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18章
A+ A-

林韵对唐正这个人充满了好奇,没别的原因,就是诧异一个身手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默默无闻,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在此过着平淡如水的生活。按理来说,有本事的人大多轰轰烈烈。唐正说他看不起陶渊明,那么他就应该是呼喝出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狂人。但这一切,都脱离了林韵的想象。

“唐正,你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来头?”林韵不由问了一句。

“男人,普通人,没来头。”唐正一五一十回答了,而今的他,已不是那个仗着唐家的威风四处耍横的纨绔大少了。

林韵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对他表示了鄙视。

两人很快就走到了这家名为“嘉年华”的酒吧来,秦清婉就在这里上班,跟供应商签了合同,在这里推销酒水。因为合同上规定的酒水还没有卖完,所以她就算是想要罢工,也得到这里来继续工作。

唐正忽然问道:“那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告诉你,朱莎是什么人?什么来头?”

林韵却是笑道:“女人,没来头。”

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唐正同样也翻了个白眼给林韵,这让林韵觉得解气多了,这家伙到公司来以后,没少气着自己。

唐正跟林韵走进酒吧里去,酒吧里的人很多,他暂时没看到秦清婉,里面群魔乱舞,音乐声和人声交汇在一起,显得十分的嘈杂。

林韵不喜欢这样嘈杂的环境,她更喜欢去相对比较安静一点的音乐酒吧,听着舒缓的音乐喝上两杯淡酒。

两人径直就在吧台坐了下来,唐正笑道:“今天我赚了你的钱,你要喝什么,我请客好了。”

林韵随意地点了两杯果酒,刚才吃烧烤吃得有些腻,正好喝杯果酒来缓解一下。

林韵刚来,就有不少喝得半醉的男人上来搭讪了,不过,林韵却是不动声色地将左手的袖子往上一撸,车钥匙往桌子上一摆,翘起修长的双腿来,拿捏出了一副冰山女神的架势。于是,这一幕,也就让不少的男性望而却步了,这是一个只可远观的女人,他们还真拿不出这个资本来泡她。

唐正一笑,像林韵这样的女人,肯定不乏男人追求。

唐正终于看到了秦清婉,而秦清婉也看到了他,不由对着他一笑,然后很果断地转过身去,提起酒瓶,啪嚓一下敲在面前这桌客人其中一人的脑袋上,转身就往唐正身边跑来。

被敲了一瓶子的人是个光头大汉,穿着一件背心,手臂上雕龙画凤,满脸的狰狞,被秦清婉一酒瓶敲得满头都是鲜血。

唐正猛然一拍自己的脑袋,作头疼状,林韵看到这一幕后,不由脸色古怪,这个女孩,果然跟自己想象当中一样,聪明,而且骄傲。

秦清婉的身后追着三五个男人,酒吧的场面在这一瞬间乱成了一片,有不少男人在突然间的混乱之中借机往身旁的女人身上摸着。秦清婉如一条灵活的美人鱼,在人流当中穿梭着,避过了一只只咸猪手,跑到了唐正的面前来,小脸红扑扑的,鼻息喷出,还带着一些微微的酒味。

“你……怎么打人?”唐正很无语地问道,秦清婉刚才还在跟那个光头细声细气地说着,像是在道歉,但看到唐正了之后,就直接举起酒瓶子往人脑袋上招呼了下去,简直太暴力了。

“因为你在这儿呀!”秦清婉轻笑道,一个闪身,躲到了唐正的身后去,小手按在他肩膀上,“唐哥不会让我被人欺负的。”

唐正哭笑不得,一旁的林韵也是一边啜了口吸管,一边摇头笑了起来……看得出来,秦清婉还真是十分的相信唐正来着。

“小贱人,你给我过来!”那追着秦清婉的三人也到了近前来,其中一个指着唐正身后的秦清婉就骂。

秦清婉脸色不变,在唐正的耳边轻轻说道:“这些人是你昨天收拾的那两个欺负我的家伙找来的,那个光头是他们的大哥。”

唐正嗯了一声,对着前面的三人微笑道:“朋友,没必要为难一个还在读书的女孩吧?人家出来找个工作也不容易,你们这么做就太过了点吧。”

“朋友,谁他妈跟你是朋友?”

“过了?你难道没看见这小贱人刚才拿着酒瓶子往我们大哥的脑袋上招呼吗?”

“小子,我劝你赶紧滚开,不然的话,今天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林韵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在旁边安坐着,肘部倚在吧台上,懒洋洋地靠着,手里拿着果酒,慢条斯理地轻啜着,裹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轻轻踢动,惹人眼球。

唐正摸着自己的鼻子一笑,说道:“那你们说吧,到底怎么解决?”

