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故人之女
A+ A-

龙腾大酒店5楼502。

清北大学的招生代表就住在这里,此时房间里有两个人。

招生代表龙震坐在桌前,身上的肥肉压的椅子吱吱响,随时都能垮掉,眼珠子贼溜溜的打量着面前脸上挂着泪痕的女孩。

他故作为难。

“你说的这个事情比较复杂,办起来很困难啊。”

赵蓉站在面前苦苦哀求。

“龙老师,我没有办法了才来求您的,这个名额对我真的很重要。”

龙震起身,走到了情绪几近崩溃的赵蓉身旁,伸手搂住女孩的肩膀……

赵蓉花容失色,匆忙摆脱,退到不远处。

“龙老师,你……”

龙震显然被女孩这个动作给激怒了,面色黑沉。

“求人办事还不想给好处,给我出去!快点!”

赵蓉闻声不知所措,索性跪在地上。

“我给您跪下了,求您了……”

这个时候龙震坐在了房间内一旁的床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你就是跪三天都没有用,如果你真那么想要名额,那现在就过来坐在我腿上,乖乖的把老子伺候好了,什么事都好办。”

赵蓉跪在地上面如死灰,想了半天之后起身,一步步挪到了龙震面前,闭着眼睛坐了下去,眼泪不住的从顺着面颊滑落。

龙震突然顺势倒下,将女孩压在床上开始撕扯女孩的衣服。

“你个表子,装什么清纯,老子上了你是你的荣幸,这都什么年代了。”

赵蓉被禽兽一样的行为突然吓醒,想要反抗,但以她的力量面对压在身上的胖子无济于事。

就在此时“咣“的一声。

房门被踹开,龙震猛地起身,指着门口破口大骂。

“他妈的谁……“

话还未说完“啪啪啪啪”的声音接连响起。

龙震被突然而来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等到巴掌停止之后脑袋已经肿得跟猪头一样。

“总算赶上了。”

周浩云庆幸之余对着怀中的孩子轻声轻语。

“肉肉,耙耙要办点事,你先跟姑姑在一起。”

肉肉是根据瑾柔这个名字起的乳名。

他脱下身上的外套丢给了床上的赵蓉。

“蓉蓉,把外套穿上抱着肉肉先离开一会。”

赵蓉也不知道这是谁,她被吓坏了,慌乱将衣服穿上,然后接过年轻人递过来的小孩哭着出了房间。

屋内只剩下龙震和周浩云。

周浩云双目阴沉,声音同样低沉。

“把赵蓉的名额还给她。”

这个时候龙震已经看清楚来人,是个抱小孩的软饭男,被打了这么多巴掌,怒不可遏。

“去你妈的!你他妈知道老子是谁吗?还敢打老子!我弄死你!”

他伸手要去抓年轻人的衣领。

但下一刻他的鼻子重重挨了一拳,鼻血飞喷,一些洒在了周浩云的鞋子上。

周浩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子,一把抓住他的头发,两百多斤的胖子在周浩云手里就像一条抹布,拖着惨叫的胖子转身进入了一旁的洗手间。

一脚踢飞马桶盖,将胖子的脑袋按下去。

这胖子一看平常就没有养成好习惯,马桶里的水还是黄色的。

大约半分钟后才将脑袋提起来,皱眉询问。

“能不能恢复赵蓉的名额?”

胖子嘴里吐出尿液,依旧破口大骂。

“去你妈的,休……咕噜噜”

想字还未说出口,脑袋又被按进了马桶,如此重复了数十,马桶内的液体都下去了一半。

“再说一次。”

这一次的龙震已经被尿灌饱,也知道害怕了,立刻哭求。

“是韩家,韩家的韩子成拿走了名额,不是我能做主的。求您……饶了我。”

这事竟然又牵扯到一家!

周浩云松开手,看着自己的鞋子。

“给我擦干净。”

……

赵蓉抱着孩子站在门口,浑身瑟瑟发抖。

看到年轻人从屋内走出来,上去连忙感谢。

“谢谢您,麻烦您告诉我您的名字,我会报答您的。”

周浩云看着虽然饱经风霜,但仍然难掩其绝世容颜的女孩,神色落寞。

“你是赵蓉吧?”

赵蓉不明所以,这年轻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但还是微微点头。

周浩云拿出一枚用石头制成并不名贵的吊坠递过去。

“认得这块石头吗?”

