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A+ A-

朱莎这一腿,直接就将这名准备动手砸摊位的混混给踢得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另外的混混看到有人动手,不由大怒,大呼小叫地举起手里的啤酒瓶和板凳,对着朱莎就招呼了过来。

朱莎冷哼一声,她是当年燕京军区某一部队大比武的第二名,就算是特种兵跟她近身搏斗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这些只会打烂架的小混混又哪里能打得过她?她用的是军体拳,出手凌厉而且霸道,基本上两招一个,或踢或打,或者用擒拿摔打,只是二十多秒的功夫,五六个混混就倒下了。

耳环青年杨明超一阵愣神,还没反应过来,后脑就挨了唐正一啤酒瓶,哀嚎一声,痛苦地扑跌在地。

朱莎斜睨了唐正一眼,没想到他居然出手打了个闷棍,还算有点血性。

“臭娘们,你居然敢打我们,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跟着伟哥混的吗?是不是想死?”

朱莎听完,话也不说,上去就是一脚,直接将这混混的满嘴牙给踢碎,疼得他捂着嘴在地上连连打滚,痛苦不堪。

朱莎冷笑了一声,道:“你们这些垃圾,就会来欺负老实人!今天算是给你们个教训,赶紧滚!再让我碰见你们欺负人,下次直接把你们给废了!”

朱莎是军队里出来的,下手自然很重,这些混混被打得不轻,有人甚至直接吐了血,爬起来之后,扶住伤势较重的兄弟,趔趔趄趄就跑得干干净净了。

“谢谢,谢谢你!”陈菁玉对着朱莎道谢,“请问你要吃点什么吗?免费请你。”

朱莎笑了笑,道:“那好吧,老板娘你就请我吃十个肉串好了!”

唐正放下了手里的啤酒瓶,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朱莎,这个女人的伸手很凌厉,而且站得笔直,一头短发将她本就凌厉的面孔勾勒得更加锋锐了,他从小就接触过不少军人,唐家更是有不少军界的俊杰,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恐怕是从军队里走出来的。

“哼,你一个大男人,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眼睁睁看着她被这些小混混欺负?”朱莎看了唐正一眼,不爽地说道,“如果不是看你最后有勇气给了那小子一闷棍,我今天连你也一起教训!”

唐正微微一笑,不以为意,感谢道:“谢谢你出手相助。”

朱莎摆了摆手,并没有透露自己身份和点破他身份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道:“男人要有担当,就算打不过,也要勇敢出手!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那算什么男人?”

陈菁玉听到这句话,不由脸色发红,但却没出口说什么,而唐正也并无解释的意思。

陈菁玉给朱莎端上了一盘烤肉串来,朱莎将一张名片递给她,说道:“要是那些混混再来找麻烦,就打我电话吧!”

朱莎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女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得罪领导,最后还差点上了军事法庭,如果不是叶可卿保了她,恐怕现在正面临牢狱之灾呢。

陈菁玉千恩万谢地接了过来,将名片小心翼翼地收好了。

朱莎也不客气,拿着烤肉串就吃,大快朵颐,别说,这味道还真不错!

对于朱莎的身份,唐正心里多少有些敏感,觉得这女人的来历没这么简单,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帮陈菁玉打下手。

“刚才,谢谢了。”陈菁玉对唐正低声道,虽然唐正没能阻止那群混混砸她的摊位,但唐正能为她挺身而出,最后还打了那杨明超一闷棍,这让她对此很是感激。

唐正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又没怎么出手,你要谢也该谢朱莎小姐呢,多请她吃两串烤肉好了。”

陈菁玉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道:“嗯!”

看到她脸上的一道油污,唐正忽然很想伸手帮她擦去,但又怕她受到惊吓,还是硬生生忍住了,看着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被生活给无情地糟蹋着,这让他心里并不大好受。

朱莎吃完了烤肉串,满意地擦了擦嘴,扔下五十块钱,说道:“味道不错,以后我会常来光顾的!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这话,她也不顾陈菁玉喊她,转身就走。

她不急于一下子就跟唐正表明身份,而是打算慢慢调查唐正,看看他消失了这几年,到底是在做什么。

陈菁玉无奈地捏着这张五十块钱,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收进了钱包里去,人家帮了忙不说,而且还主动付钱,再说,这些烤肉并不值这么多钱。

一直忙碌到凌晨两点左右,唐正若是平日,早就回去了,但今天刚出了麻烦事,他不放心,所以就一直留在摊位这里等收摊。

陈菁玉知道他的想法,不过,也不说破,只是在心里暗暗感动着。

回去洗了个澡,唐正刚往床上一躺,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他急忙披上一件衣服,将身上的纹身遮掩住,过来开门,看到是陈菁玉,就不由问道:“玉姐,怎么了?”

