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
A+ A-

光头恶狠狠地看着秦清婉,道:“怎么,你不服吗?现在看到我要用酒瓶砸你哥,你知道心疼了?刚才你砸我的时候,难道就不怕我疼吗?”

秦清婉刚要说话,但唐正却摆了摆手,道:“没事。”

林韵一直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心里也是有些好笑。

光头举起了洋酒瓶,二话不说,对着唐正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啊!!!”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尖叫了起来,就连林韵都忍不住发出低呼声来,这是玩真的啊!很多人似乎都预见到了唐正捂着脑袋倒在血泊当中的一幕。

“啪!”

酒瓶落下,声音十分清脆,玻璃四溅,光头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瓶口。

唐正随意地拂去脑袋上的玻璃渣,一点血也没流出来,淡淡地说道:“这下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很多人都愣了,没有想到唐正居然这么强悍,这么厚重的一个洋酒瓶敲在他的脑袋上,非但没事,反而还把酒瓶弄碎了。

光头十分不甘,怒吼一声,持着破碎的瓶口就对着唐正的胸膛刺了过来!

“唐哥小心!”秦清婉叫道,身体往前扑去,就想帮他挡住。

唐正眼神凛然,沉声道:“找死!”

他的手一下探了出去,一把捏在了光头的手腕上,顺势一拧,用的力气不小,咔嚓一声脆响,光头手里的瓶口一下跌落在地,他也发出一声惨叫来,手腕被拧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来,估计被唐正一下给拧脱臼了。

“给脸不要脸。”唐正有些不爽地说道,自己那一酒瓶子敢情是白挨了。

光头的那三个小弟一看老大受辱,不由大怒,纷纷冲了上来。

唐正一脚将光头从面前踢开,然后一记“朝天脚”蹬在最前面一人的下巴上,将这踢得凌空飞起,重重地摔倒在地,哀鸣不止。

第二个人上来,则是被唐正一记“柳氏劈挂”用脚跟撞在了面门上,立刻撞了个桃花灿烂,这人当场倒地不起。

第三个人冲来,唐正下落的腿往前一横,小腿抖动,借得力量,啪的一腿蹬在这人的胸膛上,立刻将人踢倒。

干净利落!

如果有高手看到这一幕的话,恐怕会目瞪口呆,简直有“李三脚”的风范,唐正踢出的腿自始至终就没落地过,每变化一次,就有一人倒地。不过,唐正用这样华丽的腿法跟人打架也是看人来的,如果对方是高手,他就绝对不会用这种腿法,这种腿法看起来花哨华丽,打起架来赏心悦目,但真遇到高手了,实战性能不强,很可能被人两招就给打死。

秦清婉不由呆了,原来唐正这么厉害呢,她还以为唐正就是能打而已,但没想过唐正居然这么强!

见到了今天唐正发威的林韵则是见怪不怪,他连王珏请来的顶级杀手都能收拾,要是收拾不掉几个小混混,那才奇怪呢!

同时,林韵也更加肯定了不能放走唐正这家伙的心思,这么厉害的人才,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楚青瓷给挖走了。

唐正收起了腿,慢条斯理地站定了,淡淡地说道:“打我一酒瓶,见好就收不就完了,非还想着让我见红。”

酒吧的老板这个时候走了出来,对着秦清婉就是劈头盖脸一阵大吼,道:“秦清婉,你这是干什么?你还想不想干了?!”

林韵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了,看了那酒吧老板一眼,冷笑着说道:“连自己员工都护不住,还当什么老板?小秦,你别在这里干了,要是想找兼职的话,可以来我那儿做事。”

她看到秦清婉跟唐正的关系不错,所以要来玩点“曲线救国”的手段,利用秦清婉把唐正彻底绑死在自己的公司上。

秦清婉不由一愣,然后笑了笑,道:“我的确不想干了,但,也不想到你那儿去。我回头,自己琢磨琢磨吧。”

酒吧的老板顿时无言,然后又暴跳如雷地说道:“你知道你们打的人是谁吗?这是光头哥,是跟着……”

“滚!”唐正看了他一眼,心情有些不高兴了,他可不是泥巴人,随便就能拿捏,本来想息事宁人来着,结果还是闹起来了,这让他就有些不爽了,以前的唐大少可是个一点就着的***性子,现在虽然好多了,但那些暴戾因子,多多少少还是沉淀在他体内的。

老板被他这一眼扫中,不由浑身发冷,恨恨地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来,转身离开。

唐正刚想带着秦清婉和林韵走人,但是这时候却来了警察,四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冲了进来。

“我们接到报警,这里有人打架!现在,请你们这些嫌疑人都跟我们到派出所里走一趟去。”其中一个警员很是不快地说道,大晚上出警不是让人高兴的事情。

林韵皱了皱眉,想要说话,但这些警员却都凶神恶煞一般走了上来,恶狠狠地说道:“跟我们走!”