赵蓉看着石头吊坠,嘴唇颤抖着。

“怎么会……不认得……你怎么会有?”

周浩云神色惨然。

“他死了。”

听到这句话,赵蓉身子一软,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周浩云没有去安慰,唯一真正的亲人去世,任何人在这个时候都需要发泄,哭泣是无助女孩唯一的发泄方法。

他将孩子抱过来,用襁褓遮住孩子的耳朵。

等女孩哭声有所收敛,伸手将女孩扶起来,神色坚毅。

“我是个孤儿,走投无路的时候受赵宣怀大恩,如果你愿意的话……嫁给我,我来做你唯一的亲人,许你一世繁华。”

赵蓉目光灼灼看着眼前帅气逼人的年轻人,显得难以置信。

周浩云说的斩钉截铁。

“我会给你全世界最豪华的婚礼,全天下只有你一人能够享受。”

片刻后赵蓉将脑袋靠在了周浩云的肩头。

“我只想有个肩膀依靠,能替我遮风挡雨,婚礼简单就好。”

市内一处破旧的居民楼内,两根红烛,两个苹果,举行了一场简单的婚礼!

……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的赵蓉已经在忙活,写了几份请帖。

“我想要请家族的人吃顿饭,虽然他们都不待见我,但也是我名义上的亲人。”

正在抱着瑾柔转悠的周浩云宠溺的看着新婚妻子。

“没问题,我待会得出去一趟。”

……

韩家别墅内。

“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子成考上了清北大学的硕博连读。”

韩子成的父亲韩铁举着酒杯喜不自禁。

一些亲朋好友俱都赞不绝口。

“这可是我韩家第一个考上清北大学硕博连读的高材生啊。”

“干杯,祝贺子成。”

韩子成得意洋洋,同众人推杯换盏。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

“的确值得庆贺。”

客厅门被推开,一名怀抱着孩子的年轻人踏入,气势汹汹,手里提着一片尿不湿。

不是周浩云是谁!

众人看着来人面面相觑。

韩子成皱眉,不禁怒喝。

“安保人员干什么吃的!闲杂人怎么进来的?”

“不用叫了,一群废物。”周浩云快步走到韩子成面前。

“既然是庆典,总得有贺礼。”

说罢手中提着的尿不湿甩到了韩子成脑袋上,屎黄色的粘稠液体从脑袋上流下来,伴随着一股臭味。

众人无不骇然,掩住口鼻。

韩子成哇哇乱叫,将头上的尿不湿扯下来丢在一旁。

这一幕引得周浩云怀中瑾柔发出清脆笑声,小手挥舞。

搞清楚是什么东西之后韩子成恼羞成怒。

“你他妈的侮辱我……”

说话间就要动手。

只是胳膊才一抬,那块尿不湿突然又飞到了韩子成的脑袋上扣住。

“还不错,这顶帽子挺适合你的。”

瑾柔笑的咯咯作响,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说着。

“耙耙,我喜欢……”

韩家请来赴宴的嘉宾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神色错愕。

韩子成愤怒之下将纸尿裤取下来撕成粉碎状丢在地上,一身埋汰,看着双手沾满了屎尿,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韩铁到底经验老道些,上来冷声质问。

“你到底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来搅局?”

周浩云逗弄着怀中的瑾柔,连看都不看对方。

“是你们顶替了赵蓉清北大学的硕博连读名额?”

这个时候正在气头上的韩子成冲上来抢答。

“是老子又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

周浩云皱眉。

“现在把名额还回来,登报说明事情来龙去脉并道歉。”

这一次韩铁插口,横眉冷目。

“原来是为这件事情而来,那是赵家家主赠与我韩家的礼物,当然……我不介意再给一笔钱,三十万,四十万……百万以下任你说个数字。”

他装模作样的拿出支票簿。

“我刚才说的话没听见是吧?”周浩云声音变的更加冷漠。

这个时候韩子成冲上来大吼。

“老子就不!老子要弄死你……”

话音才落门外传来厉喝。

“韩铁,你儿子口气倒是不小,我倒要看看你要弄死谁?”

三人匆匆进门,为首之人满头大汗,面色铁青。

看到来人之后韩铁大惊失色。

“吴董事长……您怎么来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