陈菁玉歉意地一笑,道:“实在抱歉,我屋里的热水器坏了,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平日里,要是有什么东西坏了,基本上都是唐正帮她修。

去到陈菁玉的屋里,唐正检查了一下热水器,是混水阀出了问题,已经损坏了,无法修复,得重新买个新的安装了。

“那……我能到你那儿去洗个澡吗?”陈菁玉犹豫着问道,忙碌了一晚上,身上都是油烟味,如果不洗个澡的话,实在难以入睡。

“没问题。”唐正笑道。

陈菁玉抱着要换的衣服进了唐正屋里的浴室去,把门砰的一关,淅淅沥沥的水声很快就响了起来。

唐正听着隐隐约约传来的水声,不由有些口干舌燥,脑海当中竟然不由自主就浮现出陈菁玉那曼妙的身姿沐浴在淋浴当中的场景。

“滚滚滚,玉姐拿你当好人,你却偏要当禽兽!”唐正很不甘地拍了自己一把,迫使着自己平静下来。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陈菁玉才从浴室里出来,潮湿的头发耷拉在肩头,脸上的油污尽去,看上去干干净净,如出水的芙蓉,一双洁白的小腿露在裙外,如洁白的莲藕,精致的玉足上镶嵌着如宝石般晶莹剔透的足趾……洗去了憔悴与油污的陈菁玉,美得让人心惊。

唐正看得都有些愣神,愣愣地问道:“洗好了?”

陈菁玉噗哧一笑,道:“洗好了!谢谢你了,小唐。”

说完这句话,她便红着脸颊,转身离开了唐正的屋,回去休息去了。

唐正回过神来,准备上个厕所再睡觉,便转身拉开卫生间的门走了进去,刚一进来,却把眼睛瞪直了,洗衣机上竟然摆放着一只乳白色的罩罩,看那规模,估计得有C?或者D?甚至更夸张的E?

鬼使神差之下,唐正便将手伸了过去,心里在这一刻猥琐地想着:“玉姐身上是什么味道,也不知道香不香……”

脑海当中有一个正气凛然的唐正在大声呵斥:“你这个禽兽,居然想着这些事情!”

另外一个猥琐的唐正对着那正气凛然的唐正拳打脚踢,极为猥琐地说道:“孔夫子说过,食色性也!拿起来闻一下是什么味道,有什么稀奇的!”

最终,正气凛然的唐正被猥琐的唐正给踩在了脚下,唐正的手也终于要伸到那罩罩上了。

然而,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陈菁玉忽然去而复返,急匆匆地冲进了屋来,一把拉开门,顿时就看到了正伸手要去拿自己衣物的唐正。

唐正被这声音惊动,如被毒蛇咬了一口般闪电一样将手缩了回来,平日里厚脸皮惯了的他,也不由脸色发红了起来。

陈菁玉的脸色也一下变得通红,低着头,快步小跑了进来,将自己的衣物拿起,尴尬地说道:“才发现有东西忘记拿了!打扰你休息了。”

唐正连连咳嗽,急忙说道:“没事,没事……我也正想拿着给你送回去呢。”

陈菁玉却是悄悄白了他一眼,心里是绝不相信的,刚才看唐正那一脸猥琐,显然是要拿来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嗯,晚安,早点休息!明天你还要去工作呢。”陈菁玉说了一句,转身又急匆匆地走了,脸色比刚才还要红了。

唐正听到外面的关门声,这才给了自己一巴掌,有些欲哭无泪,这下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让玉姐给发现了!没闻到不说,还被人当成了色狼,这下完蛋了,唐老子的光明形象,在这一伸手之间完全毁于一旦了!

放完了尿,唐正把自己扔到床上,一阵唉声叹气,自己那解释,陈菁玉显然是不相信的,谁让他表情这么猥琐来着?

一看手表,已经三点了,唐正这才强行催眠自己,让自己入睡,免得第二天没有精神去上班。

而陈菁玉同样也是难以入眠,直到现在,脸色都还是一阵阵的发红。

洁白的贝齿轻轻咬着红润的嘴唇,她心里有些惶惶,也不知道唐正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这一夜,并不平静。

得到了朱莎汇报的叶可卿也没睡,愁眉深锁,看上去,心情很是糟糕。

虽然她并不在乎唐正,但听朱莎说唐正已经跟人生了女儿后,她还是不由一阵愤怒。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