唐正道:“那就走一趟好了,没必要兴师动众,反正是这群家伙先动手的,酒吧里的人这么多,都可以当目击证人。”

林韵听他这么说,也就点了点头,的确,现在时间不早了,最好能够低调处理,深更半夜惊动别人不是一件好事。

秦清婉、唐正、林韵三人还有光头四人都被警察给带走了,分别上了两辆警车,然后直奔派出所而去。

进了派出所之后,唐正便看到那光头捂着手腕正跟一个穿着警服的老警察说着什么,他笑道:“郑所,这件事就劳烦你了。”

说完之后,对着唐正他们阴恻恻一笑。

一名警察推了唐正一把,喝道:“看什么看,赶紧进去,我们还要问话!”

唐正三人直接就被带进了拘留室里去。

秦清婉不满地说道:“刚才那个光头呢?怎么不把他也带进来?”

一名警察喝了口水,瞟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小姑娘,不用着急,咱们慢慢来。”

那位郑所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看了三人一眼,然后指着唐正,说道:“把他给我带到另外一间拘留室里去,好好审问审问!”

领导说“好好审问”那就是有别的意思了,两个警员相互看了一眼,上来就给唐正上了铐子,然后带走。

秦清婉显然知道他们这一套,眉头皱得更深。

林韵也知道唐正这一去恐怕是凶多吉少,心里也有些恼怒,对着郑所说道:“警察同志,你们这么干,似乎不合规定吧!刚才那光头一行人呢?就这么放了?然后你把我们留下来审问?”

郑所老神在在地说道:“是你们打的人,当然要审问你们了!动手的是那小子,所以需要重点照顾,着重审问。”

说话间,唐正已经被警察给推着走出了这间拘留室,然后把旁边的拘留室大门一开,将他往里一推,两个警察跟了进来,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

唐正直接被按倒在椅子上,然后双手被反剪,再用***给拷上,两个警察对视一眼,然后一脸阴笑着走了上来。

唐正面色惊恐地看着他们,大声呵斥道:“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们要干什么,你自然知道!”这两个警察不由冷笑了起来。

在旁边的拘留室当中,郑所长一脸惬意地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欣赏两个美女,一脸的笑意,说道:“两位,考虑好这件事怎么解决没有?你们把人打得这么重,已经触犯了法律,恐怕要升级为刑事案件啊!”

秦清婉并没有被吓到,一脸的寒霜,而林韵就更是不可能被吓到了,大风大浪见了不少,但唯独没进过派出所的拘留室。

“你会后悔的。”林韵如此说道,“不要以为你是个派出所的所长就可以徇私枉法,草菅人命。”

秦清婉站起身来,对郑所长说道:“我要打个电话!”

郑所长倒无所谓,反正秦清婉不过就是个啤酒妹,能认识什么人,随手从桌子上将她的手机拿了过来,往她这边一扔,道:“打吧!”

林韵笑了笑,道:“我或许也需要打个电话。”

郑所长眉头一皱,然后冷笑道:“你不能打!”

这个女人气质不一般,而且桌子上摆着她的车钥匙还有百达翡丽的手表,显然是个有钱人,如果让她打了电话,或多或少会有些麻烦。

郑所长的后台不软,甚至可以说是足够硬,所以他也不畏惧什么,先斩后奏就是,更何况,光头那一方的人也不是好惹的。

秦清婉拿起自己的手机,走到角落,拨通电话,低声地说了起来,似乎是打给自己的某一个亲戚,郑所长听得清楚,也没说什么。

林韵的脸色便有些难看了,对着郑所长冷笑道:“很好,我希望你不要后悔!”

郑所长就道:“我是希望你不要后悔,虽然你是个女人,但我不介意让你尝尝苦头,让你知道我们执法者的威严。”

这个郑所长显然是混进良好队伍里的害群之马,跟那光头有些勾结。

林韵看他一意孤行,干脆不再说话了,反正自己的手机被他们关机了,自己的父亲打不通电话,肯定会派人来找,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这里来的。只不过,在这之前,恐怕要让唐正多受一点苦头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