内两个手下倒在地上,而唐正则好端端地坐着,这让唐正根本没有办法辩驳。

陈瑾的脸色也一下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知道肯定是这两个警员先对唐正动的手,然后才被唐正给打昏了过去,但现在郑静国直接咬上他一口,说他袭警,这就很麻烦了。

“陈局,这小子胆大包天,居然敢在警局里袭警,这起案件,我需要上报省厅来处理了!”郑静国一脸严肃地说道,正气凛然,真是个实力派演员。

唐正一脸的戏谑,冷笑道:“郑所长,你好大的威风啊,刚才让两个手下把我提到这间拘留室里来重点照顾,我自卫反击,你反倒将一顶袭警的帽子扣上来。难道说,你们警察有特权?可以随意殴打无辜市民?”

“嘿嘿,你可不无辜,你打伤了人,我把你抓进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郑静国说道。

林国光不由皱了皱眉,这件事可就难处理了,要是唐正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这一顶袭警的大帽子肯定是被扣死了的,毕竟,现在那两个警员都还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他们身上的警服甚至还留有唐正的脚印来着。

林韵沉声道:“郑所长,你未免太过分了吧?你让自己的手下重点照顾唐正,现在居然还反咬一口,说他袭警?如果不是你的这两个手下对付他,他们会落得如此下场吗?”

秦清婉也冷声道:“郑所长,你太过分了!居然还反咬一口,人民警察的队伍里有你这样的害群之马,真是让人不齿。”

郑静国的脸色不变,淡淡地说道:“显而易见,就是这个姓唐的袭警,你们还要袒护。陈局虽然在这里,但我想陈局是个明察秋毫的人,我也不希望这件事闹到省厅去。”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让陈瑾在这件事里退出去,不然,他会将这起袭警案件通过在市局里的靠山上报到省厅去,到时候,谁也不好过。

而今的唐正一方,十分被动,因为在地上躺着的不是唐正,而是两个警察。

唐正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刚才自己也跟着躺在地上好了,顺便装模作样吐两口血,事情也就没这么麻烦了。不过,对于郑静国的无耻,他却是早有了一些准备。

“哦?什么事情要闹到省厅去?”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来,有人走进了拘留室。

郑静国等人回身看去,陈瑾立刻立正,敬礼,说道:“杨厅,您来了!”

杨国立对着他笑了笑,然后走到秦清婉的身边,道:“清婉,刚才你家里人给我来了电话,我也正好在附近,所以就过来看一看。”

秦清婉对着杨国立一笑,道:“杨叔叔,实在不好意思,深更半夜打扰到您。”

郑静国在这一瞬间冷汗都下来了,这个女孩居然跟省厅的副厅长杨国立认识,而且关系匪浅,不然的话,杨国立也不会特意跑一趟了,大可直接让司机或者秘书过来传个话就是。

“刚才不是有人说这件事要闹到省厅去吗?现在省厅的领导就在这儿,说说吧。”秦清婉看了郑静国一眼,平静无比地说道。

郑静国脑袋上满是汗水,对杨国立说道:“杨厅,这个人叫唐正,是我今天刚刚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他参与了一起斗殴事件,并且将当事人给打得不轻。我将他提留到这间拘留室当中,让两个警员审问,但现在,您也看到了,这两个警员被他袭击了。”

林韵若有所思地看了秦清婉一眼,心中暗暗震惊,这个女孩,居然跟省厅的副厅长有这么好的关系,太深藏不露了吧!

一旁的陈瑾看了一眼林国光,不由苦笑,心说有杨厅在这儿,自己还来凑个热闹干什么?林国光无辜地耸了耸肩,表示他并不知情。

杨国立点了点头,转而去问:“清婉,你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要是这件事错在你们,那可别怪杨叔叔我铁面无私!”

话虽然说得严肃,但杨国立满脸都是笑容,可以看得出来,他肯定是袒护着秦清婉的。这让郑静国更加的惊恐了,这个女孩是个什么来头?

秦清婉便对杨国立将酒吧里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再说到郑静国要对唐正“重点照顾”一事,而且还告诉了他郑静国在这之前与那个光头有过一段时间的交流。

杨国立的脸色逐渐阴沉了起来,这件事有些棘手,虽然他的官比郑静国要大得多,但现在躺在地上的是两个警员,而不是唐正,要处理郑静国的话,不大容易。而且,这个郑静国显然也是个聪明人,看到这一幕之后,就直接将袭警的大帽子扣到了唐正的头上。

所有人都不知道,坐在里面的唐正,其实才是来头最大的存在,如果他将自己家的身份抖落出来,就算这事儿不占道理,别说一个郑静国了,就算是十个,也得被干下来。

不过,唐正并不想倚仗唐家,或者说,他早就不想倚仗唐家了,不然的话,他也没有这个必要自己到画龙集团去当保安打工混工资了。

“杨厅,我绝对没有说让人重点照顾他,我敢保证,你可要替我做主啊!”郑静国一脸无辜地说道。

林韵恨得牙根发痒,这王八蛋,刚才还嚣张得不行,现在倒是学会卖乖了。

就在这个时候,唐正开口了,说道:“能不能先把我的铐子打开?我有证据要交给杨厅。”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