光头这个时候也走了上来,分开人群,站到前面,用一张毛巾捂着脑袋,毛巾都被血液给染红了,他满脸的狰狞。

“怎么解决?让这小娘们陪我一晚上,然后我再划花了她的脸,就这么解决!以牙还牙!”光头恶狠狠地说道。

后面的秦清婉似乎有恃无恐,只是将手放在唐正的肩膀上,轻声道:“刚才他们找我麻烦,我心里没底,也就给他们赔礼了,还被逼着吹了两罐啤酒来着……唐哥,你今天可不能不管我,不然的话,我就给玉姐说你的坏话去。”

唐正哭笑不得,以前一直觉得秦清婉挺文静的,但没曾想到,她骨子里居然还有点女魔王的因子呢!

“这事儿错不在你,帮你解决也是应该的。”唐正转头对她说道,这一转头,却是发现她的俏脸就近在咫尺。

这张脸很是清丽,清汤挂面,没有一丝粉黛,面颊上带着酒后的酡红,鼻息间喷洒出来淡淡的酒味,熏得人几乎醉倒,那张小巧柔润的小嘴微微张着,似乎等待着人临幸。

这近距离一看,唐正才觉得这妮子美得不像话,简直漂亮得要了人的命了。

秦清婉自己也吓了一跳,急忙往后让了让脑袋,脸色更加红润了,轻斥道:“占我便宜呀,小心我跟玉姐说!”

唐正无语,还真不是占便宜,只是回头跟她说话来着,哪知道她凑得那么近,要是再靠近点,两人就能嘴对嘴亲上了。

秦清婉总喜欢拿陈菁玉和唐正来打趣,虽然陈菁玉跟她说过多次,但她还是我行我素,似乎觉得这很有意思。

那光头看到秦清婉这个时候还跟唐正在“打情骂俏”,不由怒极,咬牙切齿地说道:“小子,你这是在找死!我再给你个机会,立刻滚,不然的话,一会儿打断你的腿!”

他是看到唐正和林韵是一起的,林韵气度不凡,而且桌上摆着一辆奔驰的车钥匙,再加上手腕上那块银光闪闪的百达翡丽,足以衬托出她的身份来,夜场里的男人,没几个敢上来搭讪的,就算有,也被林韵三言两语就说得面色通红,羞愤而去。

林韵很会挑男人的毛病,总能一语道破玄机,比如评价刚才上来一个帅哥的品味,随意说了几句,那帅哥就直接败退了。

能跟林韵一起的唐正,显然身份也不会太LOW,所以光头心里有些忌惮。

“她是我妹妹,我怎么可能看着你们欺负她呢?”唐正笑了笑,“这位大哥,要不这事儿咱们就算了吧?我给你赔礼道歉,你的医药费我都帮你出了。”

光头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不能善罢甘休,如果就这么走了,那自己以后还怎么混下去?让个小娘皮一酒瓶开了瓢,之后还被对方的人三言两语就给吓退了。

林韵瞥了唐正一眼,这家伙比较低调,从不仗着自己的身手乱来,那次在早餐店里的事情就看得出来,如果不是那杀手逼得太过分,他也不会出手。

她心里倒是很想知道,如果当时,那杀手将唐正的早餐钱退回来了,又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局?

“呵呵,那你把脑袋伸过来让我开瓢!”光头冷笑了起来。

唐正点了点头,道:“这个可以。”

秦清婉很相信唐正,因为唐正为人沉稳,而且昨天救了他,所以,她对唐正很信任,但听到唐正要心甘情愿给光头开瓢,这让她不由紧张了起来。

“唐哥……他们是故意这么说的,你可千万别答应。”秦清婉摇晃了一下唐正的肩膀,不安地说道。

唐正笑了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让他敲一酒瓶能解决恩怨,那当然是最好的了。清婉,你唐哥也不是万能的,昨天帮你收拾那两家伙就很危险了。”

林韵看到唐正一边笑一边说这话,心里不由不屑地哼了一声,王八蛋,你就装,装吧!典型的扮猪吃老虎!

秦清婉不由愕然,然后默然无语,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做得有些过了,不由咬了咬牙,道:“那……让他们打我吧。”

“你唐哥练过铁头功。”唐正笑了笑,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那光头从手下的手中接过了一个洋酒瓶,这洋酒瓶的玻璃很厚,硬度很高,比啤酒瓶硬多了。

秦清婉不由叫道:“不行!我刚才只是用小啤酒瓶打的,你们不能用这种瓶子!”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